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1/08/05-08/26 蔡昌雄【解讀希爾曼的靈魂密碼】四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馴夫講座──幸福婚姻的七堂課》

《愛他,也要愛自己》

《親愛的,怎麼說你才懂》

Why men never remember and women never forget
 
作者:瑪麗安.雷嘉多博士(Marianne J. Legato, M.D., FACP
譯者:魯宓
書系:Caring 031
定價:260 元
頁數:322 頁
出版日期:2006 年 01 月 20 日
ISBN:9867574613
 
特別推薦:孫中興
 
前言

麗絲走進屋內,看到丈夫提姆在起居室看足球賽,小孩在他腳邊玩耍。她彎腰親吻孩子,從愛蕊身上的汗味聞得出來,這孩子在遊樂場玩了很長一段時間。「妳在公園玩得開心嗎,甜心?溜滑梯好玩嗎?」

屋內一團亂,他們一小時後就要去提姆父母的家,要帶去的餅乾都還沒烤。麗絲撥電話給一位同事,同時把冰箱上的食譜拿下來。話筒夾在耳邊,一封關於明天會議的重要電子郵件還沒有寄達。她一邊敘述著明天簡報要修改的地方,一邊把巧克力放在奶油上。

餅乾送進烤箱,麗絲走向臥室,邊走邊脫衣服。她回頭對提姆大聲說:「你能不能幫愛蕊換衣服?我把她的衣服與鞋子都拿出來了。」

她走出來時,看到提姆不耐煩地在門邊踱步。她彎腰調整愛蕊的衣服,發現她頭髮裡有一張貼紙。「你有幫她梳洗嗎?」她問。「有,」提姆急促地說。「我們要遲到了,走吧。」

但是當麗絲到了公婆的住處,把愛蕊從兒童車座中抱出來時,她又聞到了同樣的「遊樂場」汗臭味,而且愛蕊胖胖的小手髒兮兮的,還握著一把小餅乾。

「她的手好髒,提姆!」麗絲叫道。

「我們進去後再弄。」他說,一臉她幹嘛大驚小怪的樣子。麗絲感覺心中的不快蔓延成怒火。「這不是重點,提姆。為什麼你幫她換衣服時沒看到她有多髒?你看她的臉!她需要洗澡。她剛才一直都在吃泥土,真是噁心極了,又不衛生。你到底是怎麼搞的?」

提姆扭著雙腳,咬緊牙齒,快步走進屋子。孩子都會吃泥土,她不會有事的。麗絲跟著他,但是她連珠砲似的責備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提姆只是板著臉。

他們加入派對之後,提姆已經恢復了平靜,當他想跟妻子說話時,卻發現她不理不睬。提姆感覺受到冒犯,於是與他舅舅對當天的總統記者會展開一場激辯;不消一會兒,他完全忘記了麗絲的不快。

提姆的妹妹一眼就看到了麗絲脹紅的臉與放大的瞳孔,她把麗絲拉進廚房,摟了一下,跟她談心。「我真是不敢相信他這麼搞!」麗絲氣呼呼地說,「她看起來好像是孤雛淚當中的小孩!他到底在想什麼?讓她穿上宴會衣裳,卻沒有用濕紙巾擦擦她的臉或手?!」

提姆的罪狀一一被提出。「我們家附近泥土的鉛含量高的驚人。上次家裡裝修後我們才被嚇了一跳,她在醫院檢測出鉛過高。他是不是要她腦部受損?」

而且越來越多。「我要他幫她換衣服。我要他幫她梳洗一下。我到底還要說得多清楚?我把她交給他時,是不是也應該提醒他不要把她放進烤箱?」

麗絲一整晚都悶悶不樂。在回家的途中,她在腦中一再想著那場爭吵。晚上睡不著覺,她又看了一遍明天要做的簡報筆記,但是腦中某部分還是繼續分析那場爭吵。

第二天早上,她拒絕了提姆的性愛邀請,吃早餐時,她決心要得到一個答案。一如往常,提姆抗拒去好好討論那場爭吵,或吵架對於他們關係的影響。「他不關心我,」麗絲悲傷地想。「他不在乎我的難過。」

事實上,提姆並不真的知道她在生氣。「奇怪,」他想了一百遍,「為何每件小事都會變成一齣大戲?她為什麼要這樣小題大作?為什麼吵完之後,她還這麼耿耿於懷?」

大腦也有性別?

