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8/12/06~2019/1/17 喬色分【斷捨離計畫】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延伸閱讀:
《朵拉:歇斯底里案例分析的片斷》

《論女性:女同性戀案例的心理成因及其他》

《史瑞伯:妄想症案例的精神分析》

《鼠人:強迫官能症案例之摘錄》

《狼人:孩童期精神官能症案例的病史》

《小漢斯:畏懼症案例的分析》

Analysis of a Phobia in a Five-Year-Old Boy
 
作者: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譯者:簡意玲
書系:Psychotherapy 016
定價:240 元
頁數:192 頁
出版日期:2006 年 09 月 15 日
ISBN:9867574826
 
特別推薦:王浩威 策劃,林玉華 審閱、導讀,心靈工坊與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導讀 孩童的性幻想與閹割情結
書序作者:林玉華 (輔仁大學醫學院臨床心理學系所副教授)

在本書出版之前,佛洛伊德曾經於〈孩童的性啟蒙〉(’The Sexual Enlightenment of Children’ Freud, 1907)以及〈論孩童的性理論〉(’On the Sexual Theories of Children’ Freud, 1908)二文中論及小漢斯早期生活的部分記錄。如本書編譯解說及引言所載,小漢斯這個案例史並非由佛洛伊德親自觀察與治療,而是在佛洛伊德的督導下由小漢斯的父親(Max Graf)所執行,並在其同意下佛洛伊德出版了整個觀察記錄。這案例出版的前幾年,佛洛伊德已經開始邀請其親信(工作夥伴、學生或朋友,包括小漢斯的父親)觀察自己的小孩,特別蒐集有關兒童性生活的紀錄,因為他猜測孩童目睹父母親原初場景(性交過程)會對孩童造成衝擊。

漢斯不到三歲時其父親就開始撰寫對於漢斯的觀察報告,而小漢斯在四歲九個月時突然出現了害怕街上的馬會咬他並拒絕出門的症狀,父親於是求教於佛洛依德關於小漢斯懼馬症的問題。隨著案例的進展,害怕被馬咬的理由後來發展為,害怕裝滿貨物的馬車準備離開時,以及怕馬兒在馬車轉彎的時候會摔倒,馬兒會四腳朝天亂踢、廝鳴,最後漢斯將之與自己被迫停止遊戲而去解便時會用腳踢出聲響以及沖廁所的水所發出的噪音做連結。佛洛伊德因此幾乎確定小漢斯的問題與目睹父母性交的原初場景(Primal scene)以及漢斯對於性交、懷孕(載重物的馬車)生子的好奇以及幻想有關。

漢斯確實宣稱當他被迫停止遊戲而去解便時,他會聯想到自己
用腳亂踢,這部分的精神官能症可以連結到另一個問題,亦即
母親究竟是自願生孩子,或是被迫如此。但是我隱約有個感覺,
這並不能完全解釋「用腳發出聲響」的意涵。我推測是因為它
激起了漢斯曾目睹父母親在臥房裡做愛的場景之回憶,不過此
點漢斯的父親無法證實。所以不論我的臆測是否正確,就讓我
們滿足於既有的發現吧。(中譯163-4頁)

此案例提供了直接而豐富的素材使佛洛伊德得以證實他由成人精神官能症患者(佛洛伊德此時已開始執筆撰寫《鼠人》)所推論出的性理論,例如,嬰兒期的性特質、被潛抑和遺忘的嬰兒期精神官能症、孩童的雙性特質、性器期和前性器期的驅力、孩童的性好奇、閹割焦慮、伊底帕斯情結以及妹妹出生後的妒嫉與競爭等。佛洛伊德明示本文除了以臨床案例描繪他在《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 1905)中所勾勒的性理論假設之外,亦驗證了他所提出的嬰兒期性特質(infantile sexuality)以及嬰兒期精神官能症之理論(本書引言32頁;Freud, 1900, 1905a, 1905b, 1907, 1908)。他聲稱本案例並未使他發現任何新知識或啟發:「嚴格地說,從這個案例分析中我並未發現新知識,也沒有任何新的啟發,是超越我從分析較年長的病患所得的經驗(雖然在成人病患案例中通常較不清晰且更為間接)。然而,在每一個案例中,這些成年病患幾乎均可以回溯到相同於漢斯之畏懼症底下的嬰兒期情結。」(173頁)但是他1923於本書外加的註解中(168頁)顯示在他發表《享樂原則之外》(Freud, 1920)以及《自我與本我》(Freud, 1923)之後,對於本案例有一些新的闡述,特別是關於伊底帕斯情結與死之本能以及超我之間的相關。

