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工坊 一流精神科醫師的傾聽術
書籍 作者 成長學苑課程 活動訊息 購書網 訂閱電子報 關於我們 回首頁
書系
成長學苑
 
教室租借
書序:
 
書摘:
 
延伸閱讀:
《榮格的最後歲月:心靈煉金之旅》

《遇見榮格:1946-1961談話記錄》

《與內在對話:夢境•積極想像•自我轉化》

《夢,通往生命的泉源:榮格觀點的解夢書》

《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

《夢與幽冥世界:神話、意象、靈魂》

《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

《纏足幽靈:從榮格心理分析看女性的自性追尋》

《男人•英雄•智者:男性自性追尋的五個階段》

《紅書:讀者版》

《榮格的30個夢:心靈大師的自我療癒》

The Self Healing Journey of C. G. Jung
 
作者:李孟潮
書系:PsychoAlchemy 033
定價:540 元
頁數:440 頁
出版日期:2022 年 03 月 18 日
ISBN:9789863572350
 
特別推薦:王浩威、呂旭亞、洪素珍、陳宏儒、劉慧卿、鐘穎、蘇絢慧、蘇益賢
 
第二章 童年:孤獨的小石頭(節錄)

  在進行心理諮商和治療時,一開始往往有幾次訪談,以瞭解個案的生命發展歷程,治療師通常會問這個問題:「你最早的記憶是什麼?你現在記得起來的最早的一件事情是什麼?」之所以要問這個問題,是因為最早期的記憶奠定了一個人生活方式的基礎,一個人早期記憶可作為預後判斷的指標,判斷這個人好不好治癒。

  那麼,生於 1875 年的榮格,最早記憶是什麼呢?

  他說:「我躺在樹蔭下的一輛童車裡,那是個美好、溫暖的夏日。天空湛藍,金色陽光穿過綠色的樹葉。童車的遮陽罩被打開,我醒在這燦爛美麗的景色中,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幸福感。我看著樹葉和花叢中閃爍的陽光,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美妙、多姿多彩又燦爛。」榮格居然能記起自己在「童車」中的情景,我們可以推測出此人記憶力是非常強的。

  記憶力強既是好事,也是壞事。如果他記憶中的事情比較正向積極,那就意味著這個人比較好治癒一點,但是如果這個人容易「記壞不記好」,治療起來就相對困難一些。顯然,榮格的記憶是「記好不記壞」,非常幸福的感覺。
  榮格的最早記憶中沒有人類,這是令人懷疑,甚至是有點不舒服的。如果在臨床上遇到這樣的個案,他的最早記憶雖然非常美好,但是沒有人類客體出現,治療師就要思考一下這是為什麼了。

  他周圍的人呢?是他記不住了,還是他根本不想記住生命早期遇到的那些人?

  當然在榮格最後一點早期記憶中,也有關於人的,例如他媽媽帶他去看了哪個地方等等,不過他主要的記憶對象仍然是自然界,所以後來,每當犯病時,他透過與大自然相處來解決自己的病症。

  榮格早年另一個記憶,是有關父愛—「我在哭鬧,發著燒,無法入睡。父親把我抱在懷裡,在房間裡踱來踱去,唱著他學生時代的老歌。」

  所以榮格多次對人說:「我總是信任男人,希望得到男人的愛,但是男人們總是讓我失望。我總是不太喜歡女人,不希望跟女人有過多的來往,但是女人們總是用她們的愛和溫暖來包容我。」

  榮格 3 歲時,父母開始鬧離婚。他的媽媽由此開始發病。從那時起,每當人們說到愛,他就會質疑,女人對他來說,在好長時間中都意味著靠不住。而另一方面,父親對他意味著可靠卻無能。經由一個人早期的記憶,尤其是早期記憶中的父母,我們可以看出他的兩大人際關係—男人與女人—可能是如何的。父親對兒童代表著男人,母親的兒童代表著女人。所以為人父母者,總難免產生莊嚴使命感,因為我們要對兒童展示人類的美好,在兒童眼裡,我們就代表人類世界的一半。

  而小榮格的世界中,女人是不可靠的,他和女人形成了不安全型依戀關係。另一半世界,男人,儘管是可靠的,是安全型依戀,卻是無能的,所以也不是榮格的理想客體。

  這就奠定了他日後的人格基礎,因此我們看到,在他和佛洛伊德相處的時候,他總能看到佛洛伊德無能、不如他的地方。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時常對人說:「我信任男性朋友,他們卻使我失望;我不信任女人,她們卻沒使我失望。」

