心靈工坊 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新書分享會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終於學會愛自己:一位婚姻專家的離婚手記》 《愛他,也要愛自己》

《愛,上了癮:撫平因愛受傷的心靈》

Love Addiction: You Can Find the True Love, Heal Your Past Unfulfilled Love and Pain
 
作者:伊東明(Ito Akira)
譯者:廣梅芳
書系:Selfhelp 003
定價:280 元
頁數:320 頁
出版日期:2004 年 01 月 14 日
ISBN:9867574036
 
特別推薦:孫中興(台大社會系教授)、謝文宜(實踐大學家庭研究所所長)、朱衛茵(飛碟電台主持人)
 
有一種毒藥,名叫愛情 受控於危險的愛情之中

「天底下,有沒有什麼稀世珍寶能為人生帶來真正的幸福?」

無法自拔的戀情

個案一 由美 (十九歲,專科學生)
「老師,我要怎麼辦才好?我是不是應該跟良樹分手?如果真的要分手,那該怎麼做才好?我要怎麼做,他才不會一再跟我借錢呢?我要怎麼做,才能改變他呢?要怎麼做?要怎麼做?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當時的她就是處在這種狀況下來找我的。由美是那種文靜美少女型的女孩,任憑哪一個男人看了都會覺得我見猶憐,忍不住興起一股想要保護她的衝動。

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檯頭看我的眼睛,只是一直低著頭,像是拼了命似地問自己:「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再這麼痛苦?」

由美口中的良樹,也就是她現在所謂的男朋友。

由美是在剛滿十九歲的時候認識良樹的。

「是他跑過來搭訕的。當時我和朋友在速食店喝茶,隔壁桌的兩個男孩子突然問我們:『現在幾點?』其實他們早就準備好要約我們,所以接著就說:『妳們在幹麼?』『既然這麼有緣,大家就一起聊個天嘛!』我當時很害怕,根本就無法專心回答他們的問題,只想要藉機溜走。因為這兩個人,一個穿著一身黑西裝,脖子上帶著金項鍊,留著一頭長髮,一副好像在牛郎店上班的樣子;而另外一個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染著一頭紅髮,像個不良少年。但是我朋友正好喜歡那個看似牛郎的男孩子,所以她竟然開心地和他們聊起天來。我本來想一個人先回去的,但是又覺得這樣會對不起朋友。最後四個人居然一起去唱卡拉OK,甚至還到居酒屋去。」

由美在此之前戀愛經驗不多,也從來沒有和不認識的男性一起出遊過。
所以,當天四個人分手時,由美的朋友和那個看似牛郎的男人互換手機號碼,而由美則以一個委婉的理由,沒留下電話號碼給他們。她本來以為事情到此可以告一段落,雖然被搭訕,但因為沒有發生什麼壞事,倒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經驗。她這麼想以後倒也挺開心的,就當作是只此一天的體驗吧。

但是一個禮拜後,一個自稱良樹的男人卻突然打電話來。
(是誰啊…?)

「我們之前一起去唱過卡拉OK,妳還記得嗎?」
(……但是他怎麼會有我的電話呢……?)

「我從那天之後就一直想著妳,怎麼樣就是忘不了妳……」

良樹因為很想認識由美,所以詢問那個看起來像牛郎的朋友能不能要到電話,結果由美的朋友就把她的電話號碼告訴他了。

「我剛接起電話的時候,完全沒有頭緒,記不起對方是誰,等想起來的時候,覺得很火大。心想:『京子(由美的朋友)怎麼可以在沒有我的同意之下給別人我的電話號碼呢!』另一方面又感到非常困擾。所以我想隨便和他聊個兩句就掛電話,但是對方卻講得很開心,完全不想掛電話的樣子。我是那種不會主動掛電話的人,不知不覺就順著他意一直聊,等會意過來,已經兩個多小時過去了。」

良樹今年二十二歲,靠打零工過活。老家在崎玉縣,因為嫌父母太囉唆,所以去年搬來東京,和高中時代的學長(就是那個像牛郎的男人)住在一起。他說他喜歡像由美這樣單純、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聊過之後,才發現良樹是個不錯的人,之前那次因為他話不多,又打扮成那個樣子,所以我覺得他有些可怕。他說:『那天因為有學長在,不知道要聊些什麼,況且我本來就不擅長和陌生的女孩子說話。』又說:『我這身打扮,很容易造成別人對我的誤解。』別看他外表那個樣子,只聽他電話裡的聲音,就可以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就像他說的,和他聊天以後才覺得:『啊,這個人真好。他其實是個很單純的人,卻因為外表而讓人誤會了。』掛電話後,我突然覺得他有些可憐、卻又覺得他滿可愛的,很想馬上跟他見面。我生平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由美從小就立志要當服裝設計師,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於是遠從新瀉的故鄉來到東京念專科學校。

