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遇見榮格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花精與花魂》

《崔玖跨世紀》

《發現台灣花精》

《新巴赫花精療法1:療癒身心靈的12種花精軌道》

《新巴赫花精療法 2:反應情緒的身體地圖》

Neue Therapien mit Bach-Blüten 2: Diagnose und Behandlung über die Bach-Blüten Hautzonen
 
作者:笛特瑪.柯磊墨(Dietmar Krämer)、賀爾姆.維爾特(Helmut Wild)
譯者:王真心、王雅芳
書系:Holistic 137
定價:420 元
頁數:328 頁
出版日期:2019 年 12 月 16 日
ISBN:9789863571698
 
特別推薦:王悟師、王憶敏、吳秉賸、林碩斌、林承箕
 
導言

愛德華.巴赫醫師(Dr. Edward Bach)的主要思想:療癒整個人,而非治病。這如同一條紅色的絲線貫穿了他畢生的工作。他工作的重點在於消除負面的情緒狀態,他認為這是導致疾病發生的主因:「如同我們的療癒方法所說明的,讓你的病人從這樣或那樣的情緒變化中釋放出來,病人自然會好起來。」

巴赫醫師觀察到情緒狀況與疾病的關聯,並會隨著病情而改變;情緒改變的現象經常發生在初期症狀出現之前,他寫到:「相較於其他的生活面向,生病的時候情緒狀況會因此而改變。如果我們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這些改變通常在我們感知到自己生病前出現,有時甚至是早早在疾病發作之前。因此,我們可以透過療癒情緒,即時阻止病症出現;如果疾病已經持續一段時間,受到病痛折磨的患者所處的情緒狀態,同樣可以幫助我們找到正確的療癒處方。」

這一段引述隱藏著一個明顯的線索,指引預防疾病發生的可能性。然而巴赫醫師的工作重心在――如他在諸多文獻中提到的個案――他的確只療癒生病的病患。他關心該如何使用一種簡易無害的方法,來幫助受苦的人類,可惜這個重要本質,近年來漸漸退居第二線。

今日巴赫花精通常與新時代連結在一起,它被當成是克服內心衝突的助力、當成是一種在自己身上下功夫的方式、當成靜心冥想的輔助、當成潔淨心靈的方法、或甚至是作為心靈的衛生保健。巴赫醫師的初衷是:在他研發的病理腸道細菌之外,再找出一種植物作為藥劑選項。基本上植物除了比較容易製成藥物,也可以發揮更好的療效, 並且用來療癒至今仍然難以治癒的疾病。

皇天不負苦心人,他果然成功地配置了剛開始是以注射形式呈現的藥方,可以緩解關節炎以及嚴重頭痛,在當時的醫學界是件很難得的事。

他配置的同類療法製劑被稱為是「巴赫病理製劑」。這製劑不但在當時造成了轟動,同時也成了同類療法歷史上的一大盛事;巴赫醫師因此享有赫尼曼(Samuel Hahnemann﹐同類療法的鼻祖)第二的盛名。因此,非常令人難以想像的,巴赫醫師後來居然放棄了這麼有療效的同類療法,再去尋找可以提升全體人類健康與福祉、並幫助人類心靈和諧的療癒方式。

他的目的在於除去心靈上的病因,好使病由心生的身體疾病得以消失。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使用花精時不只採用內服法,在身體生病的部位,他也使用敷布作為外用,或使用塗抹的方式;他寫道:「有疼痛、僵硬、發炎或任何局部的不適時,可以額外使用乳液。我們也可以從花精儲存瓶中取出幾滴花精,滴入一碗水中,然後將一塊布浸泡在此花精水裡,並將此敷布覆蓋於身體相關部位。根據需要,可以不斷地重新潤濕這塊敷布。」

我們這裡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巴赫醫師的使用方式:「在他發現馬鞭草的療癒力量不久之後,巴赫醫師被邀請去探視一位病患,這位病患在人行道上滑倒,腳踝扭傷得很厲害。當巴赫醫師大約在晚上十點到達時,這個人的腳踝關節腫脹不但十分嚴重﹐而且呈現僵硬的狀態,引起病人非常巨大的疼痛。」

