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買書 加入會員
  心靈工坊 > 書本
所有圖書 買書 大宗訂購  
搜尋
 
 
  書序:
  譯者後語──禾斯湖之旅
   
  書摘:
  我買了一座教堂
  藏在草倉裡的夢
   
  延伸閱讀:

 

《我買了一座教堂》
This Blessed House

作者: 黛薇拉.高爾Da
譯者:
許碧惠
書系:Caring 024
定價:280元
頁數:256 頁
出版日期:2004 年 06 月 25 日
ISBN:9867574176

特別推薦:鄧志浩、畢恆達、龍君兒、韓良露
-----------------------------------------------------------------------------------------------
藏在草倉裡的夢

我再回到神父家的時候,所有的傳教士都已經走了。我趕忙到對街的教堂去,小心翼翼地推開卡栗木門,熱切地再看一眼我新買的東西。我根本不必煩惱拆毀的事,因為所有的小夥子都攤在椅子上熟睡,乖乖遵從我叫他們停工的指示。我揪一下一個小夥子的頭髮,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眨眨眼。
「起來繼續工作了,但是不要損壞任何東西,因為我要用這些材料蓋房子。」我邊說邊指給他們看,柱子和大樑都還立著呢。
他們面面相覷,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這女人腦袋一定有問題。我們先敷衍她一下,等神父回來再說。她竟然以為她可以用這些東西來蓋房子!」
米德頓神父出現的時候,我正趴在地上用膝蓋手肘到處爬,檢查散落在地上的彩色鑲嵌玻璃窗,這些工人不發一語,顯然在那兒想,是神父會把我抱出去呢?還是我會自己乖乖地走?
神父撿起一塊大理石說:「嘿,大理石也都拿去吧!還有,你可能也會用到前面那扇門,那扇門還非常好呢!」
這些小夥子終於相信了,尊敬,甚至敬畏地看著我。在這些瓦礫亂石中,顯然有一些我看得見,他們卻看不見的東西。從那時起,他們都十二萬分小心地拆那些剩下的柱子。看他們這麼恭敬地處理每樣東西,我忍不住想笑。他們既然這麼合作,我真想問他們,除了拆房子,他們要不要順便也幫我蓋房子?不過,一步一步來,我們得先把這些弄下來,再考慮蓋起來。
第二天我把所有的長椅、大理石和鑲嵌玻璃窗都堆到角落,準備裝運。每當我抬起一根大柱子、一扇大門或者一條長椅,小夥子們都趕來幫忙。第二天結束時,我們都累得說不出話,更別說吵著誰搬哪樣東西了。最後,我們把可以用的東西分類,整齊地放成堆。
神父來察看我們的進度。神父說:「你知道,下週以前你得把所有東西都搬走,因為我們要在這塊地上蓋新的教堂。」我嚇呆了:「但是,神父,我要往北去,而這個教堂必須往南走。」
「那麼你打算怎麼辦?」 他有一點兒不耐煩,「我不能耽擱整個拆除的工作呀!」
「也許我可以先把它存放在某個地方。」 我提出個建議。
因為我已經承諾在北島開一個畫展了,我不可能空出時間來管搬運的事,就算能把它運到建地去,我也需要用開畫展賺的錢來支付教堂。再說,我也沒有東西可以覆蓋這些木頭,好保持乾燥。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我回來之前,找個地方把它們儲藏起來。
事已至此,我決定不退縮,我得想一個解決的辦法。但是哪裡能讓我儲藏這麼大的一座教堂?它可能需要一個機場停機棚,或者放乾草的倉庫。
乾草倉?對!太棒了!現在是八月,大部分的農夫都在此時清草倉,把乾草運出來給羊當糧食,要到明年一月才會再裝乾草進去。到那時,我就能回到荷堤鎮,把東西往南運到禾斯湖邊的建地。