  榮格母親的人格分裂,給對他造成非常深遠的的影響。關於媽媽,榮格早期的記憶中有著這樣的一組畫面,他說:「她有一頭黑髮和橄欖色皮膚,與我完全不同,她好像不屬於我們家,而是屬於我,仿佛她以某種方式與一些我不懂的祕密聯繫在一起。這種類型的女性後來構成了我的阿妮瑪。對我來說,她所傳達的那種陌生又始終很熟悉的感覺,成為象徵著女性本質的典型形象。」

  關於這段記憶,榮格是有一些混亂的,後來他糾正說是當媽媽離開他後,家裡女僕對他的影響。

  榮格的媽媽曾經告訴他,有一次他差點兒從萊茵瀑布橋上掉下去。後來榮格做自我分析時認為,這顯示了他無意識中的自殺衝動。可是這個自殺衝動是和母親在一起時出現的。由此我們可以推斷,也許榮格隱約感受到了母親對他的排斥與嫌棄。父母鬧離婚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會感受到父母對自己的嫌棄。

  離婚雖然是現代社會正常狀態,但它仍然是標誌著關係的解體與失敗。離婚兒童無可奈何也無可避免地會覺察到,自己是一樁失敗婚姻的產物,自己身上至少有一些特徵,是被父親或母親嫌棄的。那麼榮格是如何消化母親對自己的嫌棄呢? 我們可以透過考察榮格的夢境來探討,因為夢是人類自帶的心理醫生,通過觀察夢境,我們就可以知道我們的心靈正在消化什麼心理食物,治療什麼心理創傷。

  這個夢可以被命名為「獨眼肉柱夢」,它是榮格人生的第一個夢,大概是他 3、4 歲的時候做的:


  有一個牧師樓孤零零地豎在勞芬城堡附近,教堂司事的院落後面有一大片草場。夢中,我站在這片草地上。突然我發現地面上有一個黑暗的、方形的洞,砌有磚壁。我之前還從未見過這個洞。我好奇地前進,向下望去,見到通向深處的一條石階,我畏首畏尾地走下去。下面有一扇拱門,隔著一道綠簾。簾子又大又沉,像是針織物或錦緞所製,引起我注意的是,它富麗堂皇。好奇後面大概會藏著什麼,我把簾子推到旁邊,光線朦朧中瞥見大約十米見方的房間。穹頂由石頭砌成,連地面也鋪著地磚。中間一條紅毯從入口鋪到低台。台上放著御座,金碧輝煌,令人稱奇。我不確定,但或許上面有紅色坐墊。椅子盡顯奢華,好似在童話中,不折不扣的王座!上面還有什麼。那是龐然大物,幾乎觸頂。起先,我以為那是高勁的樹幹。它的直徑五、六十釐米,高達四、五米。但是這個東西卻稀奇古怪:它由皮膚和鮮活的肌肉組成,而頂上有一種無臉無髮的圓頭;顱頂站著一隻獨眼,眼睛一動不動地往上看著。雖然無窗無燈,室內亦相對豁亮,但頭上罩著些光暈。那東西不曾動彈,但我感覺,它時刻可能會如蟲子離開其寶座而向我蠕動。我簡直嚇癱了。

  在這難挨一刻,我突然好像聽到母親從外面上方喊道:「對,可要看好了。這是食人者!」這更加劇了我的恐懼,我驚汗而醒,嚇得半死。
(夢 1:獨眼肉柱夢)



  當我們拿到一個夢的時候,首先要考察的就是這個夢境發生的時空。夢境的時空代表著它要工作的情結內容。夢境的開頭就對著夢者呈現了一個建築—牧師樓。這是榮格父親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也是小榮格的家庭所在。

  然後夢中出現了勞芬城堡,這是蘇黎世的文化建築,同樣也是古代蘇黎世貴族的家庭居所,直到 1941 年才被蘇黎世市政府購買,然後開放為旅遊景點。城堡就在萊茵瀑布旁邊,也就是榮格母親告訴小榮格他差點掉下去的地方。榮格的母親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因精神病發作而住院了,因此榮格有一段時間見不到母親,而父親找了一個褓母和姑姑來照顧榮格,褓母和姑姑也常帶著榮格在瀑布周圍眺望山嶺。榮格的父親是勞芬教區的牧師長,榮格在勞芬的農村學校中長大,成績一直名列前矛,而在勞芬,還曾經有一位美麗的勞珍巴克(Rauschenbach)小姐來看望小榮格,這位小姐以後成了榮格的岳母。 所以,勞芬城堡旁邊的牧師樓,可能就代表著榮格要處理的人生主題—這個父親建立之家庭的生機和危機。草地代表著自然、承載和療癒,但是現在,就在這草地的中央,出現了一個黑洞。而且這個洞最奇特之處在於,它是正方形的,一般的洞都是圓形的。正方形象徵著分裂和分割,而圓形象徵著融合和統一。父母關係的不合,母性的缺席,開啟了小榮格的朝向精神深度層次的療癒之路。

