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2/05/15~09/24【紀念余德慧逝世十週年】線上免費公益講座(蔡怡佳、彭仁郁、李維倫、翁士恆主講)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閱讀克萊恩》

《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父母與嬰幼兒的心理治療實錄》

《超越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歷史》

《當代精神分析導論:理論與實務》(新譯本)

《心智化:依附關係•情感調節•自我發展》

《嬰兒觀察:分析取向的心智發展解析》

Closely Observed Infants
 
作者:麗莎•米勒、瑪格麗特•羅斯汀、麥克•羅斯汀、茱蒂•沙托沃斯
譯者:樊雪梅
書系:Psychotherapy 060
定價:620 元
頁數:336 頁
出版日期:2022 年 01 月 19 日
ISBN:9789863572336
 
 
【推薦序一】嬰兒觀察與心理治療師態度的養成
書序作者:林玉華

埃斯特•比克(Esther Bick)於1948年率先在倫敦塔維斯托克(Tavistock)中心推出「嬰兒觀察」做為兒童心理治療師的訓練課程之一。1960年倫敦精神分析學院(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跟進,「嬰兒觀察」成為精神分析和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的重要基礎訓練之一。至今此專業訓練已廣及世界六大洲。筆者於2000年從英國倫敦塔維斯托克受訓回國之後開始將嬰兒觀察介紹給華人臨床工作者,近幾年來陸續從塔維斯托克中心完成訓練的樊雪梅(本書譯者)、魏秀年、甄家明、陳煥昭和翁欣凱也積極在台海兩岸推動嬰兒觀察的訓練。

為何嬰兒觀察在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訓練中扮演如此舉足輕重的角色?三十年來筆者在精神分析這塊土地耕耘,深感心理治療師態度養成之重要。佛洛伊德(Freud 1912)當論及精神分析技巧時,建議從事精神分析的醫師們在聆聽個案時,勿將注意力放在任何特定事項上,而是要以…「『均等懸浮的注意力』面對所聽到的一切……」(p. 111-112)。比昂(Bion 1967)以「負極能力」(negative capability)描繪分析師在診療室中將欲求理解與治療目標拋諸腦後,並跟「不解」(puzzling)共處的心智狀態。晚期布利頓(Britton 1989)也論及分析師在診療室作為一位參與者同時是觀察者所需要的伊底帕斯三角空間。以上論點可說含攝了精神分析臨床工作中非常重要的「設置」(setting),以及「設置」所揭櫫的心理治療師的態度。然而「均等懸浮的注意力」如何達成?如何跟模糊的情境共處而不被自己的慾望所左右?提供觀察和思考能力的三角空間又要如何獲得?除了透過個人分析或「自我分析的淨化」(Freud 1912),心理治療師的態度,作為心理治療最重要的設置之一,要如何養成?嬰兒觀察可否作為養成心理治療師態度之契機?

嬰兒在育嬰室的尖叫、哀號;孩童在遊戲室的咆哮,以及個案在診療室透過分裂與投射試圖操弄內在難忍(無法消化)的情緒,見證了一個嬰兒的成長以及診療室的劇場中,投射-認同(projective-identification)的必要。如同照顧者在育嬰室被迫內攝嬰兒內在的崩解,治療師在遊戲室或診療室也必須經驗轟炸式的情緒投射。嬰兒觀察如何協助心理治療師學習在診療室面對此種狂亂不安之情緒時,仍能參與其中並同時觀看和思考自己的情緒反應。

本書闡述嬰兒觀察以一種臨在、不主動介入和專注的態度在「參與觀察」中保持思考(Rustin,第一章)。觀察員學習將進入一個陌生家庭的不確定感留在心中;當被暴露在強烈的情緒中,面對不熟悉的混淆和強烈的嬰兒式情緒生活時,讓經驗的衝擊直接浮現,同時觀看自己被誘發的情緒反應(尷尬、無助、不確定、不知所措、不解、生氣、想批判等),看著它們的消長與變遷,不急著以行動紓解自己的焦慮或找出問題的根源和解答;透過長時間的觀察,學會留在困惑中,觀察自己的慾望(想介入、想幫忙、想被肯定、想解決問題、想滿足自己和他人的需要等),看著它們的來去(Rustin,第一章)。