麗絲與提姆的爭吵其實是婚姻中的家常便飯。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這個爭吵完美地呈現出男人與女人為何這般不同調,以及原因何在。

麗絲與提姆的婚姻並不糟糕──但是這樣爭吵時,他們會感覺彼此形同陌生人。「我真不明白我們對同一件事的看法會如此不同。他彷彿是另一種生物。」她說。提姆不是外星人;他們只是不一樣。不管是男是女,我們的錯誤在於,我們希望、堅持、要求彼此都一樣。但是一個很單純、無法駁斥,甚至可以說是美妙的事實是,我們並不一樣。

男性與女性之間的差異非常大,任何人只要隨意觀看動物的行為,就會發現這個無可爭議的事實。我的小公狗比較大,強壯,而且要比牠的姊妹們活潑。小母狗會安靜地蜷縮在我腳邊好幾個小時,如果天氣變冷,或外面下雨,牠也知道要躲起來,而小公狗則在屋中四處闖蕩,尋找喜歡的玩具,咬小母狗的腳,希望牠起來跟牠一起玩,而且熱愛出門散步,一路都會追逐鴿子。

為何會有這種差別?過去十年以來,越來越多人開始探索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本質與重要的差異。以性別來區分的新醫藥科學,讓我們更能夠體會到性別是如何影響我們處世態度──甚至我們對於疾病的經驗。我們是不一樣的,而且差異甚大,涵蓋了身體的所有系統,從包覆著我們的皮膚、胸腔中的心臟,到消化食物的內臟等等。

其中差異最大的莫過於腦部,這個一點三公斤重的器官,主宰著我們身為人的一切:我們的熱情,我們的洞見,我們對於世界的欣賞,我們的智性與情緒層面。

男人與女人的思考不同,處理事物的方式不同,強調事物的面向不同;對於周遭世界的體驗,也透過完全不一樣的濾鏡。

從子宮開始,一直到生命終了,我們以性別區分的腦部都在接收訊息,我們的腦部在結構、化學成分、血液流動以及新陳代謝上都有顯著的不同。我們產生理念與情緒、創造記憶、將經驗觀念化與內在化、解決問題,都是採取不一樣的系統。

我們為何以前不瞭解這個事實?因為科學家沒有研究女性,只研究男性。完全是因為女性的堅持,研究人員才得到許可(並且得到鼓勵)來直接研究女性。這項在醫藥研究上的新作法,讓我們能夠在科學上證實我們早就知道的事實:男人與女人是不一樣的。

我相信男女之間的區別,是雙方時而溝通不良的關鍵──不在於誰對或誰錯,而在於本章開宗明義提到的:爭吵的剖析。

麗絲與提姆爭吵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戰後分析

剛回到家幾秒鐘,麗絲的身體就進入了戰鬥狀態。她接收著各種新的壓力刺激──亂七八糟的屋子、沒烤的餅乾、錯誤的電子郵件──她的腦部發出信號,要求荷爾蒙來幫助她應付壓力,提高血壓,讓她的心跳幾乎加倍。在女人身上,腦部負責接收與回應壓力的杏仁核(amygdala),與腦部控制血壓心跳的部位有嚴密的聯繫。相對的,男人的聯繫就沒有那麼嚴密;提姆沈浸在他的球賽中,不受壓力影響。

如果由提姆來決定,基於當時的時間緊迫,他可能會說別弄餅乾了,因為派對上一定有足夠的食物,不需要他們貢獻。但是麗絲分泌出一種叫做催產素(oxytocin)的重要荷爾蒙,驅使她與其他人達成聯繫,特別是那些可以幫助她與愛蕊的人,像是提姆的父母。當女人承受壓力時,這種荷爾蒙的份量會特別增加──因此催產素是形成性別區分(gender-specific)的重要工具,讓女人能夠尋求他人幫助來面對挑戰。在這個案例中,這種荷爾蒙驅使麗絲再接再厲,烤出一堆餅乾來加強與人的聯繫。

麗絲的前大腦皮質(frontal cortex)比提姆要多一些,也就是在眼睛後面的腦部區域。這裡是腦部的執行中心,可說是控制複雜行為的執行長。麗絲的腦的兩半之間,也有比較多的聯繫,這可以說明她如何同時處理不同的資訊,例如修改簡報同時閱讀食譜,或不停地分析她與提姆的爭執,同時繼續修改簡報。提姆在大部分時間只會啟動他一側的腦來處理資訊。也就是說,他一次處理一件事:他辨識出問題,找出對策,然後再處理下一件事。因此他沒有多加注意愛蕊的需求:他只是去解決「問題」──也就是他們快要遲到了──所以他盡快地幫孩子換衣服。

當然麗絲專注在不同的問題上:愛蕊弄髒的手。她腦部較大的執行中心將此視為威脅,發送信號到腦部將經驗化為記憶的區域,以及儲存這些高情緒經驗的區域──就像稍早當他們整修過房子後,愛蕊去健康檢查時發現含鉛過高。

提姆也關心愛蕊,但是這個經驗在量化上對麗絲更嚴重,因為生理構造不同。女人比男人有更多的雌激素,雌激素對承受壓力的女人有兩種作用。首先,它會延長壓力荷爾蒙副腎上腺皮質內祕素(cortisol)的分泌,所以女人在同樣的情況中要比男人感受到更多的壓力。雌激素也會啟動腦部很大區域的神經單元,比男人更多;這些細胞讓女人對事件的過程形成更仔細的記憶。所以麗絲的荷爾蒙分泌確保她會比提姆有更仔細與清晰的恐懼記憶。這種演化讓她更能好好照顧愛蕊,因為她會記得危險的情況,將來才能趨吉避凶。

