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敲醒生命自癒力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榮格學派的歷史》

《轉化之旅:自性的追尋》

《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

《榮格人格類型》

《共時性:自然與心靈合一的宇宙》

《中年之旅:自性的轉機》

In Midlife: A Jungian Perspective
 
作者:莫瑞.史丹(Murray Stein)
譯者:魏宏晉
書系:PsychoAlchemy 005
定價:480 元
頁數:232 頁
出版日期:2013 年 10 月 21 日
ISBN:9789866112614
 
 
譯序 夢裡神話知多少
書序作者:魏宏晉

夢跟神話是榮格學派研究最重要的素材,它們透過變形的意象,重組(或者還原)個人(或者集體)無意識的訊息。

夢與神話其實是同一回事,以榮格理論解釋,人類學所論及的「大夢」(big dreams)是展現人類原型的集體無意識,「小夢」(little dreams)則表現個人無意識。神話學家坎伯(Joseph Campbell)也說,「夢是個人的神話,神話則為集體之夢」。透過神話和夢境解讀人類心靈,不僅合理,也合於自然法則與心理情感。

西方文化源於古希臘羅馬,西方人對奧林帕斯眾神的愛恨,與人類世界情仇的糾結,再熟悉不過。西方榮格學者對西方神話信手拈來,自然無須猶豫。此外,西方神話得到文學滋養,完備了背景,眾神以及神族與人類間的關係糾纏,故事環環相扣,正是個人與集體無意識糾結的鏡映反射。

然而,文化環境不同,東方讀者面對西方神話的浩瀚龐雜,常不知如何著手,甚而氣餒放棄。事實上這是沒掌握要領的緣故!西方神話龐雜細膩,依其形式結構逐步擴展,用大視野閱讀,當以縱觀《紅樓》、《三國》,而不是品味《聊齋》或者《太平廣記》的方式,才容易上手。就環環緊扣的故事演義捻出線頭,依脈絡順藤摸瓜,便可窺得全貌。而最佳線頭就是本書大量引用與申論的《伊里亞德》與《奧德賽》,它們是西洋神話大全,道盡人間天上無限滄桑。

一般認為,《伊里亞德》與《奧德賽》出自西元前九世紀左右的希臘詩人荷馬之筆。文學史上有所謂「荷馬問題」(Homeric Question),追究荷馬身世以及作品成書之謎。然千年倏忽,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榮格學派偏愛神話不是偶然,佛洛伊德「科學地」確認了夢在人類心靈上的地位,榮格則大膽跨進浩瀚心靈的集體無意識之海,那神祕、無窮、破除常規以及觸及終極奧祕的迷離幻境,被人類用意識可理解的神話形式表現,是夢境的一種文學敘述手法。

因此,以觸及心靈的意義而言,我們並不在意荷馬問題所探究的「正確性」(exactness),在意的是神話的「真實性」(truthness)。兩部史詩現今流行內容或已遭變形,樣貌別於神話原初,但並不妨礙它們表達心靈意義的真實性,因為不只我們理解它們,它們也理解我們,數千年來都沒有改變。它們已成如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Karl Popper)所說的客觀知識,知識一旦成形,就脫離物質與精神的世界客觀存在,自有生命,一如其他觀照心靈的萬法實相。

《伊里亞德》以特洛伊戰爭做主軸,英雄爭霸,氣象萬千。戰爭主體是人類,背後操控的是心靈的諸神。人用智慧和虔敬與神互動,求得神助。但人和神都沒有必勝的把握,兩者都無法超越命運,在命運的驅使下,「被迫」合演出感天動地的十年戰爭悲劇。

距今三千四百年前,特洛伊小王子帕里斯趁出使斯巴達的機會,誘拐了國王的愛妻,天下第一美女海倫,引爆特洛伊戰火。國王米勞秀斯(Menelaus)當初與希臘諸王公貴族間有番競爭才娶到海倫,親事底定後,所有競爭者簽下盟約,日後若有覬覦海倫者,希臘人當群起而攻之。海倫被特洛伊人帶走,希臘人有了出征的理由。

表面上開戰理由簡單正當,背後因素卻更深沉。冠冕堂皇的檄文只是心靈衝動的藉口。米勞秀斯有奪妻之恨,被羞辱和憤怒引發殺機;極力促成戰事的阿伽門農是米勞秀斯之弟,統治邁錫尼(Mycenae),有極大政治野心,早想成為希臘共主,號召群雄參戰,順理成章當上聯軍首領。

顯然,特洛伊之戰的近因是人類情愛與權力慾望作祟。但若只因意識的理由就誘發毀滅性戰爭,那麼人類心靈未免過於淺薄。更深層因素,榮格歸結於無意識作用。

原來,海倫被誘不是偶然,美神愛芙羅黛蒂早已答應帕里斯要送他世界上最美的女子。而為何有此承諾?因為帕里斯在裁決奧林帕斯最美女神的爭議中,拒絕了大女神希拉所提出的權力,以及智慧女神雅典娜的智慧,選擇了美神的愛情的結果。神話故事遠因,解釋了人類行為無意識的驅力,諸神是榮格所指的原型,牽引人類心靈,沉浮於無意識之海。

特洛伊故事裡人神關係錯綜複雜,體現意識與無意識交互作用。故事每個環節進一步的無意識遠因和意識近因,也描繪神話文學的神人譜系關係。海倫是宙斯誘惑麗達(Leda)的結晶;英雄阿奇里斯是宙斯權衡權力的後果,將身為女神的其母嫁給凡人後的英雄產物;特洛伊城是爭權落敗的阿波羅和波賽冬被宙斯懲罰所建成的;支持希臘人與特洛伊人兩大諸神陣營,選邊各有私人理由……。把這些特洛伊外傳一個個連結,已可掌握希臘羅馬神話全貌大半。

