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男人.英雄.智者課程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學習家族治療》

《意義的呼喚》

《家族再生:逆境中的家庭韌力與療癒》

Strengthening Family Resilience
 
作者:芙瑪.華許(Froma Walsh)
譯者:江麗美、李叔珺、陳厚愷
書系:Master 028
定價:600 元
頁數:488 頁
出版日期:2008 年 03 月 14 日
ISBN:9789866782251
 
特別推薦:王行、王浩威、吳就君、呂旭亞、李開敏、陳韺、曾端真、游文治、楊蓓、熊秉荃、鄭玉英
 
第六章 強化家庭韌力的實踐原則與指導方針

強化治療師的韌力

人性的連結
現今大部分的家庭治療師都已經從重視策略與技巧,轉而體認到在治療關係中,人性的連結是不可或缺,甚至是更為重要的。要讓案主敞開心胸、願意改變,專業助人者就必須真心對案主的生命故事感興趣,真正關切他們的身心健康。我們必須瞭解他們的困境,同理他們的痛苦,並鼓勵他們盡最大的努力。我們必須能自在的完全進入治療關係中,以自己在治療中的互動以身作則,並能夠(在適當程度下)分享我們本身在面對逆境時的人性經驗。
許多年來,不論在任何一種心理治療模式中,治療關係都被認為是影響治療效果的、共通的重要因素。治療關係必須建立在坦誠的溝通和信任的氣氛上,讓案主能夠體認並表達出各種不同的想法、感覺和意見。近年來的敘事治療便強調治療對話本身的療癒力量。治療師同理的傾聽、真心的興趣和帶有尊重的好奇,都能鼓勵家庭成員說出自己的故事,並在困境中思考新的觀點。
隨著治療師逐漸採取和案主合作的方式,治療師在互動中也變得愈來愈人性化。我們可以考慮揭露自己的某些生命經驗,只要我們認為這個故事可能有益於案主,有助於建立人性的連結,或幫助案主從中學到東西。
華特與羅倫斯(Waters, Lawrence,1993)提供一個很貼切的說法,就是治療師與案主的「勇敢的參與」(courageous engagment)。這一點是能力取向的治療工作,和建立韌力的合作努力,兩者最重要的核心。身為治療師的我們與案主,都需要勇氣,才能夠質疑和撼動造成侷限的迷思;支持案主脫離絕望的受害者角色;並激發他們的勇氣,在最糟的時刻做最大的努力。一個人要有勇氣才可能期望更多,要敢於冒險才可能達到更好的關係與生命目標。當我們抱持這樣的觀點,案主才比較能夠採取行動,做出正面的改變,或更自在的接受無法改變或無法確定的狀況。
我們自己身為治療師的韌力,也必須立基在人際關係上。與同事的合作、給予支持的工作系統,和令人滿意的私人關係,都能增強我們的韌力。當案例太多或太複雜,而人力卻縮減時,工作疲乏的風險就隨之提高。因此,我鼓勵我的學生和治療師,不論在事業的哪個階段,都要創造支援性的工作網絡,並尋求學習和裝備自己的經驗。家族治療訓練中心可以成為專業者一個重新得力的家園,讓受訓者從參與工作坊、課程和案例諮詢團隊,而獲得滋養與成長。相互合作的諮商團隊或夥伴,有助於建立彼此的情誼、專業能力和自信。持續性的團體,則能提供指導關係、同儕支持和技巧的增進。而每月一次的同僚諮詢團體,能鼓勵專業的成長和連結。
在不適合團隊合作的實際執業環境裡,也可以組成一個「夥伴系統」。彼此信任的同業能成為專業上的生命線:在案主陷於危機或專業助人者缺乏支持、沮喪氣餒時,互相提供資源與建議。我跟親近的同業一直會互相求援,而結果都會覺得再度充滿活力,創造力也被重新點燃。

