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9/18-09/20 黃素菲【敘事治療實務:進階班】三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麥提國王執政記》

《隱藏的學校》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的旅程》

《麥提國王在無人島》

Król Maciuś na wyspie bezludnej
 
作者:雅努什•柯札克
譯者:林蔚昀
書系:Story 022
定價:360 元
頁數:288 頁
出版日期:2019 年 11 月 11 日
ISBN:9789863571643
 
特別推薦:林文蔚、孫大川、翁士恆、馮喬蘭、楊 翠、劉定綱
 

  多眠斯科上校在自己也沒意識到的情況下,像最誠懇的朋友一樣幫了麥提一個大忙。麥提逃跑三天後,他繼續往前行,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守衛在走廊看守,而多眠斯科在車廂裡睡覺。
  他們來到了海邊。港口聚集了一群圍觀的人,他們可能是知道或猜到,載著麥提往無人島的軍艦會在那裡等待。
  士兵們把麥提的箱子、多眠斯科的箱子、裝著金絲雀的籠子搬了出來。接著,多眠斯科上校也出來了,左右各跟著五個守衛兵。
  「麥提在哪裡?」
  圍觀的人很生氣,他們在雨中等了好幾個小時,現在竟然沒看到麥提,但他們對裝著金絲雀的籠子很感興趣。
  港口的司令官開誠布公地問:「麥提在哪裡?」
  「您是海上及陸上的官員嗎?」多眠斯科氣呼呼地說。
  「嗯,我是。」司令官說。
  「根據命令,您應該提供我協助,別的事不用多管。請給我一艘小船,當我們都上了軍艦,就讓它啟程。」
  軍艦的艦長在等麥提,當他看到誰上了船,他覺得很奇怪。船上的海軍們也覺得很奇怪。因為大家都有點迷信,不只一個人想到:麥提會不會是金色籠子裡的那隻金絲雀。誰知道,也許國王們把麥提變成了金絲雀,也許麥提從來都不是人?
  到了無人島後,多眠斯科拿到了一張收據,上面寫著他帶來了什麼,然後,他自己駕著小船回去。他睡得很不好,良心很不安。他很難過,他沒有好好地完成命令。
  我在這裡,就把多眠斯科寫的報告作為一項重要的歷史文件放在下面:
    第四死亡堡壘。我完成了第一項命令,我也完成了第二項命令,第三項命令我完成了一部分:我把麥提的東西帶到了無人島上(附上收據)。第四項命令我也完成了,就是這份報告。前任國王麥提在路上逃跑了。多眠斯科上校。

