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17/10/11-12/02 王曙芳老師∼【心律轉化法102線上課程:四種元素能量】❤iamHeart中文教學獨家授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身體的情緒地圖》

《超越身體的療癒》

《心律轉化法》

《精微體:人體能量解剖全書》

《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療癒力量(修訂版)》

The Healing Power of Illness: the meaning of symptoms and how to interpret them
 
作者:托瓦爾特.德特雷福仁(Thorwald Dethlefsen)、呂迪格.達爾可(Rudiger Dahlke)
譯者:易之新
書系:Holistic 116
定價:400 元
頁數:376 頁
出版日期:2017 年 07 月 14 日
ISBN:9789863570950
 
 
第十五章 腎臟

在人體中,腎臟代表伴侶關係的範疇,腎臟的疼痛和疾病總是出現在我們與伴侶發生衝突的時候。這裡所謂「伴侶關係」並不是指性伴侶,而是我們與同伴相處的基本方式。我們和其他人相處的方式,可以從伴侶關係中看得最清楚,也適用於我們與任何人的接觸。要更了解腎臟和和伴侶關係之間的關聯,需要先看一看所有關係的心理背景。

意識的對立性使我們無法察覺完整的自己,而只認同自己本質的一個特殊部分,這個部分稱之為「我」,失落的部分就是陰影,根據定義,陰影就是我們無法察覺的部分。人的道路是走向更大覺察的道路,我們一直被迫去意識到原本未覺察的陰影,並將之整合到「我」的認同中,這個學習過程必須在我們達到完全意識時才會結束,那時我們就是「完整」的。這種合一包含了所有對立性,是不可分割的,當然也包括了男性特質和女性特質。

完美的人是兩性合一的,換句話說,就是把他或她的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揉合到心理的合一中(所謂煉金術的結合),但這不是指身體上的雌雄同體,兩性合一當然只適用於心理層面,身體還是保有自己的性別,但意識並不認同這個性別(好像嬰兒有身體的性別,但並不認為自己是某個性別一樣)。兩性合一的外在表現好比神父、僧侶的獨身生活。所謂「成為一個男人」就是認同自己在心靈的男性面,結果使女性面自動落入陰影中;同樣的,「成為一個女人」表示認同自己的女性心理面,結果使男性面放逐到陰影裡。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察覺自己的陰影,可是這只能透過投射的手段才能達到,雖然我們內在一直都擁有,卻必須在外界尋找自己所缺乏的部分。

乍聽起來好像是很矛盾的說法,可能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很少有人了解,可是所有知識都需要區分主體和客體。例如,眼睛可以看,卻看不到眼睛本身,只能透個鏡子的投射才能看到。這是我們能認識自己的唯一方法:身為人類,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男人必須把自己心靈的女性面(榮格稱之為「阿尼瑪」,anima)投射到具體的女人,才能察覺到這部分,女人也是如此才能察覺自己的男性面。我們可以把陰影想像成由好幾層所組成,非常深的層次會引發我們的恐懼,所以我們會感到非常害怕;其他比較接近表面的層次,則等著接受處理以進入意識,如果我遇到某個人表現出我陰影中最外層的部分,我就會愛上那個人,可是「那個人」不僅只是存在「外界」的真人,也是代表我陰影相應部分的「內裡的人」,因為兩者是完全相同的。

與伴侶相遇就是與自己內在心靈未知的部分相遇。一旦我們完全了解這個機轉是透過別人來反映我們陰影的不同部分時,就能以全新的眼光來看關係的問題。我們與伴侶的所有困難其實都是自己的困難。