特洛伊故事在慘烈的木馬屠城後結束,《奧德賽》接著登場,敘述希臘英雄奧德修斯戰後返鄉故事。這是旅行文學始祖,是人類尋找心靈歸鄉之路的典型。十年回鄉之旅,與戰爭時間一樣漫長。經過青壯年轟轟烈烈的事業拚搏,中年奧德修斯現在海上受苦,不只有怪獸與眾神阻撓,還面臨妖魅柔情的誘惑,神話地隱喻了典型的中年危機。奧德修斯面對無意識中恐懼威脅與阿妮瑪媚惑時,需要過人智慧與勇氣加持,才有機會活命回家。這些能力除藉諸神引領,還得有經驗磨練才行。歷經特洛伊大風大浪的奧德修斯不是沒有心靈衝動,只不過與年輕的帕里斯相較,青春少年對阿妮瑪毫無抵抗之力,中年人則掌握到生命更完整的樣態,知所取捨。他與放肆蠻橫的賽西、歌聲淒美絕倫的賽倫、嬌媚誘人的克利普索等周旋,甚至拒絕神似其妻、天真美麗的諾西卡(Nausikaa)小公主,多次遭遇阿妮瑪挑釁均能化險為夷。奧德修斯度過難關,不靠道德、權勢或蠻力,而是自性召喚。儘管他有時姿態難看,也策略性地與賽西同床共寢,也抵不住賽倫歌聲的媚惑,但終究還是要回綺色佳,回到貞潔賢淑的妻子身邊。面對驚濤駭浪,稍有不慎,便葬身海底,個體化任務失敗。我們若能領會那種稍滑即失的驚險,自可理解奧德修斯艱苦歸鄉所代表人在中年的心靈意義。

希臘文學始於《伊里亞德》與《奧德賽》不是簡單斷代或取材的問題,它們與人類心靈實在連結,鮮活了文學的生命,精準表現和處理心靈議題,不分地域,世世代代動人肺腑,文學家生花妙筆當然有所增色,但憑空創作絕難有此感染性與穿透力。

本書作者靈活運用兩部史詩素材,闡述人在中年的心靈狀態,特別強調赫密士所代表的原型。

希臘神話主神十二位,基於不同時期認定,共有十四位列名。簡單說,他們被分成兩群,一半是大神宙斯的手足,一起幫他打敗泰坦族父親,建立了奧林帕斯政權。另一半是宙斯和其妻希拉的子女,但沒一個是共同生育的,不是宙斯外遇的結果,就是希拉報復不忠丈夫而單性生殖產下的。天庭關係如此,結構明顯不穩。朝廷裡,有開國功臣虎視眈眈;家庭中,因情慾不倫而風波不斷。

赫密士是宙斯私生子,出生第一天,就為確認地位而行動。他直接挑戰嫡長子阿波羅,偷了他的神牛,以彰顯自己的存在;而為了禮讚美與神聖,他毫不留情地殺了無辜的烏龜,做成七弦琴,化有限生命為永恆。這些我們認為不可能出自幼童純真心靈的詭詐和殘忍,還在襁褓中的赫密士都做了!為什麼?因為最原始的心靈衝動跟需求出現,只有最純真的個體才即知即行,不被人類後天建制的道德與倫理為難。因此赫密士被尊為盜賊祖師爺,來無影去無蹤,想要就要,不為偷而偷,豈不自在逍遙。

赫密士一貫直來直往,也是最稱職的信使,準確迅速傳達宙斯訊息。他為達目的,手段不加修飾,但策略十足,耐心圓滑。比如,他接下解救宙斯凡間情人伊娥(Io)的任務,有耐心地與看守的百眼巨人周旋,除說故事取得信任,還唱歌催眠。待巨人闔上最後一隻眼睛睡去,赫密士立即抽劍斬頭,完成任務。他善於體察形勢,精準確實,是帶領靈魂穿越生死邊界的不二之選。在曖昧的過渡狀態中清楚地位與方向,不至於迷惘與沉淪。這便是本書要旨之一:人在中年,當追隨赫密士,褪去人格面具,去掉情結,擺脫陰影,依直覺靈活運動。

榮格心理學主張夢與神話透露了宇宙的奧祕,蘊藏了無盡的心靈寶藏,若能加以掌握,有技巧的閱讀,不失為一把通透明晰、洞察奧義的有效金鑰。

 
 
【相關課程】
2015/03/04 魏宏晉、洪素珍老師∼【閱讀榮格:中年轉化之旅】(八週,可單堂報名)
2014/12/07 劉春玉老師∼【解構原型:神話、榮格與戲劇治療】半日工作坊 (@心理聯合年會)
2013/10/23【榮格講座3】女性的個體化歷程──《與狼同奔的女人》深度導讀 (八講)
2013/08/17 洪素珍老師∼【創造我的童話故事】戲劇工作坊
2013/07/28 陳文玲老師∼【面具與陰影】工作坊
2013/06/05 魏宏晉、洪素珍老師【榮格心理學入門2:潛意識裡的心靈能量】(八講)
2013/03/06【踏上英雄之旅:榮格心理學入門】八講,洪素珍、黃璧惠、魏宏晉主講(八講)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