  他命令副官把這份報告寄出去,然後,因為旅程太無聊了,所以他又倒頭大睡。
  之後所發生的事,是全世界所能記得的,最大的醜聞。
  多眠斯科被威脅要被槍斃、降級、送進懲罰部隊或苦勞營──和國王們經歷到的騷動不安比起來,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國王們白天要開三個會,晚上還要開一個。有時候,一場會議和下一場會議在不同的地方召開,有時候兩個城市都在同一時間開會。一開始,這些會議都是祕密舉行,但是當報紙的記者們發現麥提逃跑了,他們就開始追著國王跑。火車彷彿瘋了似地在各個城市之間奔馳,大臣們忙得丟三落四,而宮廷司儀們則忙得忘東忘西。電報的電線都因為電報拍個不停而斷裂了,報紙的號外有時候會在凌晨兩三點出刊,而人們穿著睡衣跑到街上(就像在火災發生時一樣)去買報紙。電影院把麥提以前的影片找出來,不斷放映。到處都是滿滿的麥提。雪茄的牌子──麥提一世。糖果──麥提一世。伏特加──麥提一世。喔,老天!
  「號外!年輕的國王的國家爆發了革命!」
  「號外!憂鬱的國王加強武裝!」
  「號外!他們搜索了康帕涅拉女王的宮殿!」
  「號外!非洲的南北部交戰!」
  「號外!黃種人國王和白種人斷交!」
  有一千零一十二個「麥提被抓住了」的通報,但是每一次,都抓錯了人,或是有人謊報,這樣報紙才會賣得更好。原本抓到麥提的獎金是五百萬,現在提高變成一千萬。
  每個人都在等某件不得了的大事發生,但是就連國王們也有如身在五里霧中,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就算他們抓住了麥提,這整件事也不會就此打住。不管是黑人國王、黃種人國王還是孩子們,他們都不會輕易地對麥提的事放手。所有白人、黑人和黃種人的孩子都站在麥提那一邊,從青少年以上,人們的意見才開始分歧。
  以麥提為名的筆尖工廠被迫關門了,但是一點用都沒有。十二家販賣麥提明信片的商店被罰錢,但是一點用都沒有。《綠旗子》的主編被關起來,一個知名詩人寫了一首關於麥提的聖歌,因此被告上法庭。軍隊進駐了學校。法律明定禁止販售綠色的布料給孩子,免得他們拿去做旗子。有些老師因為讓孩子們玩「綠色的東西」的遊戲,於是被關進監獄。以愚蠢聞名的帕夫努斯皇帝以神和皇帝之名下令,在一個月之內所有花園、森林和廣場上的植物都要改變色彩。
  情況越來越糟。孟加拉的伊歐拉公主在路德維希國王的宴會上穿了綠色的連衣裙。歐瑞斯特斯國王的兒子,赫斯特斯王子率領一群孩子進行抗爭遊行。他們拿著一個旗子,上面寫著:「我們要求有更好的鉛筆和蠟筆,因為人們製造給孩子的鉛筆是最糟的,隨便用一下就會斷掉。作業簿裡的紙品質也很不好。學校的課本裝訂得很差,翻一下就會掉。我們拒絕穿過大的衣服。糖果和巧克力萬歲,吃糖果牙齒不會壞掉。」
  而在北方公雞共和國的競選海報中,有一個政黨清楚明瞭地提出政見:他們要為黑人和孩童爭取平等的權利。
  國王們自己也搞不清楚,誰和誰是一國的,誰又生誰的氣。他們彼此怪來怪去,都說是對方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是你開始和麥提的戰爭的。」
  「是你讓麥提當上國王的。」
  「是你讓麥提通過你的國家,把黃金從邦.德魯瑪那裡帶回來。」
  「麥提是在你的國家認識了黑人。」
  「是你讓他參觀議會。」
  「是你的間諜讓他辦了報紙。」
  大家都認為,一定會有戰爭。但是每個人都怕戰爭,因為不知道誰會成為盟友,誰是敵人。
當孩子在學校吵架,老師會出面,對一個人或兩個人大吼,或者讓他們去角落罰站,然後事情就結束了。當大臣吵架,國王會出面,把所有人或幾個人換掉,意思是,讓他們下台。但是當國王們吵架,該怎麼辦呢?
  有個辦法可以解決。你總是可以找到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叫做外交官,他會承諾,所有的一切都會很好,不需要打仗。現在就出現了一個這樣的人,他已經很老了,而且非常有智慧,他就是蒲克斯勳爵。
  蒲克斯勳爵抽著菸斗,不多話。報紙說,情況可能會穩定下來,因為如果蒲克斯勳爵接手這件事,他就會把事情做好做滿。如果他做出承諾,就會信守承諾。
  所有的國王們都來到了福法卡島上。蒲克斯勳爵拿起名單點名,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到齊了。
  「到,到,生病,到,去上廁所馬上回來,到,不在……」
  幾乎所有的國王都到齊了,大家都靜靜等待蒲克斯勳爵會說什麼。但他只是把菸草裝進煙斗,一點都不急。
  「現在就讓每個人輪流說,他想要什麼,還有他為什麼生氣。」
  他們於是開始說,有人聲音比較大,有人聲音比較小,有人三言兩語,有人長篇大論,有人紅著臉結結巴巴,有人咳嗽,有人口齒不清。有人揮舞雙手,有人點頭。
  以前的會議只進行兩三個小時,現在則從早開到晚。蒲克斯勳爵不斷把菸灰倒出來,又重新給菸斗塞滿菸草,什麼都不說。他被人稱為鋼鐵老頭,這稱號不是平白得來的。他完全沒有抖一下。如果有人想要打斷別人的話,或是在不該他發言的時候出聲,蒲克斯勳爵只要看一眼,就可以讓他安靜下來。
  幾乎沒有人在聽別人說話了,大家都精疲力盡。每個人都只好奇,蒲克斯勳爵會說什麼。
  終於,所有人都說完了。一片寂靜。記者們削好了鉛筆,拍了電報叫報社裡的人準備好,因為接下來蒲克斯勳爵就要說話了。但他只是抽完了菸斗,倒了倒菸灰,清好菸斗,收了起來,然後說:「嗯。」
  然後他環顧四周,說:「明早七點,召開第二場會議。」
  記者們趕忙去拍電報,但是他們不好意思在報紙上寫,蒲克斯勳爵只說了「嗯。」然後就沒 別的了,所以每個人都絞盡腦汁掰出一篇演說,送回自己的報社。
  國王們在七點聚集,但是他們都很生氣,也沒睡飽。而蒲克斯勳爵已經在抽他的菸斗了,他再次點名,看誰到了、誰沒到、誰遲到。
  「因為昨天發言時,沒有人知道別人會說什麼,現在既然大家已經知道了,就讓大家再說一次,他想要什麼,還有他為什麼生氣。」
  國王們又開始說,有人說的和昨天一樣,有人有點不一樣,有人忘記自己昨天說了什麼,於是說了完全不一樣的事。鋼鐵老頭又把他們都留到了晚上,然後用這句話結束會議:「很好,明天我們早上六點見。」
  隔天,會議又和前一天完全一樣,只是到了晚上,蒲克斯勳爵叫他們隔天凌晨五點開會。
  國王們都氣得快要發瘋。
  「您明天會來開會嗎?」他們問彼此。
  大家都說,不會,蒲克斯勳爵是在尋他們開心還是怎樣啊──叫他們說話,而自己只顧著抽菸斗。真是個蠢蛋──國王們一點都不習慣這麼早起,也不習慣開這麼久的會。
  但是他們怕蒲克斯勳爵,所以還是會去開會。為什麼怕?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就像在學校裡一樣:有些老師會大吼,會叫你去罰站,或是擰著你的耳朵,但是學生也不聽他們的話。而有些老師只是看你一眼,你就渾身發抖了。而蒲克斯勳爵不只會用銀色眉毛下的雙眼威脅地盯著你看,還會抽菸斗。