  榮格分析師詹姆斯.希爾曼(James Hillman)寫過一本書,名為《夢與幽冥世界》(Th e Dream and the Underworld),其中就提出,夢在地下世界有自己的家,夢反應的本質是地下世界的。

  黑洞也象徵著死亡,榮格的父親作為牧師,經常要主持葬禮,所以小榮格從小對死亡並不陌生。下葬棺材的墓穴,就看起來像是正方形黑洞。

黑洞當然也可以象徵著精神疾病的吞噬感,對榮格來說,母親的缺席留下了心靈的黑洞。榮格家似乎與精神疾病特別有緣,他的外祖父、母親幾代人都患有精神疾病,他的父親也稱為了一家精神病院的牧師。精神疾病,可以理解為無意識佔據了人格。然後我們可以看到,榮格細緻地描述地下世界第一層的各種細節—拱門、綠簾、穹頂、地磚、紅毯、坐墊、王座。這種捕捉聲物形狀、顏色、觸覺、味道等資訊的心理功能,稱為感覺與知覺功能。但這種功能被運用到外在事物,就稱之為外傾感知覺功能,被運用到內心影像和軀體知覺,就被稱之為內傾感知覺。

  我們不難看出,榮格天賦異稟,有著令人吃驚的內傾感知覺功能,所以能夠栩栩如生地記錄夢境的細節。一般來說,兒童在發展的初期,社會比較鼓勵他發展外傾感知覺能力,比如他要握持乳房、奶瓶、用餐具、走路等等,當然他也要感知身體、運動,也需要內傾感知覺功能的發展。榮格內傾感知覺如此發達,有一部分是創傷後過度補償,更多是因為這是他天生的優勢功能,這種通過描述、觀察內心意象、夢境,從而得到痛苦解脫的方法,一直持續到榮格成年。所以,他成年後也經常使用積極想像、夢境工作、繪畫、雕塑、瑜伽運動等各種方式,充分調動內傾和外傾的感知覺功能,以療癒自己。當然,這些細節也有其意義,比如,夢者榮格進入的正方形石洞,裡面有大量的石頭材料。這大概是榮格後來的石頭情結的雛形。石頭象徵著永恆和堅固,石洞也是人類在直立行走後最早的家。夢者小榮格走到石洞底部,看到了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這大約是臥室的象徵,古代大部分臥室都不會超過十平方米,比如故宮的皇帝的臥室,也只是九平方米。據說這是為了「聚氣」,從現代人的角度來看,這大概是因為空調發明前,十平方米以下的臥室比較方便用火爐加熱或用冰塊降溫。榮格家臥室中發生故事,是父母分居了。

  最後,夢者榮格看到了王座和獨眼肉柱。單獨地看獨眼肉柱,它具有陰莖的外觀,會讓很多精神分析師想到,這和佛洛伊德說的陰莖羡慕、閹割焦慮、陽具自戀等現象有關,就是小男孩在 3 歲到5 歲之時,會因為自己擁有陰莖而感到自豪和愉快。與此同時,他發現女孩和媽媽沒有陰莖,就會好奇為什麼,有時候他懷疑女人們的陰莖藏在肚子裡,有時候他會懷疑女人們的陰莖因為不聽話而被閹割了,如果成年人曾經嚇唬他—「你再不聽話,就把你小雞雞割了!」,就會更加確認他的懷疑,從而他也害怕自己的陰莖被成年人閹割。

  有些人也會假設,巨大的陰莖可能象徵著父親的陰莖,因為小孩第一次見到的陰莖,大多數是父親的陰莖,而這時候具有長期記憶的小孩,大多 2 歲到 3 歲,對他們小小的身體而言,成年人的陰莖是碩大無朋的,有人據此認為這是兒童自卑感的來源。這個假設不無道理,因為在做這個夢之前,小榮格正因為不肯睡覺而和父親產生衝突。加上母親和父親此時不和,從而也可以解釋,何以夢中出現了母親聲音,把這個陰莖描述為「吃人者」。這大概是母親在貶低與攻擊父親。