在長時間的觀察中,觀察員學會找到一個親密、自在卻又足夠遠的位置,讓自己擁有一個觀察自己的內在以及母嬰之互動的心理空間;診療室的治療師也必須找到一個作為參與者同時是觀察者所需要的伊底帕斯三角空間。觀察員在育嬰室學會體驗母親和嬰兒「找到彼此」的過程不能被強迫,治療師也常常必須跟不確定和焦慮相處,以容受(receptive)的態度,面對個案的各種情緒,並在長時間的陪伴歷程中,漸漸找到自己跟個案相處的方式。一位母親對於嬰兒的無助不知所措時,她可能會覺得她必須做一些事情,例如餵奶,給奶嘴,搖晃嬰兒等,以停止嬰兒的痛苦;治療師也可能會覺得單單臨在、專注和對困境感興趣是不夠的。他會覺得自己必須透過做一些事情來協助個案,以此合理化自己的存在(Waddell 1998)。這種對嬰兒(個案)的需求過度關注,很可能傳達給嬰兒(個案)的是一種未被消化之焦慮的投射,這種焦慮使嬰兒(個案)混淆並且無助於區辨自己的情緒跟母親(治療師)的情緒。

哈里斯(Harris M. 1976)在論及嬰兒觀察與精神分析師之養成的論文中,闡釋育嬰室的嬰兒觀察跟診療室的心理治療如何異曲同工;搖籃中的部分客體和完整客體之波動跟躺椅上的「嬰兒」和「成人」之間的波動如何相似;育嬰室所面對的強烈情緒又如何對比診療室中的情緒衝擊,以及觀察員(治療師)貼近一個足以引發衝擊之關係的重要。哈里斯(Harris)指出診療室中的移情是嬰兒期慾望和客體關係的外化,治療師可從育嬰室觀察到診療室移情的本質,並學習當面對強烈情緒投射時,耐受痛苦而不付諸行動的重要。

「負極能力」(negative capability)是從經驗中學習的先決條件,它包括學習承受大量焦慮的投射,並抑制想立刻介入的衝動以及透過建議或支持來緩解焦慮的行動化。同樣地,診療室作為一種觀察情境,治療師可運用嬰兒觀察所養成的情緒受納(emotional receptivity)態度學會等待,直到蒐集到更多被個案誘發的反應,而不是以「解釋」阻礙個案情緒經驗的出現。若治療師能等待夠久,也許會有機會遇見個案人格中更原始的嬰兒部分的投射(learning from)。

觀察中難免碰上主要照顧者無法照顧到嬰兒情緒需求的場景,面對此狀況,觀察員可能會經歷不安,或被激起強烈的情緒反應。如同母親的心智作為嬰兒的阿爾法功能(alpha function),涵容嬰兒支離破碎的心理經驗並轉化嬰兒的處境,嬰兒觀察訓練中的小組討論作為觀察員(治療師)的「能涵容」(container),協助治療師理解並消化在觀察歷程中所被激起的痛苦情緒,使觀察得以持續。

精神分析或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工作中所面臨最大的困境,來自這種工作模式的主要治療工具是治療師本人。佛洛伊德針對想從事精神分析的醫師之建言中提到,臨床工作者若想以自己的潛意識作為分析的工具,他必須不能容忍自己的任何抗拒,因為它會阻礙其潛意識所覺知到的進入其意識(Freud 1912)。他同時談到臨床工作者對於個案的幫助會受限於他自己未解決的衝突和阻抗。對於這困境的出路,佛洛伊德建議臨床工作者接受個人分析的淨化,但是他也坦承,個人分析終究是不完整的,即使結案之後持續自我分析,也必須安然接受自我了解的有限與不足(Freud 1937)。這個限度也讓診療室中上演的戲碼成為難解之謎:到底治療師在臨床現場的情緒反應係來自個案的投射-認同(projective-identification),還是來自治療師自己沒有處理好的反移情?嬰兒觀察當然也無法解開這道謎,但是在深度陪伴的漫長旅途中,除了個人分析,育嬰室的現場體驗以及事後的小組討論,得以讓觀察員多了一個從自己的反移情中學習的契機。大多觀察員表示他們在不同觀察階段,經歷焦慮、矛盾、嫉羨、生氣、競爭或是難過、無助和無望(Rustin,第一章)。觀察員透過自我反省或是藉由小組討論,理解這些感覺的來龍去脈,體驗並接受自己的限度。

「最艱難的路依然是最近的一條路」(Freud 1904/3)。所有觀察員剛開始,都覺得嬰兒觀察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在觀察的旅程中,大家都漸漸找到了自己在觀察中的角色,覺得自己不再為了沒做甚麼而感到困窘而不自在、接受作為無用的第三者的位置,並能允許自己更多時間反芻所經驗的一切。

「嬰兒觀察」於第一次在台灣出版之後,短期內即銷售一空。本書中文版能再度問世,不僅僅是兒童臨床工作者的福音,也是精神分析或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臨床工作者不可或缺的閱讀文獻之一,更是推動華人兒童心理治療以及相關領域之臨床訓練的得力助手。


林玉華
國際精神分析學會兒童暨成人精神分析師
台灣兒童青少年心理治療學會理事長
前輔仁大學醫學院臨床心理學系系主任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