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1/11/23-2022/03/15 黃素菲【敘事治療的精神與實踐】40講堂.系列一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家族再生:逆境中的家庭韌力與療癒》

《我的孩子得了憂鬱症:給父母、師長的實用指南》

《是躁鬱,不是叛逆:青少年躁鬱症完全手冊》

《陪孩子面對霸凌:父母師長的行動指南》

《搶救繭居族:家族治療實務指南》

チわアパベ脱出支援сЯшヤю―家族ザ取ベ組バペ実例シ解説
 
作者:田村毅(Tamura Takeshi)
譯者:林詠純、徐欣怡、曾育勤、黃瓊仙
書系:Selfhelp 026
定價:380 元
頁數:328 頁
出版日期:2015 年 10 月 05 日
ISBN:9789863570387
 
特別推薦:王浩威、吳佑佑、吳就君、 吳熙琄、林麗純、趙文滔、賴佩霞、謝文宜
 
【前言】何謂家族治療?

 ──我的孩子長久以來都窩在家裡,不肯出門。
 不跟他交談的話,可以度過平靜的一天。但如果交談了,只要聊到「以後有何打算?」的話題,他就會變得焦躁不安。
 過去這幾年都沒跟他說過話。我該如何跟他相處才好?──


 我是一名精神科醫生,也非常推薦家族治療,接受過眾多繭居族家庭的諮商案件。

 
 ──孩子的問題困擾我很久了。期間我也嘗試過各種方法,但是都沒有效。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孩子會成為繭居族。為人父母的我,真的不曉得如何做才好。因為無計可施,我放棄了。──


 透過本書,我最想告訴各位的是,家人能做的事情很多,沒有必要放棄。我會傳授各位讓家庭恢復活力,在親子關係中重拾自信的方法。家庭本來就擁有極大的能量,善用這股能量,抱持積極正面的態度與孩子交流,孩子也會變得積極進取,擺脫繭居族生活。


 在在過去三十年裡,我以精神科醫師的身分,接觸了許多繭居族及其家人。一開始還沒有「繭居族」這個名稱,由於患者多是十幾歲的孩子,常用的名稱為拒學、輟學、社交恐懼症等。當時,繭居族並沒有被列為精神醫療對象。繭居族與舊有的精神疾病概念,有著顯著的差異。我所隸屬的大學研究團隊搶先一步發現這個問題,歷經一再的嘗試及錯誤,走到了今天。


 日本國內的年輕繭居族,約有七十萬人至一百萬人。回顧過去三十年,繭居族特徵也不斷地改變。以前是以十幾歲的國中生、高中生為主,最近的繭居族年齡層有高齡化趨勢,從二十幾歲至三十幾歲的都有,其中也有不少四十幾歲的人。以前的繭居族,多是將脾氣發洩在家人身上,對家人施以暴力,現在也有這樣的年輕人,但數量減少了;而將脾氣發洩在自己身上,做出割腕、大量服藥等自傷行為或自殺的年輕人變多了。以前幾乎都是母親來接受諮商輔導,最近前來諮商的父親也為數不少。
 雖然產生了這些差異,但繭居族的基本特性是今昔皆同的。
 繭居族會整天待在家裡,想起床才起床,想睡就去睡,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看在旁人眼裡,或許會覺得他們的生活自由隨性,但其實,他們的內心一點都不自由。他們失去了與人交往的自信,對於看不見的未來充滿不安,而且相當苦惱。
 家人的狀態也一樣。周遭的人會指責,是雙親的教育方式或是與孩子的相處方式不當,才會導致這樣的局面,雙親也會自責或是彼此責怪。其實雙親是很傷心的,他們完全不知所措,也不曉得該如何與孩子相處。
 結果,雙親喪失了與孩子相處的自信,孩子失去了與社會交流的自信,演變為雙重的自信心喪失。要怎麼做才能擺脫這樣的惡性循環?家人和孩子該如何恢復活力?為了找到答案,我在倫敦學了三年的家族治療。


