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1/08/05-08/26 蔡昌雄【解讀希爾曼的靈魂密碼】四週講座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柄谷行人談政治》

《倫理21》

倫理21
 
作者:柄谷行人
書系:PsyHistory 004
定價:350 元
頁數:248 頁
出版日期:2011 年 06 月 15 日
ISBN:978986-6112089
 
 
無知是一種邪降
書序作者:盧郁佳(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

所謂的失敗,就是你們被騙了。這樣下去,就會被社會的規則騙一輩子。
所謂規則都是頭腦好的人設計的,巧妙的騙過頭腦不好的人,
稅金、退休金,醫療保險制度什麼的,故意把規則弄得很難懂。
你們這種懶得去思考的人只能一輩子被騙,一直付著昂貴的費用。

不想被騙的話,就給我好好唸書!去東大。
你!如果不滿意這個社會,就自己訂規則自己過!不想被騙下去,就從現在開始好好唸書。
知道一個人要怎麼變強大嗎?首先要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漫畫《東大特訓班》

東大出身的教授柄谷行人,讓讀者認識到所處社會隱藏的邏輯。生活為何無聊,RPG遊戲為何有挑戰性,因為後者環境、世界觀、角色屬性、任務都設定得很清楚。換句話說,生活無聊是因為被無知、謊言所蒙蔽,以為自己自由,卻不明白設定隱藏的限制,習慣失能導致的無力感。

資本主義發達的今天,各國政府只是替企業財閥跑腿的囉嘍而已,人民是囉嘍的囉嘍,用顯微鏡才看得見,「一塊泥土裡的四萬萬個寄生蟲」。你和我,連屁都不是。如何從國家手中奪回權力?柄谷行人期待城市疏離、落單勢孤的人們重新結為共同體,人民抵抗國家的最後防線。而歷史經驗中,共同體實是殘酷叢林,黨同伐異,要入夥新人屈服換取保護,加入霸凌來鞏固認同、團結。個人不是順民、愚民,就是叛徒、流亡者。如果定位為管理問題,制度設計設法民主平等,而群眾毫無組織、在所有地方相撞,互相抵銷而一事無成,被分配到這微小得一文不值的現成權力,只會志氣消沉,拒絕參與,寧願無知,以逃避損失。如何保持成員的活性?答案是責任和自由。

《倫理21》是實作,始於探討責任分配的力學:現在責任是怎麼分化我們的?怎樣的責任能建立個人與組織權力對稱的共同體?

●向「中指男」比中指的部落仇殺

柄谷從問罪家長的文化,說明輿論暴力的高壓恐怖統治,怎樣逼人就範。台灣近有一例,駕駛賭氣擋住救護車去路,耽誤救命,影片反覆熱播後,駕駛的父親叩應辯護,掀起了網路狂歡獵殺。

柄谷把「問罪家長」謬誤,歸為混淆了追究心理學「原因」、或道德「責任」。駕駛父親聲明駕駛有精神病,這個「原因」也被當成推卸「責任」的藉口罪加一等。家長雖向遺屬私下道歉,但媒體續訪精神科醫師,單從影片行車穩定,就斷定不符症狀,報導揭穿詐病(精神病理學家木村敏則多次堅持「未和犯人見過面」、拒絕受訪評論當紅罪犯,「不是看一眼就能瞭解其病情,需要和病人長期、定期的會面。就算只是判斷病名,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新聞熱潮結束於駕駛向社會(共同體)道歉。

若不探求「原因」,就不知「責任」所在。因為有行動自由,才能對行動結果負責,無知的人即使犯罪也不明白何罪之有,像《為愛朗讀》的獄卒不知道奉命行事錯在哪裡,即使害死大批猶太人也理所當然。懲罰獄卒就像逼駕駛道歉,看起來像負起責任,正義得償;其實道歉只是求饒,向群眾暴力屈服求生。以暴制暴,只是大吃小而已。

●正義無法代勞

校園霸凌案也是,犯事學生寫給校長的道歉信,是同情學校(共同體)飽受壓力,道歉添了麻煩。身為物理「原因」而不及「責任」,她們無法認識被欺負學生的痛苦,只認識到學校被記者圍堵的痛苦,結果她們成為輿論暴力的受害者,而非人際小圈子的加害者。欺負同學,就她們認識而言是懲罰犯錯的人,是正義,這是小圈子的共同體法則。如果有錯,就是懲罰過當;但輿論的懲罰當然過當,這種情形下,她們能照社會期待,認識到自己過當是欺負,而輿論的過當是正義嗎?

犯人越不知悔過,網民越恨不能欲其死,越加大力度施壓。但「後悔」是對自己產生全新認識。犯人、網民,只認識到自己無助,而負責必須認識到自己有能。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這種罪若僅是共同體施加於個人(A),而不是個人主動認識承擔(B),其實和隨機的社會不公(例如:你家房子剛好在公路預定地上,必須立刻拆遷)是等值的,個人只知倒楣,這是在放大無辜受罪,取代內省認識到自己有罪。共同體群眾越是喳呼,不但無助於負責,有時只是妨礙。認罪是孤獨苦惱而主動的長途,柄谷澄清日共轉向、日德戰爭責任等責任問題,也都因美蘇等外來干擾、上述以A代B的詭辯操作而混淆,扭曲了後來的發展。

社會的極權只是不像政治極權形象那麼差罷了,社會控制正是政治控制的白手套,現在網民扮演社會問題的直昇機父母、輿論公審,經常是警察國家的手段在借屍還魂。過去的思想迫害,以家屬為人質,比傷害犯人,對犯人打擊更大。以前管區會不時露面警告周遭、孤立異議者;現在網路曝光隱私還是連坐,動員犯人周遭熟人參加行刑。犯事問責於父母,是父母有監視子女忠誠的任務;連家長都不敢維護孩子,就是極權。

●為何找人作保竟然不會被打

在台灣,求職上任、銀行貸款,都得先找保人。交易雙方把風險外部化,兩邊誰也不倒楣,找不知兩邊何時要翻臉的第三者當墊背。制度竊取了當事人獨有的責任,勸誘你別為自己負責,強迫別人被你賴上,許多保人不堪代償而自殺。為何台灣還會用清朝的保人制度來分配責任呢?因為倒債者知道要逃,但保人不知道,所以債主向保人討債比較容易拿到錢,這是確保企業、銀行因某人受損時、能合法搶劫別人來彌補。這法律是誰定的,不言而喻。

有錢老闆拿出就職契約說「若想拿到薪水,你就要蓋章同意,你出包的時候我要狠狠搶劫你」,你當然不簽,笨蛋才簽。但契約改成「你出包的時候,我要狠狠搶劫他」,意外順利地大家就簽了,可喜可賀。

在這場「賭這三個杯子哪個底下有硬幣」快速挪移偷換的杯子魔術裡,責任就是硬幣,保人就是他者。他者讓你我保持無知,解除責任,以為占便宜,結果傻傻被騙。如果讀了柄谷行人,先別說不會得這種邪降,至少終於可以看得出你我是中了邪降。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