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系統排列的全息智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跟自己調情:身體意象與性愛成長》

Flirting with your own body
 
作者:許佑生(Shu Yu-Shen)
書系:Caring 018
定價:28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03 年 05 月 06 日
ISBN:9572856537
 
特別推薦:鄭丞傑,蘇芊玲,謝臥龍
 
叫「恥」毛太沈重

向來只聽過「做愛一絲不掛」,所以報紙刊出「做愛一絲不苟」的新聞,乍聽讓人一頭霧水。

難道是建議在做那檔子事時,當事人最好先焚香沐浴,祝禱上天,然後效法孔夫子,板著臉敦倫嗎?還是指每一個抽送的動作,都務必嚴格要求「到達定位」,不能虛晃幾招充數呢?「一絲不苟」,本來是形容做人嚴守分寸,毫不馬虎;但是最近卻有了新解,源自報端最近一則斗大的標題:「婦人外遇,老公捉姦,一絲不苟」。

原來,台北有一名已婚婦女在外與人通姦,遭到老公報警前往捉姦,在賓館床上收集到這對男女的幾株陰毛,作為控告證據。但涉嫌妨害家庭的男友死不認罪,聲稱陰毛可能是老公拔自己的下體,而含「毛」噴人。

法官於是「明察秋毫」,要相關的三人「開褲驗毛」。比對的結果,在床上的幾株毛髮,果然歸該婦與其男友所有,通姦罪證因此確鑿。

所以,別小看這些平常不起眼(其實是平常根本沒機會看到)的毛髮,到時候,它們扮豬吃老虎,把失職、粗心、吃相難看的主人都出賣了呢。

這則新聞給吾人的啟示是,不管是否為了防範窩裡反,還是從珍愛身體的觀點,我們都應該善待這叢珍貴的體毛。

沈重的原罪

首先,我們不得不為陰毛叫屈,好端端的,竟然被稱作「恥毛」,表示人們把它當成是羞恥之象徵。平平都是人體身上的毛,頭髮、腋毛、腿毛、眉毛、鼻毛、胸毛,甚至鬍鬚(歸類為嘴毛)等都是根據部位而命名,沒有附加價值判斷,頭髮還美其名「青絲」或故做浪漫的「煩惱絲」,男人的腿毛與胸毛也被當作性感物,女性的眉毛則可以被描述成蹙眉捧心,惹人愛憐。唯獨這陰毛真是招誰惹誰了,必須背負起「恥」這個沉重的原罪。其實,不都是人類自己腦袋裡有鬼,才編派給無辜的替死鬼這個污名。

既然叫「恥毛」太沈重,我們今日就來學習三個英文辭彙,為它平反伸冤!

在英文中,「trichophilia」指對毛髮的耽溺,例如有些女人認為男性胸毛有不可抵抗的性魅力;相對地,某些男性對女性的陰毛也貪愛不已。陰毛總算在這個友善的字眼中,找到了該有的禮遇。

另外,有兩個字也必須隆重介紹出場,是陰毛的左右護「髮」。

「pubic dressing」(陰毛修飾),這是把陰毛區域當作藝術創作的新領域,利用染色、刮剃、上蠟、飾物裝扮、塗膠、刺青、鑲珠等手法,強調陰毛的美感造型,早於十七世紀時期就在淑女圈相當盛行。

「pubic hair sculpturing」(陰毛雕塑),這是把陰毛當作藝術造型的樹般修剪,秀出主人喜歡的外型。例如,有不少女性偏愛把陰毛剪成一顆心,有的還花工夫染成紅色,保證上了床,讓心上人驚為天「毛」。三角形也是受歡迎的選擇,陰毛濃密者較能變花樣。

陰毛雕塑,時尚趨勢

最近,在日本最搶手的則是「貝克漢髮型」的陰毛。2002年世界盃足球賽期間,英國國家代表隊隊長貝克漢以一款怒髮衝冠的公雞頭風靡全球。各地不管是球迷都湧進了美容院,指定要剪同款髮型。

就在街頭上的貝克漢髮型似乎漸漸式微,經過日本記者走訪,卻有了驚人的發現,報導中指出,越來越多的日本女孩子,尤其是上班族,並非對偶像變心,而是改弦更張,把貝克漢「窩藏在兩腿之間」,這下才真是稱了這批迷姐迷妹的心呢。原來表面上,她們雖然不再流行把秀髮作成貝哥哥頭,卻悄悄地把陰毛修剪成一撮中央聳起狀,那不就有如將心儀的貝克漢隊長拘禁到自己的胯下,好好私藏?

