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9/11/03 羅耀明老師【正念生死學:臨終關懷的陪伴】一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延伸閱讀:
《108問,與達賴喇嘛對話》

《大圓滿》

Dzogchen : the heart essence of the great perfection
 
作者:達賴喇嘛( His Holiness of the Dalai Lama)
譯者:丁乃竺
書系:Holistic 013
定價:320 元
頁數:272 頁
出版日期:2003 年 05 月 01 日
ISBN:9572856510
 
 
給世界的禮物
書序作者:紐修堪布蔣揚多傑

一九八九年十月八日在聖荷西的開示

紐修堪布一九三二年生於康區的德格地帶。他曾經在二十五位偉大上師之下學習,其中包括紐西龍多的轉世雪卓天貝寧馬巴。他從這一位上師身上得到了龍欽心要的開示,也特別得到了大圓滿「偉大口耳傳承口訣」的開示。這成為了堪布特殊的傳承,而這個傳承可以一直追回到原始佛,傳承未曾中斷過,透過一些不可思議的上師如堪布亞瓊、紐西龍多、巴楚仁波切、吉美林巴、龍欽巴尊者、比瑪拉密扎,以及蓮華生大士。堪布把這些開示傳給了幾位最親近的弟子,也傳給了這個時代之中幾位最偉大的上師和傳承持有者。他寫了一本權威的著述《大圓滿心要史》,其中包含了所有傳承上師的傳記,也收集了一套精彩的道歌。紐修堪布是這麼一位無與倫比的大圓滿上師,對於龍欽巴尊者的開示又是那麼具有權威性,讓他的弟子把他當作龍欽巴尊者的肉身化現。他是許多年輕一代喇嘛的上師,也是許多西方上師的老師。一九九九年八月,紐修堪布仁波切在法國圓寂。任何見過他的人,都無法忘懷他不可思議的氣質,以及弘法的精神,而這也完美的實現出大圓滿無限的自在和廣度。

紐修堪布是索甲仁波切最敬愛的老師之一,從一九八四年到一九九六年,他在許多本覺會舉辦的閉關和聚會中作開示,其中一次是達賴喇嘛在聖荷西開示的期間。十月八日,在尊貴的達賴喇嘛開示之後,紐修堪布仁波切晚上給了以下的開示。現場的翻譯者是理查巴隆(Richard Barron)。

給世界的禮物

我們多麼的幸運有這個機會在尊貴的達賴喇嘛面前得到大圓滿如此深奧的開示。達賴喇嘛並非一般的上師,他被公認是觀世音的化身,而觀世音菩薩又代表了諸佛的慈悲。能夠向這麼一位真實而開悟的上師得到如此殊勝的開示,實在讓今天的聚會變得很神聖。

同時我想感謝索甲仁波切,也許各位已知道,他被認定是蓮華生大士親密弟子之一的轉世,八世紀的上師納南多傑敦珠。我非常欽佩索甲仁波切的精神,如此積極的把佛法帶到西方來,令佛法在西方生根,讓西方的土地受到佛法慈光的照耀。我想向他致意,為了這一次聚會做了如此多準備工作,他非常努力地跟你們大家建立各種關係,讓你們能夠來到這一次的法會,我要向他表達我的感謝。

當我們談起佛法,談的是一個長達二千五百年的傳統;這要回溯到釋迦牟尼佛出現在印度,首度弘揚我們現在所稱為的佛法。在佛法中將釋迦牟尼佛在印度的出現譽為太陽東昇。太陽去除世界的黑暗,同樣地,佛陀的出現驅除了所有眾生心中的黑暗。

當此太陽升起,一旦這些法教出現在世上,也就展開了一個傳統,一代又一代,人們根據這些開示,領悟了法教的重點,然後成為他人生活和修行的典範。根據佛法各乘和各個層次,成千上萬的個人達到了這些修行的果位:透過基礎乘的修持,達到羅漢的層次;透過大乘的修持,達到偉大菩薩的層次;透過金剛乘、或者密續的道路,達到成就者或有證量的聖人層次。透過這些修行者和學者的努力,一代又一代數千人修持、研究並體現著這些開示,然後將佛法傳統廣傳到整個東方,影響了亞洲幾乎每一個文明。