 世界各地都有繭居族的存在。不過,沒有一個國家像當今的日本一樣,繭居族人數如此眾多,已成為重大的社會問題。在韓國,繭居族也是年輕族群的社會問題,但人數不如日本這麼多。
 社會風氣也是造成繭居族的因素之一。相較於歐美社會的個人主義,日本是個團體意識強烈的社會。無論在學校裡或出了社會,都得學會解讀氛圍、看對方的眼色行事,以求得自己的容身之處。日本人不喜歡只有自己與眾不同,由於特立獨行會惹人厭,必須懂得如何與周遭的氣氛融為一體。尤其是中上階層的家庭更重視教養,希望讓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這些想法,都會形成青春期的壓力,讓孩子心神不寧。
 此外,日本也是親子羈絆相當深切的社會。在這一點上,日本的家庭美德可以說是其他國家所無法比擬的,但如果走錯一步,就會導致親子之間的依存感太強烈。為了掩蓋孩子的問題,雙親會立刻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使得孩子永遠都不懂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便孩子長大成人,雙親依然繼續照顧孩子,導致孩子繭居生活的長期化。相較於國外的家庭,日本的家庭通常具備了這樣的特徵。
 我從英國歸國後,在大學任教,也繼續鑽研青春期精神科的臨床經驗及研究。我也成了擁有三個孩子的父親。現在我的孩子們將迎接青春期,跟孩子相處的喜悅與難處,我完全能體會。守護孩子成長的父母心情,正是我的心情寫照。
 三年前,我從執教十九年的大學教授生涯退休,目前在東京經營私人診所,專門治療繭居族。年輕時,因為渴望擁有大學教授的社會地位,才會至大學任教。大學教育是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但是我發現,能夠與人心深入接觸的心理治療工作,才得以讓我的特質及能力發揮至最高境界。於是我決定提早十年退休,從事最想做的工作。
 日本的精神科醫療領域存在著許多問題。因為仔細聆聽患者心聲的診療時間不足,並不是採取交談治療(諮商)為主,而是以藥物治療為主。我在年輕時期也曾有過這樣的精神科醫療經驗,如今到了這個年紀,不想再這麼做。為了有充足的時間傾聽患者心聲,我毅然決然採取沒有健保的自費門診方式,誠心地面對每位患者,深入詢問與患者家庭有關的事。最近在都會區,自費門診的精神科診所數量有在增加,但與美國相比,還落後很多。在日本,諮商治療的文化尚未深化。
 說得更明白一些,就是精神科藥物無法治療繭居族症狀。繭居族支援輔導對於醫療的貢獻,便是能發現會與繭居族的特徵混淆,而可能遭到隱蔽的思覺失調症或發展障礙等疾病,並且清楚地加以區分。可是,對於不屬於上述障礙或疾病的繭居族,既有的精神科藥物完全無效。反之,綜合了心理諮商、就職及就學等的社會支援、以及家庭支援的治療方法,才是真正的重點。


 在過去十年中,社會對於繭居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許多機構也展開了繭居族的支援業務。關於這個部分,我會於Part4詳細介紹,包括學校輔導、教育諮商等教育機構、醫院等醫療機構、保健所或精神保健福利中心等行政機關、NPO法人等民間機構等,若能善用這些支援資源,繭居族一定能夠重生。
 不過,如果已尋求上述支援,卻仍然解決不了問題的個案,就會來到我的諮商室。因為繭居族本人拒絕與人來往,甚至也會拒絕接受支援,家人也可能不願意面對孩子的問題,因為覺得可恥而不想讓外面的人知道;基於這些想法,會讓繭居族本人及其家人,不願意到支援機構尋求協助。