報導中還進一步地區分,日本市面上總共流行三種貝克漢陰毛型。第一是「軟式貝克漢」,讓陰毛自由生長,但通通往後梳,製造出一個拱起的高峰。第二是「大眾式貝克漢」,必須動用到指甲剪,修順聳起的那糾毛。第三是「硬式貝克漢」,不僅有中央山脈造型,還要挑染上金色,增添幾分烏黑中飄金的瀟灑。

陰毛美容在巴西已經風行多年。後來有好萊塢女星如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克莉絲汀.艾莉(Kirstie Alley)在美國引領風潮,加上紐約時尚界推波助瀾,一時之間成為時髦人士追隨的新美學。特別是許多新設計的服飾產品,如果模特兒沒有修剪陰毛,甚至根本無法穿出來展示。英國版《Vogue》的藝術指導德瑞克(Robin Derrick)把這股風尚歸諸色情錄影帶工業引發的新審美觀,該雜誌因此也從善如流,邀請名模哈洛(Shalom Harlow)拍攝藝術照時,讓她大方展現陰毛,當作是身體美感的一部分。

不只是走在流行第一線的女性重視陰毛美,男性也開始了這項「美化下體」的風氣。正如紐約著名攝影師李察森(Terry Richardson)一針見血地指出,「也許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內,多多少少都有一點A片演員的因子吧」。

文學藝術裡的遐想

法國女作家柯洛特(Sidonie Colette, 1873-1954)曾說過,一頭長髮實在擾人,只有在早晨做愛時是例外。因為清晨醒來,滿頭長髮散開,做愛便可以把頭髮當調情工具,例如以髮梢輕輕略過對方的肌膚,製造美妙的搔癢感。」而陰毛,也具有類似的妙用,除了發散私處特有的動物麝香,當與對方的身體親密接觸時,陰毛在胯下互相摩擦,是許多人醉心的感覺。把臉埋入陰毛裡摩挲,也有一種奇異的觸感。

另一位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對陰毛則有獨特的審美觀,在他的《北回歸線》(Tropic of Cancer)中,就有一段描寫女體陰毛,極盡文字之禮讚:
「我他媽的一心想看她的窟窿眼兒,終於有一天我賄賂了她的小弟弟,讓我偷看她洗澡。這比我想像的還要不可思議:她從肚臍到胯部長著一簇蓬鬆的毛,厚厚的一大簇,像是蘇格蘭高地人繫在短裙前的毛皮袋,又濃又密的毛,簡直是一小塊手工織成的地毯。當她用粉撲向上面的時候,我想我快要昏過去了。」

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 1819-1877)有一幅驚動畫壇的作品「世界的原始狀態」(Origin of the World, 1866),就是一具女性的裸體,從胸部起斜躺著的下半身。最醒目的焦點,落在胯下那蓬茂密濃郁的陰毛,真的把世界在洪荒時期的一股蓬勃野生力,表露得神韻盡出。陰毛,在那幅名畫中,展現了毫不羞赧的傲然姿勢,令人驚嘆。

而在日本的浮世繪作品中,只要畫到男女的裸體,對性器官周邊的陰毛都有近乎工筆畫的細膩描繪,與一株株被畫得線條分明的烏亮頭髮相比,絲毫不遜色,正呼應了上頭有「髮三千」,下頭有「春草穴」,兩相媲美。

日本畫家對陰毛不但禮讚,甚至有的到了迷戀的地步。比方,有不少畫家獨獨垂青於女體陰毛,整幅畫作上,別無旁物,只集中於女性陰戶的特寫,絲絲縷縷陰毛則在毛筆梳扒的特效下,表現出十足的柔美韻味。

譬如1827年,歌川國貞(Utagawa Kunisada)的一幅作品,畫出整個小腹以下的女性下體,那蓬濃如黑墨的陰毛經由畫筆的勾勒處理,一縷覆蓋在一縷上方,竟宛如織成了一襲黑色的絨毛毯,還岔出鼓脹的一條條鬚線團似的,真是巧奪天工。陰毛崇拜者還甚至包括浮世繪藝術中的大師級人物喜多川歌摩(Utamaro),他在世時,名聲曾遠傳至中國。在這些藝術家的古典畫作裡,陰毛搖身一變,就像女性一向最被讚美的滿頭烏絲,留下了豔光照人的倩影。

只要有舞台,舉手投足都是風采

由上述可知,陰毛不一定都得蒙頭遮臉,只要給一個舞台,它照樣能有巨星架式,舉手投足都是風采。而有陰毛的壽命還長過主人,甚至變成一種人格化的永恆象徵。譬如,在五○年代中期以《咆哮》(Howl)詩集,鼓吹性愛自由風氣而聲名大噪,成為「敲打運動」(Beat Movement)始祖的作家艾倫.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當他在1997年過世後,史丹福大學為了紀念這一代頹廢派與嬉皮風之文人,還特地收藏了他的一雙網球鞋,以及幾包裝有他陰毛的袋子。
收藏陰毛?這實在有點奇特,但細想之下,倒頗符合金斯伯格生前那自由隨意、性愛開放的調調。陰毛,也因此正式成了一個文化的意義。

細述過陰毛的偉哉簡史,請大家捫心自問是不是一個好主人,有沒有好好照顧過底下那叢陰毛?你平日固定上美容院做頭髮、剪頭髮、洗頭髮、染頭髮,卻可能一輩子讓陰毛如一堆雜草叢生,既不照顧它,也不親近它;換句話說,你的私處宛如一棟荒廢的屋子。壞主人們,是不是該自我檢討了呢?

 
 
 
★榮獲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評選為「2004年健康好 書」--「性教育類」好書推介獎!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