大約一千年前,赤松德真王在位的時候,佛法傳入西藏;在西藏人的眼中,他被譽為是一位具有證量視野的西藏人民領袖。今天,當我們想到政府的功能時,總是認為政府主要的目的是在累積大量武器,花很多錢在武力和侵略上。然而,赤松德真王卻將對西藏的統治視為建立佛法傳統的機會,也因此建立了心靈傳統來利益他的人民。他在位時,就努力把想法付諸實現。不只是從佛法的出生地印度請來學者和老師,同時向中國以及西藏高原周圍其他具有佛法的地區邀請老師們前來西藏。他不餘遺力地從整個佛教世界中邀請學者和老師到西藏來,讓他們能夠相聚,展開把整個佛法傳承翻譯成藏文的工作。佛法在西藏的生根,啟動了一千年的和平以及對藏人的利益,這一千年之中,整個重點在和諧、建立和平、創造合作,以及為那一個區域所有眾生帶來利益。

就在西藏這一千年的和平中,一些如密勒日巴等的大師,透過對佛法的精進修行而達到完全的證悟。在這一千年的和平中,像龍欽巴尊者這樣偉大的學者和禪修者能夠成就虹光身的究竟果實,透過修行,在死亡的那一刻,將肉身完全轉化為光。在這大約一千年間,許多人,透過他們的修行,達到很高的證量,也得到非常戲劇性的轉化。我們同時應該提到偉大的宗喀巴,格魯派的創始者,以及薩迦派的薩迦班智達。所有不同教派的偉大上師都出現在西藏這一千年的和平及繁榮之中,這主要也是因為佛教對文化的影響。

西藏的地理位置在世界之頂,被幾乎無法穿破的雪山屏障所圍繞著。這樣一種環境,讓成千上萬的人在這一千年之中修行、研究、教導、禪修此一心靈傳統。而政府和領導者的角色,大體來說,就是在於支持和鼓勵這個心靈傳統的發展。西藏歷史中甚至還有些領導者,為了邀請老師來宏揚這些珍貴的法,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西藏發展出來的全套佛法到今天還保存完整。它的基礎沒有被動搖,而它的頂冠沒有被毀滅。我們把我們的佛教傳統視為貢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而身為藏傳佛法傳統的老師,我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夠接受我們的獻禮,享受它、利用它,而從中得到利益。

你可能會想:「這個禮物是什麼?你說的這個法到底是什麼?」它其實就是我們的心,不多也不少。超越自心之外無法。當我們說「我的心」,或者我們想「我有一個心」,我們所體驗的這個「心」,我們稱為「心」的這個東西,從無始以來,從來就沒有過一個起始點。有的就是一種意識續流,剎那剎那,一直到現在,而且繼續往未來。就算是在此生短短時間內,我們從母親的子宮出現的那一剎那開始,我們的心就不斷的在忙,不斷的在思考。

我們現在體驗心的方式,就是思想、意念和情緒的持續流動。有一些染上了慾望和執著,有一些加上了傲慢,有一些具有侵略和憤怒,有的有忌妒、羨慕或者憎恨。但是不管怎麼說,確實有這麼一種持續紛亂的思想、概念和情緒,在我們心中翻滾著,剎那剎那,日日夜夜。

從某一方面來說,我們醒著的時候對己心的體驗,跟我們在夢中的經驗非常相似。就像有些夢很豐富,有意義,有一些卻沒有;同樣地,我們在醒時所思考的某一些事情有用,能夠開花結果,而有些只不過是浪費時間。無論如何,心這種不厭其煩的活動一直不斷。到了某一個點,我們會對這一切感到疲憊,我們的心累垮了。許多人都會感到這種心中不斷翻滾的亂流所造成的疲憊。有人甚至會因此而發瘋。他們受不了心中那麼多的紛亂,最後就像某種東西斷裂,他們就瘋了。

無論如何,我們痛苦的最基本原因,可能就是心中這種永不休止的活動,讓我們日復一日不斷感受到痛、苦和不滿足。所以說,我們應該一開始就針對痛苦的最基本問題:我們為什麼受苦?這立刻讓我們回到佛法的修行。因為這就是佛法存在的目的:為了去除我們因為心中不可控制、永不停止的活動所造成的痛苦。我們的心和佛法之間有這麼一個基本聯繫,因為只要有一個可以被討論的心,就有佛法。

請看一看世界上,我們周圍的衝突、混亂、不和諧。在國家和國際的層面上,我們看到戰爭,一個國家侵犯或剝削另外一個國家,這全部都是因為民族性的驕傲或者攻擊心。在社會層面,我們看到我們自己家庭中有各種紛爭及不和諧,夫妻之間、父母和子女之間,不斷的意見衝突,無法相處。不論我們看那一個層面,世界上一切的紛爭及不和諧都是源於我們的心本身是非常混亂的。就因為這個內在的不和諧,所有外在的問題都顯現──人與人之間、家庭的、國家的、國際的。