    ◇ ◇ ◇

  蒲克斯勳爵要他們重複這樣做了五天,五天的議程都大同小異,因為在此同時來了一些新的國王,他們必須知道會議的內容。而每天國王們都說的不一樣,因為每天都有新的新聞。
  前四天,國王們都很生氣,但是到了第五天他們都很謙卑、很疲累,他們的王冠甚至戴歪了,他們都帶著恐懼的眼神看著蒲克斯勳爵的菸斗,彷彿他們的希望與救贖都懸在蒲克斯勳爵的菸斗上,而不是在王冠與大砲上。
  「明天是星期天。」當最後一個國王說完他想要什麼,還有他為什麼生氣後,年輕的國王低聲說。
  蒲克斯勳爵站起身,深呼吸了幾次,然後用強而有力的聲音說:「星期一,我們凌晨四點見。」
  國王們很快地站了起來,整理好王冠,披上披風,忙不迭地跑出去。有人試圖說服其他的國王,在星期日瞞著蒲克斯勳爵約一次祕密會議,談談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
  「饒了我吧,國王,冷靜點,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要去睡了,星期一可能會是世界末日。」
  但是世界末日沒有來,大家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乞求地看著蒲克斯勳爵的菸斗。
  「各位國王,我們必須決定,如果我們抓到麥提,該怎麼辦,還有如果我們沒抓到麥提,該怎麼辦。我們必須決定,如果我們活捉麥提,該怎麼辦,還有如果我們發現麥提死了,該怎麼辦。我們必須決定,如果麥提抱著和平的意圖自願出現,該怎麼辦,還有如果他向我們宣戰,該怎麼辦。我們不知道麥提逃到了哪裡。如果多眠斯科的證詞可信,麥提依然留在自己之前的國家。但是多眠斯科上校也可能會搞錯,麥提有可能在年輕的國王的國家,並且可能領導革命,或者他也可能會在黑人的國家,這些國家已經向白人國家宣戰了。在這兩種不同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做出不同的決定。我們必須記得,在所有的黑人國王之中,在場的只有邦.德魯瑪,而在黃種人國王之中,在場的只有齊塔奇瓦。各位國王,問題還沒結束。我們必須決定,如果孩子們跟隨麥提反抗我們,該怎麼辦,如果麥提成功讓大人也加入反抗,該怎麼辦。我把這十件事列為今日會議的議題。我現在中斷會議,休息五分鐘,之後我會讓大家投票表決,大家想要先討論哪個議題。」
  所有人都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他把我們搞得好累。」
  「我們無法活著走出這裡。」
  「他要讓我們在這裡開整整一年的會嗎?」
  「我要走了,我阿姨生了重病,我得離開。」
  「我也要走了,因為我盲腸要開刀,醫生只允許我來這裡一個星期。」
  「我也很趕時間,因為我的兒子出生了,你看,我甚至有照片。」
  「明天我妹妹結婚,我一定得去,不然她會生氣。」
  每個國王都拼命想著,如何躲避蒲克斯勳爵。但是當蒲克斯勳爵說,五分鐘到了,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誰想要發言?這十個議題中,我們要先討論哪一個?」
  沒有人說話。
  「誰想要發言?我問第二次。」
  鴉雀無聲。
  「我問第三次,誰想要發言?」蒲克斯勳爵問。
  突然,會議桌下有了動靜……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