有關嬰兒期性理論之澄清

性誘惑:
佛洛伊德透過治療歇斯底里症(Breuer & Freud, 1895, Freud, 1905b)以及成人精神官能症患者(Freud, 1909, 1918),一層一層地揭開患者的心理成因(psychical formations)。早期他認為歇斯底里症可能與兒童早期的性創傷經驗有關,後來發現病症的起源可能來自兒童的性幻想,因而漸漸形成關於嬰兒期性特質(infantile sexuality)的假設(Freud, 1905a, 1905b)。他認為性衝動與性願望是所有人類共有的特質,是人類心性的一部分,而精神官能症只是性衝動與性願望的過度或變形的表現。在成人身上,我們必須試圖於記憶遺跡中挖掘性衝動與性願望的根源,但是在兒童身上,我們則有機會直接觀察到這些性衝動與性願望,並獲得鮮活的第一手資料。例如,漢斯四歲三個月時有一天母親幫他洗好澡並幫他抹上痱子粉。當他的母親在他的陰莖周圍灑上痱子粉,並小心翼翼地避免碰觸到它時,「漢斯說:『妳的手指為什麼不碰那裡?』母親說:『因為這樣做不好。』漢斯(笑著說):『可是這樣很舒服耶。』」(44頁)在註解中佛洛伊德舉了另一位母親的報告。這位母親說她正幫她三歲半的女兒試穿一件新做的內褲,為了看是否會太緊而伸手沿著孩子的大腿內側往上移動時,小女孩倏地闔腿夾住母親的手,並說:「喔,媽咪,把妳的手放在那裡,這樣感覺好舒服喔。」

對於性交以及生小孩的想像:  
小漢斯在妹妹漢娜即將出生時特別好奇小孩是從哪裡來的,,一開始父母親編了一個鸛鳥送子的故事,但是漢斯心中可能早有「嬰孩 = 大便」的信念。

父親:「漢娜來的時候看起來怎麼樣?」漢斯:「像一隻才出
生的送子鳥。」父親:「還像別的什麼嗎?比如說像大便?」
漢斯:「噢,不。大便大多了……比漢娜小一點,真的。」
(103頁)

在佛洛伊德教導漢斯的父母親必須給小孩正確的知識之後,父親隨後告訴漢斯,孩子事實上是在母親的身體裡長大,再像大便一樣被解出來。佛洛伊德依據性學理論「小孩就是大便」回溯漢斯的害怕,以及他因為妹妹出生的想法或願望的關聯,而認為漢斯的懼馬症可能來自排泄物情結(excremental complex)。(103頁)漢斯的父親最後終於觸辨識出負載過重的馬車好比盛裝排泄物的身體,馬車駛出閘門好比排泄物由身體排出,巴士裡的馬摔倒,以及馬兒的腳發出的吵雜聲——是一坨糞便掉入馬桶所發出的聲音云云,因此小漢斯害怕解便、載重物的馬車以及駛進駛出的馬車都與排泄物情結有關(93-6頁)。

除了排泄物情結之外,漢斯所報告的兩個想像似乎顯示他隱隱約約「知道」性交和生小孩的歷程,雖然有點扭曲。在他的想像中水管工人用一個大鋼鑽戳入他的肚子,以及將母親的一把小刀順著橡膠娃娃身體上的吹氣圓洞插進去,然後再拉開娃娃的腿讓它掉出來。這兩個想像似乎顯示漢斯「知道」性交是將什麼東西插入母親裡面,然後東西會由母親裡面掉出來(生小孩)(160頁)。在他的想像中這是一件痛苦和危險的事情(母親生產時的呻吟?小漢斯稱之為咳嗽,以及目睹臉盆的血跡都再次證實他的信念)。佛洛伊德解釋這是小漢斯心中施虐式的生產幻想,就像小漢斯之後明白地表示他想鞭打母親就像馬車夫鞭打馬兒一樣。兩年後,佛洛伊德於〈一個小孩被鞭打〉中進一步闡述鞭打幻想的來源與意義(Freud, 1911)。

閹割情結

本案例記載了幾個與閹割焦慮(castration anxiety)有關的情境:在格蒙登(Gmunden)聽到小女孩被警告如果靠近馬否則會被馬咬(54頁);母親威脅小漢斯如果再碰小雞雞就叫醫生來把他的小雞雞切掉(33頁);看見小男生踢到石頭後跌倒、腳流血(85頁);母親生下妹妹之後,小漢斯被叫進父母親的臥房時盯著房間裡裝滿血水的臉盆和其他容器,指著沾到血的便盆,以震驚的口吻說:「可是血不是從我的小雞雞流出來的」(36頁);漢斯非常在意妹妹的小雞雞太小,並安慰自己反正有天妹妹的小雞雞一定會長大的(37頁),之後又必須向自己確定「小雞雞總是長在我身上」(59頁)。這句話呈現漢斯似乎在想,如果人們可以將妹妹的小雞雞割掉,那麼有一天就有可能輪到我。以上紀錄顯示當小漢斯滿腦子想著小雞雞的大小以及其存無的事時,許多意外情境皆可被連結到閹割的可能。

