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2020/02/14-02/16 黃素菲【敘事之美:故事中的生活、生涯、生命】三日工作坊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各期電子報
教室承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我,在世界的身體之中》

《愛他,也要愛自己》

《終於學會愛自己:一位婚姻專家的離婚手記》

《染色的青春:十個色情工作少女的故事》

《波瀾與細流:台灣婚暴服務初啟時》

Pushing Down the Barricade: Stories of Domestic Violence Social Workers and Volunteer Lawyers Who Change a Society
 
作者:纓花等
書系:Caring 078
定價:420 元
頁數:304 頁
出版日期:2014 年 01 月 14 日
ISBN:9789866112942
 
特別推薦:王浩威、林方皓、洪素珍、黃淑玲、賴芳玉、蘇芊玲
 
浴火重生─與婚姻受暴婦女一起飛翔

來寫婦援會婚暴組的回憶

「妳是張老師!」
「對啊!」
「那以後有問題就可以找妳了囉。」
「嗯……」

當我從事專任張老師的工作時,許多剛認識的男性一知道我是張老師,大都會出現這樣的對話。可是等我換成做婚姻暴力服務的社工員時,得到的回應卻完全相反。

「妳是做婚姻暴力的社工?」
「是啊!」
「要幫那些婦女打離婚官司嗎?」
「當然要。」
「這樣猜散人家的姻緣,不好吧?」
「會被打的姻緣需要持續嗎?」
「咦……」

「張老師」、「婚暴社工員」都是助人的工作,也都是我喜愛的工作,然而「張老師」是個頗受社會認可的職業,而「婚暴社工」卻是毀譽參半的行業。尤其當我家人知道有時候我還要擔任婚暴婦女的離婚證人,幾乎是難以接受,他們認為這是破壞人家姻緣的事情。

由於先前在台中張老師中心將近四年的工作歷練與成長,才得以走入宛如浴火重生般的婚姻暴力服務工作。兩份工作都讓我的生命成長許多。「張老師」的諮商工作是在溫暖的氛圍中助人助己,像熬排骨湯一樣,小火慢慢燉煮,幾個小時之後終成一道味道鮮美的湯汁;而婚暴社工的工作可說是在驚心膽颤的歷程裡助人與成長,倒像是快炒店熱火炒青菜,大火一開,十秒鐘就炒好一盤清脆好吃的空心菜了。

九o年代是台灣婦女權利意識全面甦醒的大時代,當時大學校園女學生或職場女性被性騷擾、性侵害的事件層出不窮,各界婦女憤怒高漲,無法再忍耐了,終於,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婦女新知、女學會與各大專院校的女研社,聯合其他支持團體,發動一場女人連線反性騷擾的大遊行。當時我正移居到後山台東過著自由又放縱的快樂生活,看著電視上遊行的女性激動地高喊著:「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你再性騷擾,我就動剪刀」,我自由自在的心受到很大的撼動,暗地許下諾言,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為台灣婦女貢獻一點心力。

三年後,因父親身體不適,我只好捨離台東自在的生活,回到台北。終於,一九九七年元月,進入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擔任剛成立的婚姻暴力組的社工。全部工作人員卯足全力,在工作上,一邊從事服務婚暴婦女的工作,一邊與婦女團體合力推動「家暴法」,又要到全國各地相關政府機構去演講倡議「婚暴、家暴不是家務事,而是性別不平等的事」。

為了遵行工作信念與生命實踐的一致性,也就是無論在工作上或生活上都充分實踐「平權」的理念,因此,除了在基金會內部要求實踐性別平等,回到家也要爭取性別平等。投入所有熱情,翻天覆地做了一年半,做到身心俱疲。有一天,上班途中在公車上看到百貨公司換季新櫥窗的裝置,我的心居然沒有半點感覺--我是個對「美感」很有感覺的人,喜歡欣賞藝術品,自己製作版畫,把百貨公司的櫥窗展覽視為「流行的裝置藝術」。重回台北都會生活,欣賞每季的百貨公司櫥窗裝置,是我在忙碌工作之餘重大的娛樂事件。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對百貨公司的當季最新櫥窗展出居然沒有任何感受時,當下很震驚,這表示我的生命能量已經燃燒殆盡了,婚暴社工這工作不能再做下去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離職了。