  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我們可以說,母親在這個夢中,成為了一個保護兒童,遠離被傷害、被吞食命運的保護者。這可能是和榮格的白天生活形成一定的互補效應,白天生活中,榮格家庭中,可能父親的父愛更多些,母愛則不是太穩定。
  吞噬焦慮,最容易出現於分裂樣人格或內傾直覺功能發達者,此類人往往離群索居,寧願孤獨也不願合群。他們性格內向,直覺發達,不少人聰明絕頂,榮格便是其中一員。

  以上分析,都是在分析榮格的個人無意識。一般來說,我們在對一個夢工作的時候,既要瞭解個人無意識,也要瞭解文化無意識、集體無意識的內容。 而榮格本人特別注重夢境的集體無意識功能,認為他是夢到了原始人的生殖器崇拜儀式,不少原始部族,都會雕刻一根這樣的陰莖形狀大柱子,大家對它崇拜、祈福。有些部族把這樣的陰莖柱子稱為「石祖」。甚至他還認為,這個夢中的生殖器似乎就是一個隱祕的不願透露姓名的「神」。

  每當有人強調耶穌時,這個夢境就會再現於榮格眼前。榮格隱約感覺,耶穌對他來說,在一定程度上是死神。當然成年後,當榮格開始研究宗教儀式,才發現他自己的這個夢原來與古代好多類似的儀式相符。

  而且在基督教的一個分支,諾斯替教中,基督也的確被稱呼為「吃人者」。這也的確表明,人類的夢境中,的確會出現一些主題,這些主題和文明發展的歷史是有關的。

  那麼這些主題又是如何進入小榮格的頭腦呢?成人榮格假設,這是通過一種叫做「原型」的心理基因編碼遺傳下來的,後來榮格分析師們更是假設,這種原型基因,應該就是生物學研究的 DNA基因編碼。

  很少有人能夠把充滿愛心的神及上帝,和吞食者這種意象聯想在一起,但是實際上,我們現代人去採訪食人部落,就會發現食人的行為並不僅僅和恨連結,很多時候和愛也有聯繫,例如有些部落族民為了和親屬融為一體而吃食死去親屬的遺體,有些戰士吞食敵人的屍體,則是因為他尊重敵人的勇氣和威力。吞食小孩這種行為,也見於野豬,如果野豬媽媽聞到小野豬身上有人的氣味,它就會吞食小野豬。這種行為也很難以人類社會的愛和恨來判斷。

  食人者帶來的被吞食焦慮、死亡焦慮,看起來不斷縈繞在榮格童年,他記得自己童年會開始迷戀看殺豬、屠宰的各種過程。這是人類除了死亡衝動的一種典型的防禦方式,叫做反恐懼行為,就是自己越怕什麼,就越是去接觸它,透過反覆地接觸,從而恐懼的情緒逐漸平息,在此過程中,智力還可能得到發展。
  人類還有一種處理死亡焦慮的方式,就是性慾勃發,就像那首流行歌曲所言,所謂「死了都要愛」,也像裴多菲(Petőfi Sándor)的詩句所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男孩,如果他攜帶的基因是異性戀為主的話,他的性慾總是容易指向母親、姨媽、女老師這些性成熟女性。而榮格對早年生活中的成熟女人的記憶是矛盾性的。他曾談起自己姨媽,認為姨媽是有嚴重性壓抑的人。同時,他又談到了對自己母親的性魅力的記憶,他說,「在我早年對母親的記憶裡,她是穿著一條裙子、苗條的年輕女性,而在我其他的記憶中,她卻是又老又胖的。」從他的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看出,榮格母親在中老年後,在兒子眼中完全喪失了女 性的性魅力。

  而榮格本人,一直到中年後期,都有多段情緣,可能也是對抗家族中的性壓抑氛圍。這也大概是他為什麼被佛洛伊德強烈吸引的原因。佛洛伊德在歷史出名,就是因為他曾經提出兒童也有性心理,並提出父母的性活動對兒童心理發展有重大影響。在我們心理治療中,如果一個來訪者生命中有太多的死亡焦慮,有太多死氣沉沉的氛圍,這個來訪者就比較容易出現性慾勃發的行為。比如有個來訪者告訴 我,她之所以每天都要做愛,就是因為一旦沒有性愛這件事情,她就覺得自己會被死氣沉沉地生活拖到地獄裡面去。

 
 
 
 

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PsyGarden Publishing Company
電話─886-2-2702-9186 傳真─886-2-2702-9286 e-mail─
【心靈工坊成長學苑】106台北市大安區台北市信義路4段45號11樓
【心靈工坊門市】106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53巷8號2樓