「閹割情結」之概念在《夢的解析》(Freud, 1900)以及〈孩童的性理論〉(Freud,1908)中皆曾探究過,在這兩篇文章以及本文中佛洛伊德皆從女性性器官係被閹割掉的男性性器官的思路出發。繼這些著作的發表之後,莎樂美(Lou Andreas-Salomé [1916])、史達爾克(A. Stärcke [1910])、亞歷山大(F. Alexander [1922])等人更進一步地將閹割情結推展到涵蓋分娩、嬰兒離開母親的乳房、以及當嬰兒排出糞便時。然而佛洛伊德在本文註解中再次強調「閹割情結」一詞應被限定用於與失去陰莖相關的刺激與後果,並將此情結的發生歸因於生活周遭細微的暗示所建構起的危險信號。(Freud, 1916; 1918) [參照佛洛伊德在其《精神分析引論》(Introductory Lectures, 1916-17)第二十三講,以及「狼人」(1918)案史之第五部與第八部中對「原初幻想」(primal phantasies)的討論。]

伊底帕斯情結與死之本能

對父親的敵意
佛洛伊德在整個案例觀察中當著小漢斯的面所做的唯一詮釋呈現其以伊底帕斯情結為主的思路。佛洛伊德對小漢斯說他喜愛母親,因此害怕父親會生氣。漢斯以:「教授有跟上帝說話嗎?不然他怎麼能預先知道那些事?」來回應並同意佛洛伊德的詮釋(68頁)。

佛洛伊德表示小漢斯的案例證實了他在《夢的解析》(Freud,1900)以及《性學三論》(Freud, 1905)中所提的孩子與雙親之間的性(伊底帕斯)關係。小漢斯希冀父親「出局」,以便與他母親獨處並同眠。這願望後來轉變成害怕被馬咬,怕馬會進到房裡來,害怕馬摔跤;以及希望他的父親永遠離開(死亡-願望death-wishes)因而產生了不敢出門的恐懼症。佛洛伊德表示小漢斯所報告的關於兩隻長頸鹿(代表父母親)的夢證實了漢斯與父親競爭的信念:

「晚上房間裡有一隻很大的長頸鹿和一隻皺皺的長頸鹿;然後
大的那一隻大聲喊叫著,因為我從牠身邊帶走那隻皺皺的長頸
鹿。然後牠停止喊叫;而我就坐在那隻皺皺的長頸鹿上面。」
(62頁)

小漢斯生動地以「坐在牠身上」象徵「佔有」母親。繼長頸鹿故事,漢斯又製造了與父親強行潛入一個被禁止進入的空間,以及擊碎了火車車廂窗戶玻璃的幻想。兩者都彰顯出犯規且應受罰的本質,似乎顯示漢斯朦朧地「意識到」想佔有母親的慾望與暴力和禁忌有關,而父親也在做同樣的事。佛洛伊德認為那些是性交場景的象徵性幻想。對於漢斯描述水管工人用一個大鋼鑽戳入他肚子的幻想,漢斯的父親認為大鋼鑽指的是父親的大陰莖,父親用它逼漢斯離開媽咪身旁。

根據佛洛伊德的解釋,小漢斯認為父親橫阻在他與母親之間,當父親出現時,漢斯就不能與母親一起共眠,而當母親想帶漢斯一起上床時,父親又總是會大呼小叫(長頸鹿之夢),因此漢斯希冀能擺脫父親的束縛,尤其當父親編了個關於送子鳥的謊言,使漢斯無法繼續滿足他的求知慾時,更增強了他對父親的敵意。克萊恩學派的Donald Meltzer(1998)從小漢斯的女性特質出發,認為這關於大鋼鑽戳入他肚子的幻想也可能表達漢斯渴望以女性位置接受父親的大陰莖,就像他也想跟媽媽一樣生小孩,因此有和母親競爭的意味。

對父親的愛恨交織
佛洛伊德在進行治療《小漢斯》的前幾個月開始著手撰寫《鼠人》(Freud, 1909),然而相較於《鼠人》,他在《小漢斯》一文中對於孩子對父親的愛恨交織情結著墨並不多。佛洛伊德在《小漢斯》的文本中提到這個令漢斯無法不恨的對手,也是同一個他所深愛著的父親,這愛與恨並生的情結,是嬰孩階段的性理論帶給他的困惑。