來東京以前,由美完全沒有戀愛的經驗。雖然高中念的是男女合校,也曾參加同班同學和他校的男生在遊樂園舉辦的類似聯誼的活動,但從來沒有和任何男生發展成男女朋友。曾經有兩個男孩子追求過她,但都因為由美覺得沒有興趣而拒絕了。

來到了東京,畢竟一個人的生活太寂寞,所以她很快便和一個叫做孝弘的男孩子開始交往。孝弘和由美同年紀,他念的大學和由美念的學校正好位於同一條路線。兩個人是在由美和朋友及其男友四個人一起開車出去玩時認識的。孝宏雖然個性有些軟弱,但還算是個老實且溫柔的人。由美因為覺得他是個好人,跟他在一起很安心,而接受了孝弘成為她的初戀。

但是由美放暑假回新瀉,整整一個月沒和孝弘見面,之後對他的感覺突然急速降溫。假期結束回到東京之後,她突然覺得不太想和他見面。所以當孝宏打電話來的時候,她也只是冷冷地回幾句話就結束了。對方提出約會的要求,也被她以剛放完假,手邊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的理由回絕掉,自然而然地,孝宏就沒再打電話來了。

他這麼可憐,如果我不愛他的話……

良樹打電話來的第二天,兩人相約在居酒屋會面,舉杯慶祝他們命運安排的邂逅,接著兩人就這麼一起在旅館過了一夜。

「良樹的感覺和第一次完全不同,雖然第一印象讓人覺得有些恐怖,但那不是真正的他。他其實是個善良且容易受傷的人。只有我才能了解他,這點讓我有一種滿足的優越感。我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我想,這就是『戀愛』吧。雖然才第二次見面,我們就發生關係了,但是允許喜歡的人碰你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啊!搞不好當時是我主動的也說不定。」

到了早上,兩個人因為不想分開,所以就直接去由美住的地方。接下來的四天,良樹都待在由美的家中,最後乾脆回學長家打包行李搬過來住。第一次約會後的第五天起,兩人開始了彼此的同居生活。

「反正我們兩個想住在一起,何況爸媽又不知道,所以就沒任何顧忌啦。」

對於由美來說(她是這麼認為),這次才是她真正的初戀。第一次的同居生活,對她而言就像是每天都過著如天堂般的日子。

「我很努力地做菜給良樹吃,他直誇好吃,而且全部都吃完了呢。我們經常一整天窩在家裡看電視、看錄影帶,除了去學校的時間以外,我們其他時候都膩在一起。朋友約我出去都被我回絕掉了,因為我只想要趕快回家和他在一起,跟他在一起感覺很快樂。

「跟他相處的過程中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很可憐的人,不論在家或者學校裡,都被當作問題兒童看待,父母又好像是處於分居狀態,沒有人真正關心過他。這麼說也許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我覺得他很渴望被愛,我要給他我全部的愛,補足他所沒有的部分。良樹自己也說過:『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好,只有妳才能了解我。』」

戀愛的初期常被稱為蜜月期,是因為許多人在這個階段,會覺得身邊所有的事物都罩上一層玫瑰色,只想好好沉浸在愛情裡頭。因此眼裡、腦子裡想的都只有對方,只想待在對方的身邊,整個人沉浸在戀愛的幸福中。

但是蜜月期總會有結束的一天,當蜜月期過去之後,兩個人的關係會開始出現一些障礙,需要跨越的障礙通常有三個,而這也將影響兩個人往後的路。

第一個就是,在蜜月期過後,因為當初的那種臉紅心跳的新鮮感已不復存在,為了想再一次得到那種刺激的感覺,容易受外界的誘惑而放棄現在的交往對象。

第二是,因惰性而持續交往的關係。也就是說,其實已經對現在這個人沒有感覺了,卻繼續維持這段關係。其中的原因很多,比如說,沒有其他合適的對象、正在騎驢找馬、要重新開始一段關係太累人、不喜歡分手的那種感覺等等,而沒有積極離開對方。有些時候也許是兩個人彼此或者是其中一方,仍然強裝著很愛對方的樣子,而勉強在一起。其實像這樣的例子也不少。