 透過本書,我會介紹家族治療的思考模式。在內文中,將「家族治療」及「家庭諮商」視為意思相同的名詞用語。
 家族治療是一種新的心理治療(諮商)技巧,自一九七○年代開始,以美國為中心開始流傳,但在日本尚未十分普及。在一般諮商中,諮商師面對的是一位個案,在家族治療中,則需要同時面對多位個案,這對諮商師而言屬於高難度技巧。而且對個案的家人而言,也會覺得家族治療的門檻比較高。「家族治療」給人的印象不是很好,明明是繭居族自己的個人問題,為何家人也得接受治療?難道是因為家庭有問題,所以需要治療家庭缺陷嗎?「家族治療」四個字容易讓人有這樣的誤解。
 其實,意義正好相反。家族治療並不是要追究家人的責任,也不是為了治好家庭的問題。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完美家庭。每個家庭都存在著各種大小不一的問題,然後配合人情事理、為了彌補缺失而生活著。家庭當然都會有問題,家族治療的目的並不是要去掉問題。家庭除了帶有存在著各種問題的負面印象,同時也擁有克服難題的能力。這就是所謂的家庭恢復力(Resilience)。家族治療的焦點不在於家庭的負面印象,而是要強化家庭所潛藏的正面恢復力,並協助家人憑自己的力量克服問題。
 家庭療法的支援焦點不以個人為主,而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主。如果從認知行為治療、精神分析治療、個人中心治療等的既有諮商理論出發,其支援焦點當然是繭居族本人,治療者會從當事人是否潛藏了精神性疾病、思考程序是否偏頗、是否為過往的心理創傷所困、自信心及自立心是否培養完善等觀點來視察,純粹是以支援當事人為主。家族治療不會像這樣探索個人的內心世界,而是將焦點鎖定於關係,也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方式。
 人,無法離群索居。不論是喜是悲,都是人際關係的產物。繭居族就是處於喪失了與人交往的那股活力的狀態,他的家人也失去了與他和睦相處的活力。當家人能與當事人和睦相處,當事人就能重拾與社會眾人交際的活力。
 親子關係尤其被視為重點。繭居族的發生,就是在從孩童成長為大人的青春期時,在孩提時代依賴家庭的心理狀態,沒有順利轉換為自立自信的成人心理狀態,才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家庭是有生命的個體,是由每位家族成員適時往來,所形成的一個有機體。結婚後會有新成員誕生,然後父母予以養育,當孩子從嬰幼兒期朝著學齡期、青春期、青年期逐步成長而自立,也就是一個家庭的成長歷程。如果家庭這個複雜結構的某個環節「僵住」了,無法順利運作,所有的家族成員都會遭受波及。家族治療的作法就是協助找出隱藏的「僵硬點」,然後予以搓揉變軟,讓家庭功能再度順利地運作。
 人的一生中會有好幾種家庭經驗。孩提時代與雙親及手足一起生活的家庭(原生家庭)、結婚後扮演父母角色的家庭。也有人離婚後再婚,有人沒有結婚,也有不生育孩子的頂客族夫妻,現在的家庭類型相當多樣化。哪個好、哪個壞,並不是問題所在。總而言之,對每個人的人生而言,家庭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這件事亙古不變。
 美國的家族治療專家肯.哈迪(Ken Hardy)留下了這麼一句名言:「家是幸福的園地。」(Home is an incubator for hope)。對我們而言,家就是幸福的泉源。家賦予了我們生存的喜悅以及生存的意義。可是,不是只有這樣而已。家同時也是不幸的來源。擁有無法解決問題的家庭會相當苦惱,進而失去希望。「希望」乃是對於將來感到肯定的預期心理。任何人都無法確實預測將來會如何,但總期待著在未來會有好事發生,這樣的期待,賜給我們繼續活下去的意願。一旦失去這樣的意願,就等於處於絕望的狀態。無法預測未來會有好事發生,就會喪失活下去的意願,心也會走向死亡。
 繭居族的家庭看不到孩子的未來,因而喪失了希望。若追根究底,其中仍存在著極為深厚的家庭之愛。所有的家庭在夫妻剛結婚時,以及後來孩子出生時,都抱持著極大的幸福感及希望,可是,為何最後會失去這份喜悅的感覺呢?因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孩子幸福,父母就會感到幸福;而當這些期待無法達成時,就會讓人陷入極大的苦惱中。如果一開始沒有期待,也不會有煩惱。
 沒有家庭之愛,就不用為家人煩惱。其實這就是隱藏在最深處、可以解決問題的那條線索。我們要誠心面對為家人好,而深陷苦惱的父母心情。這項工作會伴隨著莫大的痛苦,一個人去完成當然會筋疲力盡而累倒,家族治療就是大家一起執行這份工作,並且小心翼翼地解開繩索。
 在希臘神話裡,潘朵拉盒子是絕對不能打開的珠寶盒。一旦打開這個珠寶盒,疾病、竊盜、嫉妒、憎恨等所有的惡都會跑出來。然而,當所有不好的東西都跑出來以後,藏在最底下的「希望」就會出現。
 一旦長期看不見希望,想要把它從最底層取出並不容易。唯有面對家人、面對自己,才能徹底回顧過去發生的點點滴滴。因此,絕對需要勇氣及信任。
 家族治療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讓家人與諮商師之間建立起深厚的信賴關係。與人相處會有負擔,但同時也存在著喜悅。在諮商過程中,慢慢打開家庭這個盒子,將塞在盒子裡的不安及煩惱全部趕出去,引導出藏在最裡面的希望。當家人再度發現彼此聯繫交流的那份喜悅時,就能夠與孩子和睦相處。然後,孩子也能再次找到與人交往的喜悅。


