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7/11/22-12/13 溫碧謙醫師∼【MBC養生氣功|基礎班】四週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當下,繁花盛開》

《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穿透憂鬱的內觀力量》

《好父母是後天學來的:王浩威醫師的親子門診》

《正念父母心,享受每天的幸福》

Everyday Blessings: the inner work of mindful parenting
 
作者:麥菈和喬•卡巴金 Myla and Jon Ka
譯者:雷叔雲
書系:Holistic 083
定價:380 元
頁數:352 頁
出版日期:2013 年 05 月 07 日
ISBN:9789866112713
 
特別推薦:王浩威、石世明、李燕蕙、李偉文、胡因夢、夏瑞紅、許文耀、彭榮邦、楊俐容、楊蓓
 
自主權

尊重孩子的自主權
就是接受不同階段和不同性格的現實

父母必須尊重孩子,有什麼意義?走自己的路到底是什麼意思?真正的道路是什麼?成人和孩子怎樣體驗自主權?有著天差地別性格的孩子,在不同年齡和人生階段又會如何體驗自主權?

尊重孩子的自主權就是接受不同階段和不同性格的現實,也意味小寶寶送出訊息,有人回應了,因為我們是小寶寶跟世界主要的交流介面。如果小寶寶哭了,我們把她抱起來,我們出現在她跟前,我們聽見她了,我們想給她舒適和幸福感,這樣一來,我們尊重了她想要世界回應她的權力。我們應該給予她那種尊重,並且告訴她世界是會回應的,世界有她的一席之地,她有所歸屬。不管我們在任何一刻想不想這麼做,都要刻意地練習。

給予孩子自主權可以是一棟對孩子很安全的屋子,這樣學步兒可以安全地自由自在探索四周的環境;而即使在相當安全的環境中,還是要經常注意學步兒,這也是給她自主權,是一種尊重、一種宣告,表示孩子理應得到一臂之遙內的警覺注意。家有學步兒的父母,都已培養出第六感,知道什麼時候玻璃杯太靠近桌緣,就算是正在跟另外一個人說話,也會在孩子抓到杯子以前把它移開。

另一方面,要是孩子探索時,我們一直用恐嚇,像是「別這樣,你會受傷的!」就會破壞孩子的信心,也把我們的恐懼灌輸給她。換個方式,安靜地幫助孩子或帶她走開,同時讓她繼續探險去,切記不要把恐懼注入她大膽的探索當中。

青少年會選擇如何表現自己或直率表達意見,給予他們自主權就是願意穿透他們的表相,因為他們那種內在權力的表達,常常會嚇到年長的人,讓人產生排斥,以致無法看到潛藏的良善。我們聆聽,努力了解並欣賞他們的觀點、洞察力、技術和力量,給他們自主權,也努力跟上這個時代加諸在青少年身上的巨大力量,意思是我們知道什麼時候保持緘默,不管他們,知道什麼時候伸出援手,用或不用言語,尊重他們日漸增加的自主權。有時則是慈愛而堅定地明確設限,並嚴格堅持。

我們的真實本質並不是一直都很明顯。每時每刻的覺知,能使我們清楚看穿表相的面紗,為孩子好而採取行動。我們不可能單靠一個樂觀的行動,就完全開展出自己的自主權,也不能把自主權完全交給另一個人,不管那個行動或時刻多重要。兩者都要用開放、洞察的心,持續不斷、熱情地擁抱當下。

我們常質疑自己的自主權,或覺得自己和孩子的自主權互相衝突,每一天都感覺到各式各樣的挑戰,換句話說,做父母有時的確很耗損,一直是份艱苦的工作,跟正念一樣。但如前所述,這是一種訓練、一個持續的召喚,要我們記得置身當下,看到並接納孩子的真實面目,同時把我們最好的一部分與他們同在,與他們分享。

請記住,不能全靠思考來解決所有問題,因為生命裡還有其他同樣重要的智慧在運作,父母需要嫻熟這種智慧,才能幫助孩子也展現出這種智慧。其中一個就是同理心。

如果每一刻都是成長的機會,是誠實對待自己的機會,都是看我們如何看待、保有這一刻,而引導我們走向無數下一刻的分支點,那麼,此刻給予孩子自主權,在彼時、彼處,孩子的真實本質就會浮現出來,被看到,被默默地禮讚。這樣一來,成長中孩子就會有自我接納、自尊、自信,並信任自己真實本質,一切逐漸生根、發育、成熟。

以下是一個絕佳範例,我們看到一位父親如何把自主權送給孩子當禮物。

「爹地一定會很生氣。」我媽媽說。那是一九三八年,在貓溪山(Catskill Mountains)的民宿。燠熱的星期五下午,三個九歲的城市男生把在鄉下該做的事都做光了,抓了青蛙,採了藍莓,在夠冷的水中發抖,我們在這個無聊下午需要的,就是一些行動。