我們所有人都尋找一種狀態,希望我們的心能夠處在祥和之中,但事實上我們的心是在暴力和混亂的狀態中。我們的心非常不平靜,經常很憤怒,隨時都執著。如果我們談到佛法的觀點,在佛法的宇宙觀之中,有所謂輪迴中的六道之說。舉一個例子,地獄道被形容為激烈痛苦的地方,在地獄道中的眾生因為萬分的熱或冷所以經歷極度的痛苦。佛法指出投胎到地獄道的直接原因就是自己心中的憤怒。

從某一方面來看,我們可以看出這樣的一種關聯。當你生別人的氣,你會感覺全身燙熱,你的體溫會升高,你的臉會發紅,甚至會讓自己頭痛。短期來說,憤怒有著非常干擾的後果。當憤怒變成根深蒂固的行為模式,就會引領你投生地獄道,因著憤怒的烙印模式,投胎在那裡的人會感受到周遭燃燒著,整個環境是非常具毀滅性的,是完全敵對的。我們不要把它當做是一個外在的地方,然後認為有些人會被送到那裡受處罰。這是因為在此仇恨狀態中的眾生,他們的業力模式所投射出來的扭曲相貌。

所以為了我們自己的心理健康,以及想到我們未來會如何經歷事情,我們最好學會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培養一種寧靜的狀態,讓心能夠單純的休息,停留在一種平靜的狀態中。這就是佛法能夠幫大忙的地方。佛法可以提供方法讓我們有紀律的訓練並轉化自己的心。事實上,也沒有別人可以幫我們做這一件事。

不管有多少朋友想幫我們,不管我們多麼的希望能夠依賴自己之外的東西,很不幸,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心。沒有錯,有藥物能夠控制情緒,也有藥物可以減低意識或知覺,但是卻沒有藥可以像治療身體那樣的來治療心。心是沒有那麼容易治療的,尤其是要依賴外在狀況、人物或藥物。如果要治療我們的心,讓它恢復平衡,我們必須循著一個心靈道路,而這也正是佛法主要所能提供的。

不然的話,當我們經歷個人不幸時,我們會覺得非常無助。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經歷不幸。當有悲劇在我們身上發生──好比說我們雙親之一,或者我們配偶,或者是情人死亡──我們沒有任何可以依賴的,沒有平衡的心理,沒有平靜的心態讓我們能夠面對這樣的個人悲劇。我們會走進非常自我毀滅的方向,好比說用喝酒來麻醉自己。但是如果你要問喝酒過量或吸毒的人,為什麼他們喝那麼多或吸那麼多,他們不可能會回答,那樣做是一件好事,或者他們認為喝個爛醉本身是非常有價值的事。這不是目的。人們那樣做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停止思考。不管他們是不是有意的,他們在試圖將那些不想思索的事封鎖住,而他們別無選擇。所以有人被逼去自殺,做為逃避自己痛苦的究竟方法。他們覺得自己在一種全然絕望的狀態,因為沒有他處可以求救。他們之外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攝取的,也沒有任何外在的狀況對他們有究竟的幫助,於是在全然絕望之中,他們轉向自殺。

佛法的全部目的就是針對這樣灰暗的狀況,提供另類的解答。對於沒有依靠的人,佛法能夠提供真正可靠的方法──就是透過自己的努力,自己培養出一種處於平靜的心態。我們所有人需要的就是讓我們的心能夠安住在平靜的狀態中。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混亂的心態。

說到這裡,容我依自己的理解,為大家對做一個非常簡短的佛法介紹。我們聽到許多討論,談到三種看起來似乎不同的觀點:中道、大手印和大圓滿。首先我們必須了解這三者都有著共同的根,也就是我們所稱為的「根本乘」或基礎乘。修行者本身必須認識到,我們個人所經歷的一切痛苦,所有屬於輪迴的痛苦,它的根就在我們心中,在經歷痛苦的這個人的心中。也許阻擋我們真正快樂的最大絆腳石,就是我們的誤會,我們堅持以自我的方式來辨識這個世界,也就是說,我們把心,或者身體,或者「身心複合體」本身當作一個單獨、永恆的個體。

當我們開始用知性分析和禪修兩種方式來檢驗此一執著,我們可以確定當初認為具有自性的身體,事實上是由許多更小的元素組成。我們可以一直分析到原子以下的層次。我們開始看到,我們的「身心集合體」事實上確實就是一個集合體,由不同元素所組成的,而本身不是什麼確定的個體。接著,如果我們不去依存某些幼稚的我執假設,我們開始了解到,生理上的身體是一個組合體,無常的,缺乏任何獨立的自性。