第三,是接受當初那種熾熱的感覺已經漸趨冷淡的事實,以各種方式、花許多心思來經營兩個人的關係。雖然當初的那種感覺已經從沸騰轉為平靜,但是兩人之間的感情卻會以另一種形式再結合,而變得更為緊密。這時兩個人可能會有像這樣的感覺:「雖然身邊有其他不錯的對象,但還是會覺得只有他(她)才適合自己。」到了這個階段,就進入了所謂的安定期。這種關係並不是出於惰性,而是為了想要擁有一份真正長久的關係,而從蜜月期進入安定期的種種階段,也是步入穩定的愛情關係所必經的過程。

好像一下子把話給扯遠了,讓我們重新回到先前的案例吧!不論多麼甜美的蜜月期,也總有告終的一天。但是在由美的例子中,這一天未免也來得太快了,而且轉瞬間墮入一個令人無法置信的極端狀況。她不是慢慢地順著天國的階梯走下來,而是以倒栽蔥的方式一頭摔下來。

「大概從我們同居後的兩個禮拜開始,他就變了一個樣子。剛開始我做飯給他吃的時候,他還會很高興地一直說好吃,好吃。但是他漸漸把這當成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就好像這是我的義務一樣。他會對我說『飯還沒做好喔,怎麼那麼慢哪』、『趕快去做飯』之類的話。

「不光是做飯,就連打掃、幫他洗衣也變成我的義務。做愛也是如此,只要我稍不順他的意,他就會馬上不高興,所以就連我不想做,也不能讓他看出來。

「如果只是這些小事的話,我還能忍受。最讓我困擾的是他不斷跟我借錢的問題,他剛開始會說:『去銀行領錢好麻煩喔,先借給我三仟,等我下次去銀行的時候再領錢還你。』後來乾脆直接跟我要錢,說『借我五仟』。他借的金額愈來愈大,而且根本就沒有要還的意思。就算我問他:『借錢給你可以,可是你要用這些錢來做什麼呢?』他也只是隨口應付我說:『沒有啊。』自從我們同居以來,所有的房租和生活費都是我出的。連父母寄來的錢,及之前打工存的一點錢,全都用在繳生活費及他的零用錢上,我自己手頭上根本沒剩多少錢可以用。」

當由美不照著良樹的話去做的時候,他就會罵個不停。

「他不是說:『反正我怎麼樣,妳根本就不關心!』就是說:『妳根本不愛我!如果妳真的愛我的話……。』當我不願意借他零用錢時,他就會說類似的話:『連個吃飯錢都不肯給,你覺得我餓死也沒有關係嗎。』

「最讓我難過的是,他常拿他之前的女朋友和我比較。他之前的女友名叫直子,只要我稍微不順他的意,或者說了哪一句話他不重聽,他就會說『直子都會為我做這個那個』、『直子才不會說這種話』等等。聽了這些話都會讓我有很深的罪惡感,覺得自己做錯了。」

良樹不止動口罵人,似乎還會對由美施以身體上的暴力。

「沒到打我那麼誇張啦!」雖然由美否認良樹對她動粗的這件事,但是每每良樹喝醉回來的時候,總會用力抓由美或推她。

除此之外,良樹還背著由美跟其他人交往。(雖然由美一定不會用「外遇」這句話來形容,只會說:「他好像跟其他的女生有些不清不楚。」)良樹愈來愈常徹夜不歸,甚至在家裡還大大方方地和其他女生打電話聊天。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居然不止一次當著由美的面,在家裡打電話給別的女孩子,約說:「下次一起出去玩嘛。」

每當這種時候,由美都會到外面去,直到良樹差不多要講完電話的時候才回來,好像她自己不應該在那裡礙眼似的。

是被愛,還是被利用

這種情況持續兩個月之後,由美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覺得自己已經到了身心俱疲的地步。不知情的朋友也常問她:「妳最近怎麼看來很沒精神,發生什麼事啦?」她每天總是悶悶不樂,心裡老是繞著同樣的問題轉:「要怎麼做才好呢?」「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個地步?」如果情況再不改善,她害怕自己總有一天會崩潰,該想些辦法才好。

於是由美幾經思量之後,決定告訴她的好朋友。

「我決定說出實情,不想再隱瞞她們了。雖然我刻意將這件事形容得平淡一點,但當朋友們聽完以後還是嚇了一大跳,很難想像怎麼會有這麼過分的事發生在現實生活裡,而我居然一直為此困擾著。她們都認為,大概也只有像我這樣老實又內向的女孩子才有辦法忍受到今天吧……。

「大夥兒很氣憤地對我說:『這種混蛋,真是太爛了!妳趕快跟他分手啦!』
「聽了她們的話以後,我心裡躊躇著,對啊,還是跟他分手的好,但同時,我心裡卻有股聲音不斷地吶喊著,才怪,良樹才不是那種爛人!