在婦援會工作那一年半會搞得身心俱疲,是因為拼著命實踐性別平等的理念,毫不妥協地全方位爭取:工作時,帶著婚暴婦女向迫害者抗爭,聯合婦女團體向社會體制抗爭;在辦公室,跟著同仁向婦援會的董事們抗爭;下班時,向家族的男性抗爭、向男朋友抗爭。

雖然在婦援會工作得水深火熱,可是能與一群有共同信念的人熱情奮鬥,只有一句話:「拼得很爽!」這是我生命中一段很熱血的經歷,也是一段特別具有時代意義的工作。印象最深刻的,那時輔仁大學心理系的夏林清老師對我說過一句話:「妳們這一代的社工是很特別的社工。」為了吸引我們去讀她們系上的研究所,還不用考英文。我想,應該是當時民間婦女團體的社工員,工作態度積極、熱情,既是社工又要倡議婦女權益,既做直接服務又做婦女運動,打破傳統社工的工作模式,讓夏老師覺得我們這一代的社工很珍貴。可見,這真的是一段值得書寫紀念的回憶。

我一直把這段日子的經歷列為個人寫作計畫之ㄧ,預計寫完家族史之後就動筆。偶然機緣下,婦援會當時婚暴組專責董事廖英智請我跟佩玲吃飯,席間他提起希望能將當時婚暴的工作歷程寫成書,讓社會大眾知道婚姻暴力服務是婦援會開始做的。他認為把我與佩玲的經歷呈現出來,差不多就有七、八成面貌,勸我提前書寫在婦援會的婚暴服務經驗。近幾年來,我做事情不再像年少時那麼「我執」了,什麼事情都要求跟著自己的計畫走,現在比較會「隨緣而行」。想說既然機緣來了,那就提前寫吧!聽說知名作家九把刀是同時進行好幾本書的創作,那我也來試看看同時進行兩部書的寫作。

「3+1工作坊」的夢想
一九八九年,我考上救國團專任張老師,可以自行挑選全國各地的張老師中心去工作。自小在台北出生、成長、就學,從沒到過其他縣市居住,趁著機緣便申請去彰化張老師中心。可是張老師總團部認為我沒有義務張老師的經驗,也不是諮商輔導的相關科系畢業,認為組織、人力都比較完整的台中張老師中心比較適合我。台中張老師的人都對我非常好,我也工作的非常愉快、充實。工作四年後,覺得自己很適合這類型工作,就一心想考諮商輔導研究所深入研究,便離職,回到台北全心準備考試。可惜未考取。三十歲的我,決定成為「棄業青年」,開始在台北混,做盡學生時代沒錢可享受的「文藝活動」。

一九九四年,我移居台東,開心地放縱地,在東部的大自然裡生活三年。最後熬不過父親的千呼萬喚,一九九七年元旦參加過卑南族男友故鄉部落的大獵祭之後,我搬回台北。偶然去台北張老師中心訪視朋友,從辦公室佈告欄上得知婦女救援基金會正在徵求婚姻暴力的社工,讓我眼睛一亮。不久之後我去應徵,在履歷表上寫著:「我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位深愛我的原住民男友,現在的我擁有滿滿的能量,想為台灣婦女盡一點心力。」可能是這樣熱血的文字,以及曾在張老師工作過的背景,讓我順利應徵上這份工作。當然也是九0年代還沒有規定要「社工師証照」的關係,不然以我一個中文系畢業的非相關科系的人,又沒有「社工師證照」,怎麼可能有機會當社工員。