「神父,我有個主意,我想我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到房間裡來討論一下吧。」他拉了一把椅子過來,我坐下,想著該怎麼開口。
「神父,你有沒有認識任何人, 他有乾草倉或是儲藏棚屋,大到可以存放這間教堂,直到三個月後我回來?」
神父往椅子後仰,一邊緩緩地抽煙斗,一邊思考。
「我想不出來」他說。
「噢!拜託!拜託想一想!」我哀求他。(我想像自己去敲荷堤鎮附近每一個農家的門,問他們:「對不起,請問,我可以把教堂存在你家的乾草倉嗎?」) 這可能會很尷尬。最好是神父去問。
他在翻電話簿時,我一顆心七上八下。顯然,他已經想到一個人了。他撥了一個號碼,手指敲著桌子等待。
「哈囉,比爾嗎?」 他對著聽筒大叫。(不管比爾是誰,他肯定是重聽。)「我是米德頓神父,我這裡有一個女士,她想知道,她能不能把我那個教堂存在你家的乾草倉!」
我急得把身體向前傾:「告訴他,我沒有辦法帶走,因為我要往北走。」
「她說她沒有辦法帶走,因為她要往北走。」他重複一遍。
對方沉默的時候,我壓抑住想笑的衝動。(這農夫八成認為神父該去度假了。) 把來龍去脈說清楚之後,神父總算讓對方相信他不是開玩笑的。他道了謝,放回聽筒,對我點點頭。我欣喜若狂,真想抱抱他,但是,我克制住。你不能抱神父的。
他說:「好了,解決了。我們最好開始想如何運過去。」
「這個我來,我明天就去弄個掛在車子後面的拖車,自己搬。」
「這個拖車要很大!」我表現的如此積極,令他覺得有趣。
隔天早上我們開車去看乾草倉。在乾草倉裡,香甜的乾草味撲鼻而來,混和著柴油的臭味。 我心裡馬上開始想如何重擺草倉裡面原有的東西──把幾捆乾草堆高,把拖曳機和其他的工具擺在一起,好多騰出一點空間。
「太完美了!」我興高采烈。農夫飽經烈日風霜的臉亮了起來,有人這麼熱心的讚美他的草倉,可不是常有的事,他好奇地瞧了我一眼。
「第一次有教堂要擺在這裡」他說:「不過我得告訴你,這只是暫時的,如果有買主的話,我打算賣掉這個農場。」
我以破紀錄的速度開車回教堂。「你們能不能幫我搬?」我一臉渴望地問這群小夥子,他們點點頭。我們馬上開工,把東西拖到拖車上。我從來沒有倒過這麼重的拖車,不過,到了那天晚上,我差乎成了專家。
漸入黃昏,鳥聲變得稀稀疏疏。山嵐逐漸籠罩附近的山頭,燈火一點一點出現在零落的農莊裡,彷彿薄暮中的指示燈。因為再也看不到東西要擺哪兒了,我只好停工。儘管辛苦工作了一整天,教堂地上的東西還是一樣多,好像沒啥改變。
開車回卡若琳家時,我隱約的想到,如果農夫需要用拖曳機,他該怎麼從乾草倉裡把它搬出來?因為它現在已經緊緊的卡在大樑、大柱和長椅中間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草倉差不多滿了,我們贏了。只要再一天的功夫,所有寶貝都可以運完,藏好。
隔天,我六點就醒來,有點開始醒悟。我買了一座教堂?我真的把它放在乾草倉裡?還是我做了一個夢?我全身酸痛,這回答了我的問題。我真的買了!──這是事實。
鑲嵌玻璃窗、大理石板、雕花拱門和所有的寶貝,現在都安全地存放在草倉裡。甚至教堂的長座椅也安然端坐在諸多工具間,看起來跟環境很不搭。但是,不管怎麼樣,在我回來搬走之前,它們都覆蓋得好好的,安全穩當地存放在那兒。



相關活動訊息: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地址─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service@psygarden.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