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1/07/17-11/14 吳浩平【愛的深層療癒:家族系統排列】十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日漸親近:心理治療師與作家的交換筆記》

《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

《叔本華的眼淚》

《凝視太陽:面對死亡恐懼》(已絕版)

Staring at the Sun: Overcoming the terror of death
 
作者:歐文•亞隆 (Irvin D. Yalom)
書系:Holistic 047
定價:32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09 年 05 月 27 日
ISBN:9789866782596
 
特別推薦:中外名家、媒體誠心推薦:趙可式、蘇偉貞、余德慧、王浩威、陳登義、羅洛.梅、華盛頓郵報、舊金山紀事報……
 
第五章 透過聯繫克服死亡焦慮

活得充實
很多人的死亡焦慮,如同茱莉亞一樣,是無法發揮潛能的沮喪和絕望所致。很多人活在絕望之中,因為夢想未能實現,甚而因為無法將夢想付諸實現而更絕望。正視這種深層的不滿,往往是克服死亡焦慮的起點,且看傑克的例子:


死亡焦慮與人生虛度:傑克的例子
六十歲的傑克是個高大體面的律師,苦於生活全面失調的折磨,而來到我的辦公室。他以相當單調、毫無情緒的語調,告訴我死亡的意念糾纏著他,使得他經常失眠,工作效率大幅滑落,以致於收入大不如前。他每個禮拜耗費好幾個鐘頭,不由自主地翻閱日曆,數著自己餘生還擁有多少年月。每禮拜會因為惡夢而驚醒兩三回。
他的收入下滑,是因為他沒辦法再處理遺囑和遺產法的案件,而這些案件佔了他大半的業務。這類業務老是讓他想到自己的遺囑和死亡,以致於每每在恐慌大作之際,不得不草草和客戶結束研商。和客戶開會,遇上「先死」、「過世」、「未亡人」等字眼時,他會變得結結巴巴,偶爾甚至為之語塞,把自己弄得很尷尬。
我們頭一次會談時,傑克顯得疏冷而防衛。我試著用此書所描述的很多觀念企圖和他搭上線或給予安慰,都沒成功。但有一件奇特的事吸引我的注意:他描述的許多夢裡,有三則和香煙有關。譬如說,他在某個夢中走過丟滿煙蒂的地下道,但他說他二十五年來沒再抽煙過。我要他對香菸做一些自由聯想,他總想不出什麼來,直到第三次會面末了,他突然大聲說,他太太和他結婚四十年來,每天抽大麻。語畢,他垂下頭,雙掌摀著臉,陷入沉默,當他手上的錶發出聲響,顯示五十分鐘的時間到了,他沒道再見便奪門而逃。
接下來那一回,他談到內心的奇恥大辱。他痛苦的承認,自己是個受過良好教育、聰明又受人敬重的專業人士,竟愚蠢到和一個有煙癮、認知有問題、外表邋遢到帶出門自己會覺得丟臉的女人,維持了四十年的婚姻。
傑克對自己的坦白顯得很驚訝,但在會談尾聲時,他似乎因此輕鬆了些。這些年來,他從未向人吐露這個祕密,只暗自以某種奇怪的方式讓自己漠視這件事。
往後的會談裡,他承認自己勉強守著殘缺的婚姻,是因為他認為自己不配享有更多,他承認搞不懂自己的婚姻怎會走到這步田地。也因為羞恥和想要保有隱私,他杜絕一切的社交生活。他早就決定不生小孩:他太太在懷孕期間戒不了癮,況且她也無法為孩子樹立負責任的榜樣。他打從心裡認為自己是個傻瓜,才會對她不離不棄。他從沒跟別人吐露心聲,連親姐姐也不例外。
而今,到了六十這個歲數,他深深覺得自己年事已高又孤立無援,所以離不開妻子,他清楚向我表明,任何關乎結束婚姻、或危及婚姻的話題,都是碰不得的禁區。雖然他太太有煙癮,但他真心愛她,需要她,絕不會違背夫妻的誓約。他也知道,沒有他,她活不下去。
我發現,他的死亡焦慮,和他活得不完整的遺憾以及破碎的美夢有關。他的恐懼和夢魘,則來自於時間就要用完、人生悄悄流逝的感受。
我對他的孤立格外關心。保有隱私的需要,使得他除了和妻子之間愛恨交織的感情之外,任何的親密關係皆付之闕如。我從我和他的關係著手,處理他親密關係上的問題,並表明我絕不會認為他是傻瓜,反而因為他願意和我分享這麼多心事,而感到很自豪。同時,我也同理他和一個失能的配偶生活,道德上所面臨的困境。
會談沒幾次後,傑克的死亡焦慮明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其他的擔憂,主要是他和妻子的關係,以及他因為羞恥而排斥其他親密關係的問題。我們一起腦力激盪,想法子打破讓他這麼多年來沒辦法交朋友的保密禁令。我提起參加團體治療的可能性,但這對他似乎是個過大的威脅:他拒絕任何可能讓他和妻子的關係瓦解的治療。不過,他倒是點出兩個他會願意吐露祕密的人,一個是他姐姐,一個是他從前的好友。
我特別把重點擺在自我實現的問題上。他有哪些受到抑制但仍有發揮空間的潛能?他做白日夢時都幻想些什麼?當他還小時,他想像自己長大之後要做什麼?從前做過什麼事讓他感受過深切的快樂?
緊接著那一回,他帶著一本厚厚的資料夾來見我,說那裡頭全是「胡言亂語」──他數十年的詩作,大多關乎死亡,多半是被惡夢驚醒後在清晨四點寫的。我問他可否唸幾首給我聽。他選了最愛的三首。
「寫得真好,」聽他唸完時我說:「看你把絕望描寫得多麼淒美。」
我們談過十二回後,傑克說他已達成目標:他對死亡的恐懼明顯消失,噩夢不再,只剩下淺淺的憤怒或沮喪的夢。他對我打開心門,有了勇氣去信賴別人,從而恢復和姐姐及老朋友的親近關係。三個月後,他捎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我他過得很好,不但報名線上的寫作研習,還加入當地的寫詩的社團。
我對傑克的治療,顯示了窒息的生命如何以死亡焦慮呈現自身。他當然會感到恐懼:死亡讓他害怕很多事,這是因為他沒有盡情活出自我。眾多的藝術家和作家,以各種珠璣之語表達了這樣的感觸,從尼采的「死得其時」,到美國詩人惠堤爾(John Greenleaf Whittier)的詩句:「用舌頭或筆表達的悲傷話語中,最悲哀不過的莫過於:『要是……就好了!』」〔作者注十三〕
〔作者注十三〕〈莫德.穆勒〉(Maud Muller),惠堤爾著,1856。請參見http://en.wikiquote.org/wiki/John_Greenleaf_Whittier.
我對他的治療也零星地穿插了一些做法,幫助他找出他所忽視的自我,並使之恢復活力:比如他寫詩的天分,還有對親密的社會網絡的渴望。治療師會發現,幫助個案移除自我實現的障礙,通常比讓個案依賴你的建議、鼓勵或規勸來得好。
我也試著減少傑克的孤立感,除了向他指出可用的社會資源之外,也點出妨礙他建立親密友誼的最大障礙:他把自己看成傻瓜,也認定別人認為他是傻瓜,而對此感到羞恥。然而,當然啦,他願意與我發展親密的關係是一大關鍵:孤立只存於孤立之中,一旦打開心房,它便煙消雲散。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