當我們開始對組成自我的另外一個元素──也就是心──做研究時,我們可以再度用知性分析的方式,漸漸透過直接經驗,然後確定心本身並非獨立存在的。當我們討論心的時候,我們並不是在討論什麼單獨的個體,我們所討論的是不具開始、沒有終止、無法鎖定範圍,也不能用一般概念性的名詞來形容。這種分析檢驗被稱為「般若」,或者智慧的培養,它的目的是希望我們能夠對實相本性達到一種更深的認識和智慧。和此相關但不完全相同的,就是「三摩地」的培養,這是一種深沈的禪修,就像前面所提,我們的心能夠安住在平靜的狀態中。此外還有「持戒」的訓練,像是倫理、道德和紀律等,則是我們修行的支持。我們舉一個例,一個園丁在種植一棵盆景。如果園丁希望盆景長得很好,他會在盆景周圍立一個籬笆或屏障,免得它受損。同樣的,所有佛法中的戒律、所有的道德規範、紀律和倫理體系,提供的是一個有利的環境,讓我們的智慧和禪修可以好好發展。這三種高等訓練,智慧、禪修和戒律,加起來就是佛法的基礎乘,也是佛法之中所有方法和乘派的基礎。

當我們檢驗自己經驗中不同的元素,我們周圍世界的所有現象,我們可以透過知識性的分析和禪修來確定,不但人的個別個性其自性為無性,同樣地,我們接觸到的每一個個體和現象也都缺乏自性。所以我們到達的結論就是,一切現象是空。空性不但遍滿我們個別的自我或自我感中,也遍滿整個現實。這就是中道的觀點,也被稱為中道哲學。

在這之外,必須理解,不但六道輪迴和涅槃中一切現象基本上是空的,缺乏自性,同時這一切現象的根,他們之所以能現起的起源,就是心。這比較接近大手印的觀點,也稍微深入一點。中道和大手印用不同的觀點來檢查同一個東西,而大手印的方法更進一步。

下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步驟,就是決定那個心來自哪裡,也就是要尋找凡夫、輪迴的心從什麼樣的存在中現起,是什麼母親會生出凡夫心這個小孩。我們會發現原始覺性自然現起的狀態,超越一般概念性的思想,這就是大圓滿的觀點。如果能看到一眼,或者領悟這個,根據這個基礎,才能真正修持大圓滿。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圓滿通常被稱為圓滿的結果,修行的究竟果實。

總結來說,在我們經驗中,痛苦的來源就是我們執著,或者誤會身心是某一種我執。透過修行,我們領悟到「無我」,也就是我們身心無自性。接著,從中道來說,我們可以領悟到不只是個人的身心是空性,而所有現象皆是空性。這就能夠連根拔除,並且消融凡夫心中所有深植的衝突性情緒。透過這個領悟,所有受到我執支持的慾望和侵略心,執著和傲慢,忌妒、羨慕和貪婪,全被消融,同時,自我的概念也被消融。下一步就是去發現這一切現象的來源就是心,然後去領悟那個心的本性。最後,從大圓滿的觀點,就是要去發現心所現起的基礎地是什麼。這個基礎地經常被擬人化,叫做「原始佛」,普賢王如來,意思是「全善」或「全然正面」。*如果我們把佛法的目的定義為祥和狀態的達成,那麼從大圓滿的觀點,這就是最後、無上的祥和狀態,是任何人都可以發現的。

至於誰可以發現這個,完全是開放的。不管你是男的、女的,哪一個種族,從哪一個國家來的,這些都沒有差別。唯一能夠阻止你達成這個目標的就是你,你自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權利來體現這個果實。唯一把修行大門關上的人就是你自己。不會有人過來說:「不行!你不能修行這個……你不適合這裡。」也沒有人會突然把大門敞開,對你說:「這就是佛法,請進吧……」不是這樣,是你,你自己,才能做這個決定。是你要打開這個門,你要根據自己的意志進來。然後是你自己要跟隨這個道路,直到最後。

到了這裡,我覺得無須再多說,因為從我的觀點向大家介紹佛法,已經說夠了。不過,我想在這裡給大家一點忠告,這也是我給每一個人的忠告。放鬆。放鬆就好。對彼此好一點。在人生的道路上,對人好就好了。試圖幫助人,不要去傷害人。試圖好好跟人相處,不要和人成仇。我就說到這裡,祝福大家。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