阿弟、伊力跟我躲在涼爽的「賭場」裡,想著還有什麼可玩的,這是住宿的客人每晚玩賓果遊戲和偶而碰上巡迴魔術表演的小屋子。

漸漸,有個靈感跑了出來:賭場太新了,木框和石膏板太漂亮了,我們要弄一點看不出來的破壞,留下無名的記號,永遠!當然,想都沒想會有什麼後果。

我們一開始拿了個長木凳,像個攻城槌,重重地撞牆,撞出一個很棒的洞,但好小,於是我們再撞一遍,又一遍……。後來我們重重喘著氣,流著英雄的汗,檢查首次痛痛快快的破壞,過程很爽,我們簡直鬼迷心竅了,結果石膏板一塊完整的也不剩了。

還來不及有一絲後悔,房東比歐羅斯先生出現在門口,怒氣沖天:等晚上男士們從城裡回來,他-要-告-訴-我-們-的-爸-爸!

接著他告訴了我們的媽媽。我媽媽覺得我太離譜了,她要交給爸爸去懲罰,「還有,」她說:「爸爸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的。」

六點鐘,比歐羅斯先生等在車道上,冷酷地等爸爸們現身,在他身後,前面門廊擠滿了義憤填膺的人,像票都賣光的露天看台,他們看過玩賓果遊戲的皇宮,知道整個夏天都得忍受那種殘破局面,他們也要討回公道。

阿弟、伊力和我各自發現門廊上有不顯眼的地方可站,小心和其他兩人保持距離。

阿弟的爸爸先回來,比歐羅斯先生告訴他,又給他看破壞的現場。他很小心把皮帶取下,很熟練地惡毒抽打哭叫的阿弟。以前很友善、現在很醜惡的人們頻頻讚許。

伊力的爸爸第二個回來。他氣瘋了,把兒子推倒,當頭打了一記。當伊力躺在草地上哭,他又朝他腿上、臀部、背部踢。伊力想爬起來,他繼續踢他。

我想知道我爸爸會怎麼做?這輩子他還沒打過我。我看過一些同學的瘀傷,甚至晚上聽到某座房子傳出尖叫,但都是那種小孩、那種家庭。為什麼有瘀傷,又是怎麼弄的,對我都是灰暗的抽象觀念;現在可不是了。

我看了看媽媽,她很生氣,早先她很清楚告訴我,我犯下一種特別的罪,這是不是表示我死定了?

是我爸爸開著雪佛萊回來了。他停下時剛好看到伊力的爸爸拖著他走上門廊的階梯,進入房子。他走出車子,我害怕得都發昏了,比歐羅斯先生開始講話,爸爸聽著,襯衫都汗濕了,一塊潮濕的手帕拖在脖子上,他一直不太適應潮濕的氣候。我望著他隨比歐羅斯先生進了賭場,我堅強而剛正、又熱又困惑的爸爸,到底會怎麼想這整件事?

他們出來的時候,我爸爸看了我媽一眼,用嘴形無聲說:「哈囉。」然後他眼睛找到我,瞪了我好一會兒,沒有表情。我想讀出他眼晴要說什麼,但他轉開去看那群人了,一張張想看熱鬧的面孔。

然後,他居然上車,開走了!沒人想得到他跑到哪裡去了,媽媽也不知道。

一小時後,他回來了,車頂綁著一疊大塊的石膏板。他下車,手裡拿著一個紙袋,一個槌子伸出頭,他一句話也不說,把石膏板卸下,一塊一塊搬到賭場裡去。

他那一晚沒有出來過。

媽媽和我吃晚餐都沒說話,後來整個星期五晚上,甚至我上床後好久還都聽到,每個人都聽到,槌子持續砰砰砰砰的聲音,我想像爸爸流著汗,沒吃晚餐,沒陪媽媽,越來越氣我。明天會不會是我的最後一天呀?我到半夜三點才睡著。

第二天早上,爸爸沒提起一句昨天晚上的事,也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憤怒或責怪。這一天沒什麼特別,嗯,其實是過了個平常但甜蜜的週末。

他氣我嗎?我敢說一定氣,他那一代的人責罰子女就像上帝賦予的權力,但他知道「揍小孩」就是打人,打人就是犯罪。他也知道,孩子挨打了,總是只記得疼痛而忘了原因。

多年以後,我也意識到,他想不出他怎麼可能侮辱我;也無法像其他父親,演出一場報復給人看的好戲。

但是我父親也表明了立場,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八月下午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可惡。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也是我知道我能多信任他的一天。

︱梅爾.拉薩若斯(Mell Lazarus),《母媽》(Moma)和《桃子小姐》(Miss Peach)漫畫家、小說家。摘自紐約時報週日版,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