我們與潛意識的關係始終是矛盾的,潛意識刺激我們,而我們都怕潛意識。我們與伴侶的關係通常也是如此矛盾。我們愛他們,又恨他們;我們下決心要完全擁有他們,卻又想逃避他們;我們覺得他們又好又令人害怕。在組成伴侶關係的所有活動和摩擦中,我們所處理的都是自己的陰影,這就是為什麼相反類型的人常常在一起的原因,大家都知道特質相反的人會互相吸引,但仍然會驚訝地說:「這兩個人這麼不相配,為什麼還會在一起呢?」事實上,差異越大,兩人就越相配,因為彼此都讓對方活出自己的陰影,而不用自己活出陰影。在兩個非常類似的人之間的伴侶關係當然比較不用冒險,也比較舒服,但總的說來,比較無益於彼此的發展,因為在對方身上反映出來的都是自己已經意識到的部分,雙方會覺得對方「很棒」,然後把共同的陰影投射到周遭的世界,一起盡其所能逃避周圍的人。只有關係中的摩擦才是有益的,因為只有處理投射到對方的自身陰影,才能使我們更靠近自己。說到這裡,就可以清楚知道這種處理的目標就是我們自己的完整。

伴侶關係和腎臟關係

伴侶關係只有在雙方都不再需要對方時,才算達到目標,只有在這種情形下,「永恆之愛」的諾言才可能真的實現。愛是意識的活動,意味著從完全合一的觀點,向愛的對象開放自己的界限。但只有在我們把伴侶所代表的每一件事都吸收到自己的靈魂時,才有可能發生,換個方式來說,就是不再有所投射,讓自己與對方重新合一,這時對方就不用再扮演投射面的角色,所以愛能成為永恆(也就是不受時間限制),因為我們的靈魂已經了解愛是什麼。對那些堅持把陰影投射到物質世界的人來說,這種想法很嚇人,因為他們把愛連結到形式的表現,而不是心理的內容,這種態度會使塵世的短暫性成為一種威脅,於是期望在超越的世界能再度遇到「摯愛的人」,但忽略了「超越的世界」其實一直都存在這裡,超越的世界只是超越形式世界的範疇,每一種可見之事都只是個隱喻:談到人時,為什麼就會有差別呢?

生命的目的是使可見世界成為多餘的,這一點也適用於伴侶。只有在兩個人以不同的方式來「利用」伴侶關係時,才會出現問題。一個人處理自己的投射而重新吸收回來,而另一人卻執著於投射的世界,最後會導致一方獨立於另一方,可是另一方卻覺得心碎。相反的,如果雙方都執著於自己的投射,就會愛到「至死方休」,可是在失去另一半時,就會留下巨大的哀傷。只有了解唯一不會失去的就是對自己的認識,這樣的人才會快樂。愛的目的就是合一,當愛被導向外在對象時,就失去了愛的目標。

我們必須清楚了解伴侶關係的內在結構,才能探討伴侶關係和腎臟的關係。在身體中有些器官是單一的(比如胃、肝臟、胰臟和脾臟),而有些器官是成對的(如肺臟、睪丸、卵巢和腎臟)。想一想成對的器官,就會發現它們都與接觸和伴侶關係的主題有某些關聯,肺臟代表日常的接觸和溝通,睪丸和卵巢是性器官,代表性欲,而腎臟則對應到伴侶關係、親密的人類關係。再者,這三個範疇也相應於古希臘文對愛的三種描述:philia(友誼)、eros(性愛)和agape(自我逐漸與所有事物合一)。
身體吸收的所有物質最後都會進入血中,腎臟的作用就是核心的過濾設備,所以腎臟要能分辨什麼物質是對身體有益的,可以好好利用,什麼東西是廢物和毒素,需要加以排泄。為了應付這種繁重的任務,腎臟有許多不同的機制可供使用,這些機制涉及複雜的生理過程,在此只簡單地談兩種基本功能。過濾的第一階段是好幾條機械性篩網,可以留存某個大小以上的粒子,篩網的孔剛好可以留住最小的蛋白質分子(白蛋白)。第二階段比較複雜,是根據滲透和對流原理來運作,滲透基本上是根據半透膜兩測液體的壓力和濃度來進行,在這過程中,對流原理使兩種不同濃度的液體反覆經過彼此,使腎臟在必要時能排出高濃度的尿液(例如清晨的尿液),這種滲透平衡的最終目的是留存身體必須的鹽分,使酸鹼度能維持平衡。