漢斯:「為什麼我喜歡你,你卻說我愛媽咪,還說那就是造成
我害怕的原因?」(69頁)

佛洛伊德認為小漢斯展現了不尋常的清晰思路,他注意到自己對父親的愛與敵意彼此角力,並責怪父親未提醒他注意這些力量間的交互作用,而使他持續處在焦慮中。父親開竅後終於領悟到這個指責背後的意義,而重新了解漢斯為何每天清晨一定要來他的房間確定一下他是否還在。

父親:「當你一個人的時候,會因為我不在而感到害怕,所以
才跑來找我。」
漢斯:「當你不在的時候,我很怕你不回家。」
父親:「所以你怕會我因為你不乖而走掉,因此才天天來找我。」

早餐後當我從餐桌起身,漢斯說:「爹地,不要急著趹開(trot
away)!』對於他用馬的「趹」(trot),而非人的「跑」
(run),我愣了一下,回他說:「哦喔!所以你怕馬兒從你身
邊趹開。」說到這裡他笑了起來。(69-70頁)

漢斯對父親既鍾愛而又充滿敵意,對於父親的愛使漢斯害怕自己的敵意會完成,因此需要確定父親沒有因他的敵意而消失。這種對於父母親情感上的衝突顯示在他害怕出門的症狀中:在半路上因為焦慮發作而折回,正是因為他怕回家時發現父母親已經雙雙離他而去,他守著家是為了確定父母親沒有因為其敵意與競爭而消失。在出版《超越享樂原則》(Freud, 1920)以及《自我與本我》(1923)之後,佛洛伊德在本書1923年新增註腳中以「慾力本能」與「毀滅」或「死亡本能」闡釋了這兩種本能之間對立與融合。

死之本能與超我
除了摧毀本能之外,克萊恩進一步將動物恐懼症與超我做聯結。克萊恩在她的《兒童精神分析》(Klein, 1932)一書中闡釋動物恐懼症是為了對抗與食人幻想有關的焦慮之防衛,它們也與超我形成的最早期階段有關。孩童將內在的食人幻想投射到動物身上,藉此修飾他們對於那具有威脅性的超我的害怕,以及對於其「危險本我」的害怕。

第一個動作是將這兩種東西推到外在世界並且將超我同化到真
實的客體身上。第二個動作是我們所熟悉的,意指將它們置換
到感覺起來像真實父親的(個體所害怕的)動物身上……在此
光照之下,動物恐懼症就不僅是將對於害怕被父親閹割的想法,
扭曲為害怕被馬咬或是害怕被狼吃掉。因此底下的原因不只是
害怕被閹割,而是害怕被超我所吞噬的更早期的害怕……因此
恐懼症可說是屬於更早階段之焦慮的修飾。
(Klein, 132, p.178)

關於兒童精神分析

本文可說為兒童精神分析拉開序幕,然而佛洛伊德卻未持續思考這問題,反而對於針對如此一名年幼的孩童進行精神分析耿耿於懷。他在本書前言中強調能夠對於一名如此年幼的孩童進行精神分析,係因父親與醫生的權威結合在一個人身上。雖然在本文中佛洛伊德發現孩童向父親透露其幻想、報告他的夢以及在治療中表現出其敵意的臨床現象令人備感訝異,並表示孩童可以容忍精神分析的情境以及治療方式,但是在本文後記中,佛洛伊德仍須強調小漢斯在十五年後來見他時,是一名狀況良好的十九歲青年,完全不受抑制之苦,似乎顯示佛洛伊德必須以此證實這兒童分析並未傷害小漢斯的發展或奪去他的童稚天真。

小漢斯在接受訪談中對於當時拜訪佛洛伊德的情景時如此說:
「書桌後面的佛洛伊德,看起來就像留有鬍鬚的希臘哲學家,
我在學校見過那些半身雕像。佛洛伊德站起身來,熱情地擁抱
並對我說,就他的理論而言,沒有比這個幸福健康的十九歲年
輕男人,更好的辯護與願望了,而這年輕人就是我。」
(Stärcke,1910)

十年後在「狼人」(Wolf Man)案史中,佛洛伊德才肯定了兒童精神分析之價值 (Freud, 1918)。然而在這期間Herimne Hug-Hellmuth已經發表了數十篇有關兒童分析的文章(Hug-Hellmuth 1912a. 1912b;Geissman & Geissman,1992/8),梅蘭妮•克萊恩(Grosskurth, 1986, 林玉華, 2005)也於1919年在匈牙利精神分析學會宣讀她的論文《一名兒童的發展》 (Der Familienromain in Statu Nascendi, Klein, 1921)。

 
 
佛洛伊德150歲冥誕紀念:5/5~5/26「向大師致敬--精神分析與現代生活」系列講座(四場)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