一位同事因為在上次會談中差點睡著,而請我觀察他與案主的這次會談。因為他很難過自己對葛羅麗雅愈來愈感到厭煩不耐。葛羅麗雅是一位中年母親,兩年前丈夫離開之後,就一直深陷絕望中。為了對她的厄運表示同理,我的同事靜靜的坐著,出神似的點著頭,聽她沒完沒了的講述煩惱,回憶生命中不斷發生的壞事。當他的思緒逐漸飄離,眼神也望向別處,葛羅麗雅便更加誇張,希望能再吸引他的注意力,但這讓他更不耐煩。這種關係的瓶頸便一週又一週的重演。
當我和我的同事一起回顧這個狀況時,便很清楚的發現,在他如此專注聚焦在葛羅麗雅的悲慘故事上,便等於在不知不覺間強化了她的被害者意識、悲觀態度(凡事都看壞的一面),以及只有靠激起同情,才能獲得關心的信念。要引發案主改變,治療師就必須表現出他真心相信葛羅麗雅是個值得愛的人,有權為自己和孩子爭取更好的生活,並且是有能力做得到。當治療的焦點轉移到關注並肯定她的長處,她終於找回了活力,而他也能毫無困難的全心幫助她,重建離婚後支離破碎的生活。促進韌力的治療關係,目的在於修補創傷經驗的損害,讓案主擴大視野,看到可能性,並支持案主採取行動,善用關係資源,去追求夢想。

華特與羅倫斯(1993)鼓勵治療師把案主的掙扎和衝突,視為神話中的「英雄之旅」──這個觀點正與韌力模式相符。他們注意到喬瑟夫•坎伯的觀察,也就是神話中的英雄都是要努力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例如屠龍或滅敵),就像聖經中大衛對抗哥利亞(Goliath)巨人的故事。英雄會勇敢的、正大光明的迎向生命的挑戰,以天賦的能力去面對──而不是以個人的憤怒、失望、仇恨去面對。當我們用這種觀點看待個案,就比較能欣賞他們的生命旅途中與我們的努力中,正面而有能力的部分。華特和羅倫斯寫道:

在工作中,我們的原則是勇敢參與生命,而非只希望避免症狀中的「負面」部分。在治療中,我們的案主是試圖「屠龍」的英雄。如果我們忘記了這點,只看到他們的功能失常、自認受害或缺乏能力,那我們對他們就沒有太大幫助。我們必須看到,他們心底都渴望獲得掌控與歸屬。當他們──還有我們──有勇氣去對抗阻礙,將之轉化為生命中的可能時,他們就變成了英雄。

治療師工作與私人生活的平衡
如何在專業生活與私人生活間達到健康的平衡,也是治療師要面對的一大挑戰。「同理疲乏」(compassion fatigue)(Figley, 2002,請見第十一章)和案主痛苦又具威脅性的問題蔓延到我們身上的可能性,是治療師選擇這行業時就隨之而來的風險。但如果能明智的運用我們在專業和私人兩方面的獲得,並隨時警覺案主和我們自己的價值觀與處境,雙方的同與異,則這兩方面是可以相輔相成的。傳統心理治療的安全界限和階級關係,在比較合作式的治療關係裡,可能變得模糊,但因此而得的收穫絕對值得我們迎接挑戰。如果我們謹記,韌力並不意味毫無弱點,我們就能在助人關係裡變得比較人性化、比較能同理,也比較能全心的對家人、朋友和社區付出。

修補社會脈絡:改變破碎的服務系統
我相信系統取向的專業助人者有倫理責任,去把自己的力量擴大到辦公室以外,設法修補升高個人與家庭破碎風險的社會系統。只去幫助家庭抵抗來自社會與經濟的壓力,卻不設法根除升高風險、破壞韌力的、毀滅性的社會力量,這在良心上絕對說不過去。當我們主動引發較大的系統變化和社會運動,當我們把自己的專業用於協助修補受損的社會脈絡,家庭治療領域的韌力也會得到強化。我們需要推動系統改變,才能啟動更大的制度上和文化上的影響力。這些力量導致貧窮和犯罪,也給家庭製造龐大的壓力。專業助人者和擁護家庭人士若能攜手合作,將能更有力量,來克服這些阻礙,促成以家庭為中心的政策,讓家庭能夠生存茁壯。
專業助人者一定要有強大的韌力,才能克服美國利益導向的管理式醫療體系關卡。這些關卡讓許多高風險和深陷難關的家庭,在任何服務機構都難以取得心理社會照護。但是儘管有這麼多艱鉅的挑戰,以系統為基礎、以家庭為中心的服務仍會持續提供,因為這類服務能夠有效的處理各種問題,並能發揮很大的效果,以強化家庭整體功能的介入方式,幫助所有成員。我們必須大聲疾呼以家庭系統為服務基礎的重要性,並彙整研究證據,證實這類服務的效果。橫跨各領域的專業助人者,如果體認到立基於人際關係的韌力有多大的潛力,就必須拋棄門戶之見,團結起來設法改變更大的系統,以免這些系統阻擋我們的共同目標──提升個人與家庭身心健康。建立案主韌力的關鍵,同時也是建立我們專業韌力的關鍵。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