 那麼,說明本書的閱讀方法。
 本書以回答繭居族家庭問題的形式,讓大家認識繭居族,並說明孩子與雙親的相處方式。有的地方會改變底色,插入專欄單元,在問題的部分,會有簡潔的要點解說。我也盡量使用比喻的方式,讓大家更容易理解。
 在序章,將以繭居族「太郎同學」的五次家庭諮商為例,讓大家了解家庭諮商是如何開始、會經歷哪些情況、以及如何解決問題,讓大家抓住其中的要點。
 Part1針對孩子心靈成長的狀況予以概要說明,讓大家瞭解繭居族的成因。孩子在兒童時期的心理有什麼樣的特徵?到了青春期,孩子的心理會如何轉換為成人心理?並說明如果心理狀態無法順利轉換,會讓孩子成為繭居族的原因。
 Part2將從「家庭僵硬點」(心結)的觀點來說明家庭會失去活力的原因。雖然每位家族成員都沒有錯,可是一旦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影響所及將波及整個家庭。在此單元會說明情況。
 Part3會具體說明讓家庭恢復活力的方法。讓大家瞭解家庭的力量是什麼,以及家庭力量明明非常強大,卻消失不見的原因。
 Part4將概要說明繭居族的支援管道。現在的社會準備了哪些援助資源,有何特色,以及妥善利用的竅門為何。尤其會針對家庭諮商的思考模式及具體作法加以說明。還會提及近年來繭居族年齡層高齡化的現象。
 Part5的焦點在於父親的力量。父親握有解決繭居問題的關鍵之鑰。青春期是母親世界轉換為父親世界的時期,但日本家庭從來不懂如何善用父親所擁有的這份力量。這是我深入研究的中心主題,我是一名父親,也為人夫、為人子,我依循著這些經驗,探尋該如何活化父親力量的方法。
 不管從哪個部分開始閱讀本書,都能馬上進入情況。想瞭解具體對策的人,請從Part4開始閱讀。想從根本瞭解繭居族的人,建議從Part1開始依序閱讀。
 此外,關於本書中列舉的所有問題及範例,乃是將我常碰到的臨床案例加以組合,再重新撰寫,所以在此聲明,並沒有觸及到特定對象的隱私。

 
 

【活動紀實】繭居族,不是家人的錯:日本、台灣的現況與挑戰——從《搶救繭居族:家族治療實務指南》談起時間|10.7(三)19:30-21:00地點|金石堂城中店主講|田村毅(本書作者,日本知名精神科醫師)與談|吳佑佑(宇寧身心診所...

Posted by 心靈工坊文化 on 2015年10月8日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