「當良樹被批評是『爛人』的時候,我反而覺得他好可憐,有種想袒護他的感覺。因為如果我也跟著這麼想,不就和那些光憑外表就誤會良樹的人一樣了嗎?不,只有我才能了解他、接納他。我雖然沒有把這些話說出口,心裡卻很想反駁她們。但是,當所有朋友都異口同聲說要我跟良樹分手的同時,我也覺得自己無法再忍受下去了,所以告訴自己,至少不要再跟他同居了,並且心裡頭發誓絕對要做到。」

那天回家之後,由美鼓起莫大的勇氣對良樹說:「為了我們彼此,我覺得我們暫時不要住在一起比較好。」她說不出「你給我滾出去」及「分手吧」之類的狠話,雖然她已經很努力用最溫和的語氣說出這幾句話,但良樹浮現出黯淡的神情,緩緩地吐出一句話,這句話,深深刺痛了由美的心。

「這樣啊,連你也不要我啦。」

由美聽到這句話,覺得心好像被撕裂了開來一樣,剎那間罪惡感如浪潮般湧上,她覺得世界上大概沒有比自己更殘忍的人了。才剛下定的決心頓時煙消雲散,她向良樹道歉,並改口說:「我不是真的這麼想啦。」最後,甚至變得好像是她在懇求良樹一般。她說:「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那個晚上,許久不見的和平氣氛終於來訪了。由美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這麼善體人意的良樹了,他甚至說:「這段時間讓妳受苦了,對不起。」

「明天開始就不會這樣了。」

「果然,世界上只有由美真的了解我。」

她聽了良樹的話以後,這段時間所累積的傷害,好像一下子都被撫平了。由美開始覺得從明天起,終於又可以回到當初的那種幸福甜美的生活了!

但是良樹的改變也只是曇花一現,短短一個星期後,他又故態復萌。不但和以前一樣任性,對錢需索無度,甚至夜不歸營的情形也比以前還多。他整天遊手好閒,完全沒有想出去工作的意思,整個情況變得比之前還要糟糕。

他甚至還公然說:「我還有其他喜歡的女人。」完全沒有一絲愧疚的樣子,不過最後他總是會補上一句:「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由美。」

他從每個星期偶爾一、兩個晚上不在家,到三天當中,有一天不回來,甚至最後變成了兩天就有一天不回家的狀況。漸漸地,他回家的時間愈來愈少。就算他的隨身衣物都還在,人也還是會回來,不過回來的時候,一定不會忘記開口跟由美要錢,再順手抱抱她。

由美愈來愈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良樹回來、還是怕他回來;他們兩個到底是情人,還是不是;自己到底是被愛,還是被利用;良樹到底是朋友們口中的「爛人」,還是一個溫柔體貼的好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和良樹分手,還是不想分手……。

她似乎被一層毛玻璃阻隔著,所有的事物都變得不清楚。不,也許她希望就這樣什麼都看不清楚,畢竟現實過於傷人。所以就算良樹回來的時候,由美也會選擇沉默,只聊些不著邊際的話題,不想問良樹對於兩個人的關係抱持什麼樣的看法,不問他是不是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不問借出去的錢能不能拿得回來。她絕不會去碰觸這些問題。曾經有幾次由美在朋友的催促之下,鼓起勇氣提出分手,但結果都一樣,良樹會馬上道歉,發誓說會改,滿嘴說他有多愛由美。接著由美就會原諒他,希望這次他真的會改變(雖然經過了這麼多次的希望落空,她仍期待百分之九十九的失望之外所僅存的一分希望,就好像在祈求上天賜給她奇蹟一樣,盼望他這次真的變得不一樣)。但幸福總是很短暫,每每維持不了多久,就會回到老樣子。