我們在他們的爭吵中也看到這種區別。麗絲的左腦,我們分析語言的部位,也比提姆更發達,而且她在語言應用時會使用兩側的腦,而提姆只會用到一側。這些因素能解釋何以麗絲能流暢豐富的指控,以及提姆沈默的回應。我們也從麗絲詢問愛蕊當天在公園活動時看出這種語言能力──這是麗絲的生理「職責」,要幫助還不會說話的愛蕊發展語言能力。

這種卓越的溝通能力也說明了提姆的妹妹是如何立刻覺察到麗絲的不悅。女人要比男人更能夠解讀人類表情上的細微含蓄語言,因此她們更能夠看出無助又不會說話的嬰兒需要什麼。我們將看到,這兩個女人之間的情感聯繫,是女性面對壓力時很好的行為模式;這種自我保護方式要比男性典型的「戰鬥或逃生」反應更為優越。

我可以繼續說明下去。但讀者應該已經看出,這種家常便飯式的爭執其實是多麼複雜,而且有性別區分。

但是這一切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男人與女人在生理上有基本的不同,這些差異對於男女關係的終極命運又有什麼影響?麗絲與提姆是否注定要侷限在男女非常有別的行為,以及生理有異的腦部訊號下,為了孩子的骯髒而怒目相視?

希望不會如此。我真心相信如果更能夠瞭解男女之間的差異,誠心向伴侶學習其應對方式,這將有助於縮小彼此的距離。

青頭魚的啟發

顯然我們的許多行為都根源自生理,現在我們也瞭解這種生理是有性別區分的。但是有些非常前衛的科學(卓越到讓發現者獲得諾貝爾獎),說明了所有的生物都有神經系統,我們對周遭世界的體驗會改變我們的腦部結構。換言之,閱讀這本書,就能改變你的頭腦!

如果經驗能改變腦部的成分與結構,如果腦部就是人類所有行為的根源,那麼男人與女人都能向彼此學習,深切地改變自己的腦部。只要瞭解男女之間的區別,我們就可以欣賞這些差異,而不是與之衝撞。事實上,許多導致男女衝突的差異也是歡樂的來源──他的粗臉頰磨蹭妳的細嫩臉頰時,難道不是讓親吻如此刺激的原因嗎?

但是新研究讓我們好奇,我們能不能再更進一步?如果練習彈鋼琴或體操能夠改變腦部,讓我們越來越純熟,那麼我們是否能靠「練習」瞭解另一性來改變腦部?如此一來,我們就不需要徬徨於分隔兩性的巨大鴻溝,反而可以擅加利用腦部天生的可塑性,讓彼此更相似。

有一種青頭魚(blue-headed wrasse)給了我靈感。如果雌青頭魚是魚群中最大的,而且魚群中沒有雄魚,雌魚會在發現這個事實之後的數分鐘內開始改變自己行為。牠的雌性生殖器官會慢慢改變,之後數天,牠就會變成一隻雄魚。人類有一種荷爾蒙叫增血壓素(vasopressin),很類似導致雌魚變成雄魚的腦部化學成分。如果環境有需要,我們是否也能在雌雄之間變身自如?或至少周遊於男女的主要個性之間?

青頭魚啟發的不只是我一個人;牠也是伊蓮梅(Elaine May)的舞台劇「魚之道」(The Way of All Fish)的靈感來源,故事是關於兩個女人之間的權力逆轉,一位是高高在上的女主管,另一位是她的祕書。想像我們可以根據特定的情況或心情來選擇性別。如果要跟哥倫比亞大學的院長爭取更多的支持或經費時,我當然會選擇男性,當我下班回家面對家人時,我就立刻變成女性。

總而言之,我相信這種蛻變已經發生了,女性擁有的機會和男性擁有的月來越不相上下,我們的經驗也越來越相似。我真的相信──哥倫比亞大學醫學系的教授艾瑞克肯德博士(Eric Kandel)也支持我的假設──女性與男性的社會角色改變將使我們越來越相似,使典型的男女行為模式界線不清。事實上,我們都發現舊有的角色已經不敷使用,我們在二次大戰後的社會中,看到許多爸爸在主持幼稚園蛋糕拍賣會,而許多媽媽趕著去銀行上班。

我們向彼此學習,因而更相似,也就更能夠實現我們的潛能,與愛情或工作上的夥伴有效溝通,而不是隔著戰壕向對方開火。

這是我寫這本書的信念。

我所寫的是關於男女差異研究的摘要──這些差異究竟是歸因於我們獨特的生理,還是塑造我們的社會與文化──以及這些差異如何在不同的階段與時間衝擊我們的兩性關係。有趣的是,我們對於這些差異的看法也在改變:在剛開始交往階段吸引我們的差異,成為父母之後卻變成爭執的導火線。先提一下:我自己也經歷過這些過程,雖然我知道有時候人們會把性愛放在愛情之前,或根本不要愛情,也有許多伴侶不想要有小孩。 我相信我們能夠改變──也因為這些奇妙的新研究讓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在很深入的層面改變──我在書中穿插了許多建議,希望能幫助讀者有效處理因為彼此差異而產生的衝突。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