一般人大多完全不知道酸鹼平衡對我們有多麼重要。酸鹼度以數值表示時稱為pH值,所有生化反應(例如能量的產生和蛋白質的合成)都只能在極小範圍內的pH值內進行,特別是血液必須恰恰保持在鹼和酸、陰與陽的中間值。同樣的,每一個伴侶關係都是企圖將兩極(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陽與陰、酸與鹼)帶進和諧的平衡。就好像腎臟保證酸與鹼的平衡一樣,伴侶關係也藉著一個人活出另一人的陰影,而實現我們的完整,所以「另一半」的意思就是其本質正是我們所缺乏的部分。

在任何關係中,最大的危險就在於認為所有造成問題或困擾的行為都是別人造成的,與自己無關。在這種情形中,我們只會陷在自己的投射中,無法體認處理自己陰影的必要與價值,可以使我們更能覺察自己而促進成長與成熟,伴侶只是反映出我們的陰影罷了。當這種錯誤以身體的形式表現出來時,就會使腎臟的過濾系統不斷漏失蛋白質和鹽分之類重要的物質,使得對身體發展很重要的成分流失到外面(例如腎絲球腎炎的病人)。

在這過程中,腎臟無法認出對自己重要的物質,就好像心靈拒絕體認自己的重要問題,而全部推給別人一樣。每個人都需要從伴侶中認識自己,就好像腎臟需要認出外界的「異物」是需要加以掌握而能進一步發展的東西一樣。腎臟與伴侶關係和社交性之間的強烈關連,也可以很容易從日常生活的某些習慣看出來,幾乎在每一個人與人建立關係的場合中,喝酒都占了重要的部分,也難怪如此,因為喝酒會刺激腎臟這種「接觸器官」,以及建立關係的能力。當我們斟滿酒乾杯時,彼此的接觸就會更加親近。透過乾杯的媒介,可以彼此打情罵俏而不冒犯對方。在喝酒儀式中,原本禮貌、疏遠的稱呼常變成親密的稱兄道弟,喝酒的行為可以促成親如兄弟的交往。事實上,如果少了一起喝酒,要想建立任何人類的關係,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不論是在宴會、社交聚集或是民俗慶典,大家都藉著「酒後的勇氣」來接近彼此,甚至會對拒絕喝酒的人抱以懷疑的眼光,因為不喝酒(或是只喝一點酒)的人,就顯示他並不想激發自己的接觸器官,表示他們想與人保持拒離。在這些場合中,大家特別喜歡有利尿作用的飲料,會對腎臟有特別強烈的刺激作用,比如咖啡、茶和酒精(在喝過酒以後,接著就是具有同樣意義的抽煙活動,抽煙會刺激另一種接觸器官,就是肺臟,大家都知道人通常會聚在一起抽煙,而不是獨自抽煙)。喝許多酒的人表示想要與人接觸,危險則在於陷入滿足於替代物的層面。

腎臟萎縮與人工腎臟

當腎臟的功能完全停止時,就需要機器(人工腎臟)來負責淨化血液的重要任務。當病人不願意透過活生生的伴侶來處理問題時,就由「完美的機器」取代伴侶的角色。如果過去沒有足夠完美或足堪依賴的伴侶,或是對自由和獨立的渴望過於強烈,病人就會從人工腎臟中尋找既理想又完美的伴侶,它忠誠地完成所有交待的事、值得依賴而沒有任何自己的需求,同樣的,病人也必須完全依賴它,每週至少到醫院與它約會三次,如果有能力自己買機器的話,就必須每晚忠誠地睡在它旁邊,病人永遠無法遠離它,或許可以由此學到,只要自己還不完整,就沒有完美伴侶這回事。

★如果你的腎臟出了問題,就要自問下述問題:

1.我在當前的伴侶關係中有什麼問題呢?
2.我是否容易陷入自己的投射,而認為伴侶的問題是他自己的問題?
3.我是否忽略要在所有伴侶的奇怪行為中認識自己呢?
4.我是否執著於老問題,而使自己的發展之流停滯呢?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