等她清醒過來的時候,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四個月以上了。

愛情上癮症者扭曲的愛

由美的故事是一個典型的「愛情上癮症」(love addiction)病例,而且裡面有「共依存(co-dependency)」的現象。

現在就拿由美的例子來解釋何謂愛情上癮症,其特徵有哪些。

當愛等於痛苦的時候

幸福並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不論處在什麼樣的狀態底下,只要當事人覺得幸福,那麼他就真的很幸福。因此由美的戀愛到底幸不幸福,不是我們這些局外人可以評斷的。

姑且不論由美要如何處理她的感情問題,與良樹之間的關係已經為她帶來痛苦的這件事是可以確定的。當當事人用難受、痛苦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晚上睡不著,長期處在情緒低潮的狀態下,做什麼事都會感到疲勞時,就已經出現了典型的憂鬱症症狀了。

以由美來說,她對於良樹的愛,正是她所有痛苦的元兇。

對於愛情上癮症者來說,愛情就好像是一種毒品,這種毒品在剛開始會帶來快樂,但是到了後來會一步步腐蝕人的身體及心靈,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毒品帶來的快樂逐漸演變成痛苦,就會想要戒毒,正因為戒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所以當事人雖然試圖從毒癮中爬出來,終究還是會忍不住把手伸向毒品。

陷入分手與不分手的泥沼中

如果我們深入由美的內心世界,了解她真正的想法,那麼由美的心裡到底是想和良樹分手,還是不想和他分手呢?其實這個答案既是「是」,也是「否」。

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壓力和挫折的時候,多半會出現兩個相反的矛盾情緒。假設你有一個很惹人厭的上司,你很想反抗他,就在你幻想著不顧一切在他面前盡情發洩的同時,你馬上就想到,這麼做可能因此導致離職,迫使你整個生涯規劃都遭到破壞,於是延伸出某種恐懼的心理。結論是,你可能只有在茶餘飯後才能大吐苦水,或者藉由一些幻想來安慰自己,並不會真的採取什麼行動。

這種內心的糾葛就稱之為「衝突」(conflict)。當我們遇到壓力而感到煩惱時,往往會舉棋不定,例如不知道要怎麼做比較好,或者知道要做些什麼,可是卻無能為力,這些內心的矛盾衝突很容易讓人苦不堪言。特別是在抉擇人生的重大決定時,就很容易產生這種情緒。像是到底該不該結婚?要不要換工作?

矛盾衝突有三種類型。
第一種情況是,必須在同樣喜歡的二者當中做選擇的時候。這種狀況稱之為「雙趨衝突」。就像想吃法國料理又很想吃義大利菜的時候;面對兩個你都很喜歡的人,卻不知該選擇哪一個的情況等等。

相反地,當必須在同樣都不喜歡的二者之間做選擇的時候,就稱之為「雙避衝突」。就跟你很想好好地睡上一覺,但父母卻對你說「待會兒要幫我洗衣服或是去打掃,你選一個吧」的情況一樣。

最後一種,是面對同一者,它同時存在著令人喜歡的特色(正誘因),卻也有令人不喜歡的地方(負誘因),這是「趨避衝突」。就像我們去看恐怖片一樣,明明心裡很害怕,可是愈怕愈想看,是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矛盾心態。

由美正是陷在這種趨避衝突之中。她和良樹在一起覺得很痛苦(負誘因),想要抽身離去時,卻又因為對於良樹還存有一些感情,心中仍留戀著過去的甜美回憶(正誘因)而無法自拔。彷彿心理和身體被撕裂成兩半一樣,心中的A人格命令說:「分手會比較好,一定要終止這段關係!」
同時B人格卻命令自己:「決不能分手,維持現狀比較好!」這對於當事人來說是一種非常痛苦的狀態,就好像身陷泥沼一樣。

愛情上癮症者常常會落入這種趨避衝突之中。雖然一些性上癮症者常說:「我喜歡性愛,只是單純地想做愛而已。我可從來沒想過要停止這種行為!」但實際上他們的內心深處不一定這麼想。這種情況就像佛洛伊德所說的,「超我」(Super-Ego 主管良心、理想、道德的部分)要求停止這種行為,但「本我」(Es 主管慾望和本能的部分)卻發出「不管!我就是想做」的訊息,兩者之間產生抗爭,而這種抗爭正是愛情上癮症的一個特徵。

 
 
 
★榮獲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評選為「2004年健康好書」--「心理健康類」好書首獎。★中央日報每日一書。★紫石作坊「優紫?質良品」年度推薦。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