婦援會的成立,強烈呼應台灣社會的道德與行動需求。一九八七年八月,一群年輕熱血的律師、學者以及民間婦女運動者,對於當時社會發生多起少女被父母販賣從娼的現象痛心不已,由於政府毫無對策,她們便在財務、資源皆困乏的狀態下,憑著滿腔熱血成立「台灣婦女救援協會」,援救這些不幸少女。隔年九月正式登記註冊為「財團法人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簡稱為婦援會。一九九二年,婦援會首次揭發前台籍慰安婦存在之事實,為這群受戰爭迫害的無助女性特別設立申訴電話,也在政府的委託下,為申訴者進行調查、認證工作。至此,婦援會服務的工作分成雛妓救援組與慰安婦組。而一九九七年當我進入婦援會,正值她們要成立第三個工作小組─婚姻暴力服務組。

九o年代末,台灣社會隨著經濟、政治的變遷,西方女性主義高喊的「個人的即是政治的( 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運動口號,透過婦女運動的努力,大大挑戰了台灣社會傳統上把家務事視為私領域的觀念,潛藏暗層已久的「婚姻暴力」問題,漸漸進入「公領域」的注視範圍。一九九六年,婦援會雖然財務上陷入困境,董事們依然決定新增婚暴婦女服務,設立台灣第一支「全國婚暴婦女求助專線」,提供法律訴訟、心理輔導、醫療與法院陪同、庇護轉介等多項服務。(請參考本書第一九二頁,廖英智回憶婦援會成立婚爆組之內文)

婦援會婚暴專線服務預計需要兩位社工員,我大力推薦我的好朋友吳佩玲給執行長何碧珍。佩玲與我在台中張老師中心結識,我擔任專任張老師的時候,她是義務張老師,是靜宜大學商學系大三的學生。我們倆人與另一位從事教職的義務張老師T,三人有很好的情誼,都對青少年輔導充滿熱情,也都喜歡團體輔導,還曾經組成「3+1工作坊」,很認真地發展三個人合作帶團體輔導的工作。後來因我離職回台北,大家不得不放棄「3+1」。佩玲大學畢業後,結婚,從台中移居台南,又從台南搬到台北來。同住台北城的我們,又一起籌劃開設一家與森林小學相同理念的「森林安親班」,為此我特別去上森林小學的師資培訓以及去森小實習一個寒假;我們倆還各自去安親班工作吸取實際經驗。最後,終因我浮動的心,移居了台東,這夢想又吹了。

移居台東後,我覺得這好山好水之地可以發展青少年輔導,可以早餐店的形式與青少年接觸,進而服務他們。便邀請佩玲與T來台東,說服她們來合作創業,重建「3+1工作坊」。她們也接受了我的意見,多次來台東與我尋覓適切的地點,還到花蓮壽豐鄉志學村我二姐夫與二姐家的村落找尋店面。適當地點久尋不獲,後來聽說台東市有「人文主義咖啡廳」要出讓,我們三個人便前往探勘,也很認真地思考,覺得應該可行。佩玲與住台北的先生討論,兩人同意做遠距離夫妻。住台中的T就必須辭去教職,她與家人討論,父母沒意見,但她大哥卻很反對。而我更糟糕,找尋地點時很熱烈,卻在找到地點時,居然猶豫起來了--我當時很想出國旅遊,若接下咖啡廳便得天天守著,無法自由自在出國旅行了。尤其當聽到佩玲先生對我的評語:「纓花喜歡旅行,到時候可能都變成佩玲與T在顧店。」我更心虛了。最後「3+1工作坊」在台東的創業夢又告幻滅。

多年來一直無法完成三個人共同創業的夢想,承蒙上蒼慈悲,終於在婦援會有機緣讓我跟佩玲「共事婚暴服務」。與好朋友一起工作,可以共同討論、分享,心情上可以相互鼓勵、支持,這真的是無限幸福的事。在張老師中心工作的經驗,讓我體悟到「助人的工作」是無法一個人完成的,所以婦援會婚暴服務若能與佩玲攜手,那是美夢成真了。執行長何姐面試過佩玲之後,也認為她是很棒的人才。由於佩玲上一份工作還在交接中,無法與我同時進入婦援會,一開始婚暴專線就只有我一個社工,還好有一個同期進來的研究員L暫時先幫忙婚暴組的工作。我就這樣一頭栽進人生中最火爆,也最狂熱的婚暴社工生涯。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