這位患者年約五十,是個孔武有力、極度沒有耐心的男人,他自己猜想,受傷後,大約要花三個星期的時間才能完全康復,而且他確信在休息這麼長的時間後,他將無法再勝任他的工作。他活力充沛、熱情無比,工作的時候也是全身投入,是個道地的拚命三郎;他覺得自己很難放鬆,在他需要休息的時候,他的強烈工作意識,使得他堅持不斷地繼續工作下去。

患者缺乏耐心,因此我們要開立鳳仙花花精。另一方面,針對他的內在緊張,以及工作狂熱和持續不斷活動的驅力,我們要給予馬鞭草花精加以療癒。

於是,給了這位先生這兩種花精的處方:鳳仙花花精、馬鞭草花精各兩、三滴,放到盛滿溫水的碗裡,然後再將一塊浸入花精水的紗布墊,裹在患者的腳踝,醫生指示他只要紗布墊乾了,就趕緊再將它潤濕敷上。

第二天,他已經可以回到職場,克盡職守。同一天晚上,他可以正常走路了,旁人還看到他用那隻受傷的腳跺腳。他自己也說:「這不是真的吧!我可是扭傷了我的腳踝!」

如同娜拉.維克(Nora Weeks)撰寫的巴赫傳記中所記載,巴赫醫師用類似的方式療癒了許多嚴重的病症,例如:氣喘、風濕、白血病等等。

巴赫醫師闡述自己研發的新療法,是由同類療法延續發展而來。在一段提到關於同類療法的談話中,他表達了對於同類療法發明者的看法:「赫尼曼的研究貢獻龐大,他在這條路上跨出了一大步,並以身為人的短暫一生,奉獻於此;現在輪到我們,將在他手中暫停的研究工作接手進行下去。他功勳卓越地為同類療法、這個完美療癒,奠下基石,我們則要繼續擴建它的架構。」

同樣的新巴赫花精療法,這個透過臨床工作和運用敏感度測試方法所研究出的新療法,也延續了巴赫醫師的工作,是一項進階的發展,這個新療法同時也是巴赫醫師口中「更高等植物」知識的補充與延伸。新療法不是質疑發現者樹立的原則與方針,也不是反對他的學說。我僅僅想要以他的知識為基礎,繼續建立新知識,並且在巴赫花精療法的鑲嵌工筆畫上添增幾塊小拼圖。在過去的五十年當中,巴赫花精療法幾乎沒有新的進展,但是同一段期間內,同類療法的知識, 卻有長足的進步與增益。

我非常確信,當時巴赫醫師的學說也不是要樹立新的教法,他在一封描述有關星座、行星、身體系統與花精的系統歸類的信中指出:「⋯⋯我的任務似乎在於給出一個通則,像您一樣具備詳盡知識的人便可以藉此通則,發現偉大的真理。因此,在我還不是很確定之前,我不願意斷下結論。」

在另外一封信中,他寫道:「所有真實的知識都只來自我們內在,當我們在靜默中與自己的靈魂溝通的時候。

理論與文明奪去了我們的安靜時刻,也奪去了這項知識:我們的內心明白一切。
我們受到他人的影響並相信必須有人指引我們,因此,我們的精神自我便被壓抑了下來。」

巴赫醫師的方法,不受醫學細部知識與智性包袱所羈絆,而是盡可能的簡單可行:「我想要將它變得簡單可行:像是我餓了就到花園去,採一盤沙拉。如果我感覺到害怕,我就喝一口溝酸漿。」

使用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的療癒方法,讓療癒變得更容易了:我們可以從當事者身體有病痛不適的位置,讀出需要的花精。相較於透過談話方式,從眾多花精當中找出適用的花朵,或是透過器官語言詮釋症狀來篩選花精,皮膚反應區診療法更加簡單。這是一種再度簡化的方法,更能對症下藥;能夠運用療效豐富的花精療癒身體病痛,一如巴赫醫師的初衷:簡單可行。

體質敏感的人研發了這套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療法作為新的診療形式。本書的目的,是想讓所有不敏感的人也能使用這個方法。對敏感者來說,這個療癒方法,除了延伸他們既有的靈敏的敏感力外,還可以提供他們實際機會運用自己能力。這個原則也適用於巴赫花精療法,巴赫醫師本身也是個體質敏感者,他只要把一片植物的葉子放在舌尖上,就能感知這株植物可以療癒何種症狀。他將花精與症狀作出歸類――仰仗他的敏感度發現――使得每一個人都能夠依照他所制定的花精圖象,做出必要的療癒。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